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8月11日讯)

“709事件”中的谢阳律师,是我的舅舅,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目前被羁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我舅舅一直是我的榜样,细数他的经历,就像看一部励志剧:大学毕业后就留在长沙打拼,开过小店,打过零工,直至进了某电信公司,听母亲说起这家公司的福利待遇非常不错,然而舅舅只做了三年,就毅然决然地辞职了,说是太安逸,之后舅舅干起了技术,好容易评上了高级工程师,又读了MBA,再过了几年,听说舅舅已经是律师了。曾经问舅舅为什么转行当律师,舅舅引用了古人的一句话回答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同时律师也是个比较自由的职业,这样他可以更好地照顾家里,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的舅舅就是这么一个热爱生活、不断奋斗、极具责任感的人,从他失踪被抓至今,我都没弄明白,他怎么就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

我舅舅,他只是一名律师,一名替权益受损的当事人尽力维护正当权利的律师,一名帮助那些话语权不足、不知如何自身权益的弱势民众维护正当权益的律师。他总是尽心尽力地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哪怕自己遭受不公,哪怕自己被打折了腿,哪怕亲人被连累,他都一如既往。在我看来,舅舅只是做了他作为一名律师本应该做的事情,体现了一名律师应有的职业操守,怎么就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呢?是因为他在维护当事人私权利的过程中得罪了某些部门、侵害了那些部门的利益么?律师职业本身就是应社会主体维护自身权益的需要产生的,职责就是依法全力维护自己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当事人辩护,维护当事人的私权利。这是宪法、法律赋予律师,赋予我舅舅的权利。从这个角度讲,我舅舅恰恰是法律尊严的维护者,是法治精神的体现者。

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答记者问时指出:我们要努力做到让社会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我期盼,法律早日还我舅舅一个公道。

谢阳外甥:袁立军

2016年08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