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爷在位的时候,西夷想到天朝来谈做生意可以,但有一条,必须下跪。做生意本是互利互惠,为什么要人家下跪?因为我天朝什么都不缺,是你来求我。

实际上天朝只是紫禁城里什么都不缺,出了紫禁城,天朝是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饿得啃砖头。实在到了连紫禁城里也没什么可吃的地步,我大清还可以吃人。我天朝有四万万人,非常耐吃;就是每天吃一万人,也够我吃四万天的。我怕什么?

不谈人家不会憋死

乾隆爷的这个逻辑和幻觉,最近好象附体在“我主万岁”胡锦涛主席身上了。他说,日本领导人不放弃参拜靖国神社,不会重开两国首脑谈判。这逻辑和幻觉不仅出现在中日关系上,在大陆与台湾、大陆与达赖喇嘛的关系上,也一再显灵;台湾必须接受“一中原则”才可以谈,达赖喇嘛必须放弃藏独才可以谈。胡锦涛们为什么误以为只要他不跟人家开谈,人家就可能被憋死呢?跟当年误以为咱中国只要不让茶叶流入英国,就能把那些西洋人肥腻死一样,愚昧呗。

在我看来,日本不对中国提出诸如不结束一党专政就不跟你开首脑谈判之类的条件,就算中国烧高香,该感恩戴德了。为什么?因为人家的首脑是足斤足?的民选首脑,你的算哪一路货?根本是假冒伪劣、人民公敌。人家不嫌你就够了,你反端起架子,煞有介事地提起条件来了,真是“望乡台上打能能——不知死的鬼”。

“大中华情结”阴魂

我得解释一下这个歇后语。一岁左右刚学站立的幼儿,摇摇晃晃站一两秒钟,以为能得不得了,那个情形,吾乡称之为打能能。第二个能读轻声。望乡台本在鬼乡,身在望乡台上,却还不忘打能能逞能,够可悲可笑的。

三月份去日本,与一位日本议员共晋晚餐。临散席的时候,该议员神情凝重地说道:“焦先生,我再提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中国领导人是不是还有大中华情结?”我不知他的“大中华情结”确指什么,便反问道:“您是指过去的朝贡体系吗?”他说“是的是的”。

我当时心里很难过。难过什么?看我们历史上的大中华都把周边国家吓成什么样子!几百年了还心有余悸。胡主席只管自己提条件爽,可你知道日本政治家和日本民众心里怎么想你的条件吗?根据这位议员先生的问题,我想他们一定与过去朝贡体系时代的霸道和噩梦连在一起。难怪日本政治家起逆反,我就是要参拜参拜参参参!

日本不是中国藩邦

日本佛教大学的一位教授同胞如此解读中国政府的靖国神社立场:“你小日本儿服不服?不服拿你头疼。”不过我认为,中国政府天天拿其人民的头疼可以,拿日本的头疼则是掀错了皇历。

中国不是如来佛,日本也不是孙猴子。日本根本就是中国去腐的星,日本通过甲午战争克死了腐败的大清朝,通过中日战争克死了腐败的国民政府,腐败透顶的共产政府如果不谨慎,也有可能被日本克死。不是小日本命太硬,是大中国的历代反动政府命太软,它们本来早就死了。

最近读中国近代史,读到鸦片战争后那几十年,我联想起一句英国谚语:“公牛一倒地,拿斧头拿刀的全出来了。”胡锦涛们这样的挑食,这也不谈,那也不谈,根本上是欠修理。等有一天再被西方、日本打得满地找牙,跟清末民初同光宣袁时代那样,他就不跟人家提条件了。

当初人家来了不磕头都不行,到后来你就是在人家面前吃屎人家也放不过你。记住我一句话:日本不是你的藩邦,陈水扁、达赖喇嘛也不是你的藩国,大家有话好好说吧,不要提什么先决条件,北京五星级宾馆住不完,来吧来吧都来吧。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