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和小九妹的婚礼很简单,男女双方的至亲和媒人张家姆妈一起在沈家吃了一顿饭,两个人领了印有毛主席头像和语录的结婚证,一人一份,自此宣布三十二岁的小九妹终于告别了老姑娘的生活。

那一日,小九妹提着薄薄一口箱子装着仅有的几件平时经常穿的衣裳离开娘家。临走前她给娘鞠个躬说,娘,我走了。娘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

小九妹以前看到过弄堂里放炮仗迎接新娘子嫁妆的场面。满满几车的嫁妆,大到衣橱梳妆台缝纫机四季被褥,小到锅碗瓢盆灯具摆设,还有马桶痰盂,林林总总杂七杂八,好似一个小百货。小九妹没有奢望娘给自己预备下什么嫁妆,可是今天,娘哪怕随手从身上摸出一块贴身的绣花绢头交给她作新婚贺礼,小九妹也会感怀涕零的。

走在路上,小九妹伤心地想着自己的身世。如果真如爹爹说的,那个亲娘还活着吗?她这刻在哪里呢?她在想我吗?小九妹一路失魂落魄飘进了沈家家门,伤心欲绝的样子吓了沈少一大跳,他以为小九妹不舍得离开娘家呢。

为讨小九妹开心,沈少作揖行礼,学了祝福里贺老六迎娶祥林嫂新婚当日的台词:“娘子,我会对你好的!”“好的”两字拖得老长,是照绍兴戏里的念白读的。

“呸!我又不是苦命的祥林嫂!你自己要学做那个短命鬼贺老六也罢,还连带上别人。”小九妹佯嗔道。话音刚落,两人顿觉不详。

结婚两年之后,小九妹方感婚姻生活渐入佳境。沈少和小九妹,一个大少爷,一个娇小姐,都是一出生奶妈佣人环绕伺候着长大的,两个人的独立生活能力和动手劳动能力加起来大约等于零。这是怎样辛苦的两年啊!小九妹硬着头皮学干家务,烧煤球炉,淘米烧饭,切菜切肉,钉纽扣,补衣服,洗衣服床单,钉被面做棉袄,还有拖地擦窗倒马桶!虽然做得慢出的活也远比不得旁人,至少两个人可以独立生活了。沈少负责外交采购,家里东西坏了小修小补。夫唱妇随,举案齐眉,还算琴瑟和谐。

不久,女儿薇薇降生,来到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家。 那年,小九妹三十四。

同年九月,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坠机于蒙古。文化大革命接近尾声了。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