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看国宝

“王沪宁老师,我是曾庆红,我给你拜年!祝你发发发!”

这是王沪宁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一个正月初一早晨,接到了新年第一个恭贺新禧的电话。王沪宁做梦也没有想到,时为上海市委副书记的曾庆红竟然在大年初一给自己拜年!

曾庆红求贤若渴的真诚极大地感动了时为上海复旦大学政治学教授王沪宁。“士为知己者死!”也从此奠定了王沪宁跟随这位党国要人弄潮于政坛颠峰,并使曾庆红在险恶的中共官场始终化险为夷、力挽狂澜!

89“六四”的腥风血雨后,江泽民携曾庆红北上北京,此后,曾庆红一直是中办副主任。到2002年,这个“不愿做奴隶,打土豪、分田地揭竿而起,创建了第一个中共政权‘江西苏维埃政府’”的第一任主席曾山的儿子,被称作《闪闪的红星》电影中勇斗恶霸地主、土豪劣绅的潘冬子,已是中国政治舞台上纵横裨阖、呼风唤雨的红星,并历经九年当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从一个副部级干部走到了中国政治权力的顶峰!成了中国政坛的“闪闪的红星”,党国的“国宝”。

2006年4月1日,曾庆红、习近平来台州视察,据说并非微服私访、扶贫问苦的曾庆红是“国宝”看国宝,下访“今日中国”豪门首富邱继宝。

邱继宝何许人也?是占地(基本农田)数千亩的台州市椒江区下陈“飞跃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从访民吴恩根上访的一篇《信访举报材料》上可见一斑:

“朱总理您好!浙江台州邱继宝是十六大代表,您同他握过手,说他国宝。(笔者注:这是邱被称为国宝的来历)群众眼睛是雪亮的,百姓讲他私宝、占宝、活宝、带宝、花宝、法宝、骗宝八宝。

“人大代表邱继宝母死有钱大办丧事,土地款十年未付清。造金桥抚(扶)娘过桥娘不死,造金桥造了多少万说不清。送丧的有1,000多人,穿着统一衣服,胸前戴着进口的花,大花圈21车,小花圈五车,每车40个人,打花鼓八班,鸣炮自家花钱20万元,送来鸣炮无计可数,电子炮五车,和尚一车,尼姑一车,童男童女各一车……

“民政局划出一块地建造别墅式坟墓,老百姓没法证明到底多少土地说不清,他活人占地,母亲死了也占地,他是人大代表又不一样……

“(继宝)是骗宝:(占)基本农田,骗老百姓是中央审批下来的。

“(朱总理)您同他握过手。他的厂区都是基本农田,老百姓不卖基本农田,市区级领导夜里来抓(人)儿子(被)打得死去活来,送去坐牢,下陈街道把上访告状人员关打,打断肋骨。我们老百姓两分三厘地,没有工作,没有养老保险,每亩(给)7,000元,连其他,1518.00元,十年多土地款没付清,只付利息。

“温总理也来看国宝,问(邱)是不是基本农田还是花园式厂区?(邱)建一个厂,出卖一个厂,(邱是)十六大人大代表土地占用好占,建好厂房出租……

“我寄给您十几封信,其中一封25元一封,我都查了,总理您都收到了。您坐着面包车,我在开发大道路口招手欢迎您,我一个平民百姓这话不假,向您(诉)我心里有冤十年苦……”

由于法治不彰,经济改革的过程成了官僚特权阶层大肆掠夺和吞噬民众权益的过程。

当年《闪闪的红星》中勇斗地主、恶霸的“潘冬子”,去看望“今日中国”之豪门首富邱继宝,这是否是中国狗年愚人节的最新故事?“‘国宝’看国宝”资本家在共产党内并非“愚人节搞笑”,这真是“今日中国”之现状。最冤、最苦的访民拦车诉冤,跪在开发大道路口最招手、最欢迎,仍是一厢情愿。

中国狗年愚人节

中国狗年愚人节,被称作《闪闪的红星》电影中勇斗地主恶霸、土豪劣绅潘冬子原型的曾庆红肯定是在浙江渡过,有浙江省省委书记习近平陪同前来台州察访为证。“皇恩浩荡”被走漏风声后,引来了台州数市县访民的“冤声戴道”。8时40分,十几辆黑色轿车向“飞跃集团有限公司”疾驰而来。一刹间迎风奔去的访民呼天喊地,“求青天老爷作主,接冤状,功得无量啊!”。介备森严的防范堵不住访民的洪峰,闻风而动的数十访民冲出围观人群……

椒江区下陈镇椒洋村队长、村民代表泮官松高举诉状、跪地为民请命:“农民没地怎么活!椒洋的地都是基本农田,不能被邱继宝非法侵占……”。一拥而上的六、七名执法者,在公安指挥下抓捕其推上警车。

