夏钧:评《公民力量就胡石根判决之声明》

Share on Google+

看了这个声明,感受到一种坚无不催的强大力量。它首先提出这样一个观点:“颠覆专制政权不是罪”,“乃国家之大公、民生之大道也!”。这从思想理论上为被判刑的胡石根先生作了辩护。之前很多人都只是从法律上作否认颠覆的辩护。

这观点看似简单,却像许多发明一样,经历了一个复杂认识过程。世界上的专制政权,都是经革命取得,都缺乏自我更新的能力,渐渐成为欺压人民的反动势力,最终都会被新的革命所颠覆。颠覆专制政权是必须的,也是历史发展必然。若没有革命颠覆,人类至今还处于原始状态。

到了近代,要颠覆专制政权,除了革命以外,又有了一个新方法,就是将其和平转型成为民主宪政政权。若把专制政权比作一座高楼,革命是将这个高楼和楼里的人一同毁灭,清除废墟,再建一座新高楼。和平转型是:先用文宣告知楼里的人,这高楼早已很丑陋,又很腐朽了,可能随时倒塌。请他们赶快撤离,然后拆毁,建设新高楼。这拆毁就是颠覆。

与拆毁有形高楼的先拆后建不同,颠覆旧政治高楼的过程,也就是建设新政治高楼的过程,可以同时进行。拆毁者也是建设者,杨建利博士领导的公民力量组织,正在按照民主宪政的、真正共和国的政治蓝图,一边拆毁旧高楼,一边为新高楼打下坚实的地下基础,作思想理论的建设。颠覆者也是建设者。这个声明是开始进行地面实体工程的标志。

我认识公民力量领导人杨建利博士,曾两次与他在“青年领袖研习营”会上见面交谈。在台湾那次会议上,他请来台湾街头民主运动的专家介绍经验,并进行街头和平静坐抗议维权的演练。他亲自参加演练,与参会人一同坐在地上连成一体。

我也认识胡石根先生,曾多次在北京见到他,一起开会吃饭,并长时间交谈。他信仰基督之前是革命者,有与专制政权及其贪官污吏同归于尽的决心。信仰基督后,他不再仇恨贪官污吏,而是可怜他们愚昧无知,拯救他们。他也是社会和平转型的推动者,不仅自己如此行,还广传福音,让他的朋友也如此行。疾风知劲草,严寒见松青。与那些公开认罪的人相比,胡石根才是中国的“真男儿”!

杨建利博士和胡石根先生,都是带着大爱之心从事和平颠覆运动的。而专制政权里的腐败顽固分子,却用仇恨对待他们,使他俩都蒙受了牢狱之灾。因为这些腐败顽固分子对于“颠覆”的理解,只知有“革命”一种,担心被颠覆了会危及自己和子孙。所以,他们镇压颠覆表面强硬,其实心里非常恐惧!不知不觉地成了反革命,成为阻挡历史进步的绊脚石。他们不知有和平之法,更不知和平颠覆不仅可以保护他们的生命,还不至于祸及子孙。

这些腐败顽固分子,因为这恐惧心理变的没有自信,且目光短浅多疑,语言混乱颠倒。判决书指控胡石根先生“派人”参加“由分裂分子参与的具有反华性质的培训。(指青年领袖研习营)”。胡石根没有组织团体,更不是领导,何来“派人”?顶多是推荐人而已。将荐人说成“派人”判刑,这判决极其荒诞无理。

我参加过二次青年领袖研习营会议。感觉是中国历史少有的、真正民族团结的会议,也是和平民主的会议。各大民族的代表齐聚一堂,畅所欲言,相互尊重。会中有控诉专制政权的迫害,每个被迫害者的控诉,都有事实根据。还有有街头和平静坐抗议的演练。会后有歌舞表演,同唱一首歌。他们不是制造民族分裂的反华分子,迫害者才是分裂反华分子,也是恐怖分子。

这些坏分子当反革命的结局,最终都逃不过被革命下场。他们镇压革命越残酷,自己被革命的也越残酷,下场也越悲惨!古今中外,没有例外。我见到在专制政权的高楼里,也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他们愿意适时主动撤离这高楼,甚至有人愿意参加到公民运动中来,暗中帮助进行颠覆工作。所以说,公民力量不仅在民间有深厚基础,在专制政权中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它的这个声明,已展现出必胜的大信心!

《公民议报》首发

阅读次数:3,3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