海门橡胶密封件厂女工倪国英同时跪地举状控诉:“腐败贪官掠夺工人的活命钱4,000万”,话未说完、余音未绝,一伙穿黑衣的警卫,抓手抬脚,其中一便衣揪住她的头发,被推抵着扭进了警车。

为儿子喊冤,70高龄的尚彩香上前递状,被推倒在地。老太太挣扎着卷缩在路边,一边呻呤,一边痛苦地嗫嚅着:“权大于法!我儿陈敬华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因民事债务纠纷,中院没审,被椒江法院枉判十年。”

尚老太仍地上喃喃:“钦差青天老爷,开天眼,我老太七次上访北京……”还没诉说完,一帮执法的将其逮上警车。

厂门的西侧,一个拄拐棍的残疾人在挣扎中,四脚朝天被一群便衣、值勤七手八脚扛着送入警车。他的哥哥叫叶德先也被强行扭送,连同他弟弟的那根拐棍,被一个黑衣保安踹了一脚后,都塞进了警车。叶德先原是市造船厂下岗失业工人,他弟弟叶德米是残疾人,他们怀着对改革开放渴望,是民主、法制的理想主义者。曾带着椒北人民的强烈呼吁和数百枚血红的手印及23个椒北及章安古镇村民委员会的盖章,要求政府制止柯正凯(市政协主席)对煤气市场的独霸笼断。手书《寻找中国共产党亲人》的诉状,多次上访北京,要求椒江政府开“听证会”和“阳光政策”。年年上访,年年碰壁,在忍受着执法暴力、体制暴力后,仍百折不挠地仲情于明君清官,希望中共高官会“为民作主”,此刻两兄弟仅是个围观者,竟同样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跟着他被抓上警车的是拿着“调包杀人案”控告状的陶秀贞。这位因在椒江法院前马路边诉怨,遭恶警谭阳当众剥衣的母亲,其精神病儿郑晓杰被谭阳用无年号无执法号的“拘留决定书”非法拘留后,在羁押监室中点火自焚。谭阳对精神病儿暴力执法和非法拘留,加重了郑晓杰病情。如今陶秀贞举着“台州市”12.31“惨绝人寰凶杀案,高院之魁结党营私,串通上下,筑成固若金汤腐败同盟,害我13年为儿鸣冤不能昭雪!!!”的控告状在呼嚎。这分控告状是椒江区翠华新村下岗工人倪逢显、朱仙兰夫妇为儿子倪来德被张文聪为首的流氓在大街上追杀,光天化日之下被暴徒乱刀肢解至死,要求惩办元凶!

陶秀贞身后是台州临海上盘农民尤小高和杜桥松中村李先兰,两人均控告台州中院重罪轻判。尤小高举着被执法官员提供凶器(高压电警棍、铁甲、警帽)由凶犯丁美兴残杀的其子尤利福照片,其控告状指控的是王学富、李文正、王永才、金兴。前两人为台州市中级法院、临海市法院审判长,后两人为临海市政府官员、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尤利福被活活刺死,有数百个村民的血红指印见证和呼吁,17位人大代表、18个村委会联名盖章的要求。但敌不过凶犯在公、检、法亲朋的权术,徇私枉判,谁能奈何!?

陶秀贞的东侧是举着“刃30余刀,被肢解者照片”的下岗工人倪逢显。照片上的受害人倪来德血肉模糊、不忍目睹。控告状直指浙江省高院院长夏仲烈,审判长张德宝、朱祯祥等徇私枉法!上访控告13年,沉冤13年。倪逢显在大声疾呼:“当代包青天为我惨死儿子伸冤!重罪轻判,天理何在!国法何在!”倪逢显被人扶着喊哑了嗓门,不知轿车中端坐被称为当代包青天的曾庆红、习近平大人可有感知“这满耳是大众的嗟伤”!?

今日的神州,灾象濒仍、危机四伏、腐败丛生、民怨沸腾。25年一条腿改革,其僵化的政治体制再次把国家推向岌岌可危的境地。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此刻红日正被乌云遮挡,万马齐喑的死气沉沉在这无边的昏暗中,被抢夺的访民们的诉状正随风飘起遮黯了《闪闪的红星》,曾经是勇斗恶霸、地主、劣绅的潘冬子,还能体恤民冤、民苦吗?

访民中还有许多来黄岩、温岭。近11时,轿车鱼贯而出赴宴去……与此同时,被抓捕的访民正由警车押送,村民代表泮官松和橡胶厂女工倪国英被处罚,羁押椒江加止拘留所。

天有病?人知否!

录台州访民杨官德《狗年狗对联》为本篇结尾:

狗年狗月狗录壳狗面生毛狗事干尽
狗仗狗势狗强盗狗胆包天狗霸一方
横批:“狗富民穷”

(2006-04-06)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