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路

4月11日9时32分,由青岛开往广州东的T159次列车,行至京九铁路林寨车站到东水车站区间时,与武昌至汕头的1017次列车发生追尾,造成20余名旅客和工作人员受伤,一列列车机车受损,另一列列车尾部4节车厢脱线,并使铁路运输中断。当日19时30分恢复通车。事故期间,铁路运输中断,广州的报道称“退票窗把钱都退光了”,铁路部门对7千多乘客全额退票,并免收20%退票费。

什么时候,我们才有这样的国情:铁路部门因自身原因导致的退票,不但全额退票,而且给予20%的退票补偿费。或许到那个时候,“铁老大”就不会把免收20%退票费当作“施舍”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也有一桩铁路事故,时为1988年3月24日,有两列火车在上海发生相撞,发生特重大伤亡,33名日本学生伤亡,其中26名死亡。在我国,3人以上死亡就为重大事故。因为当时死伤的有日本人,政府必须严肃处理,时任铁道部长的丁关根引咎辞职。

资料显示:1978年12月16日,由西安开往徐州的368次旅客列车按运行图规定,应在东陇海线杨庄车站停车6分,等会由南京开往西宁的87次旅客列车。由于司机、副司机在行车中打盹睡觉,运转车长擅离岗位,当列车进入杨庄车站后,没有停车,继续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前进,冒进关闭的出站信号机43米,在1号道岔处与正在以每小时65公里速度进站通过的87次旅客列车机后第6位车厢侧面冲突,造成87次列车机后第6、7、8、9位4辆客车颠覆,第10位客车和368次机车脱轨。旅客死亡106人、重伤47人、轻伤171人——估计当时没有外国人;机车中破1台、客车报废3辆、大破2辆;中断正线行车9小时03分;直接经济损失100多万元。由于当时打倒“四人帮”,这起事故在国际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郑州铁路局的声誉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事后,正司机被判10年,副司机5年,运转车长3年。1978年10月前的铁道部长为段君毅,后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10月新任的铁道部长为原张学良东北军旧部郭维城,没想到接任两月时间就发生人间惨剧。当次,倒没有一把手被追究领导责任。

今天,列车追尾事故,20余人受伤,不知道有没有外国人,以免引出国际影响。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事故也要有人承担责任,否则领导干部头上的“安全生产责任”就成为一句空话。

二、人大

4月12日9点30分,北京朝阳区供销社主任、朝阳区人大代表李清林在《人民日报》附近的甜水园街交通银行水碓子支行办完存款业务,走出门口时,遭4名男子猛砍,后紧急送医院后发现手掌血管全部破裂,致重伤。目击者徐先生回忆,大约9点30分,刚从交通银行出来的这位男子走到一辆黑色帕萨特小轿车前,他正欲开车门时,一年轻男子从后面快步走来,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40多公分长的刀,照着正在开车门的男子就是一刀。这时,又有3名年轻男子从后面赶来,4个人围着已经倒地的男子一阵猛砍,持续了5分钟左右,4名男子才收手,随后跑到马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现场。

北京的社会治安到底有没有广州好,我觉得很难说,因为北京是“首善之区”,应该是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可就在堂堂中央党报《人民日报》大门不远的地方,就发生如此惨剧,该如何说呢?北京的一个区级部门主任,是处级干部,却开着那么好的车,帕萨特在20万至30万上下,而且是他自己提着两个满袋子去银行存款,应该不是公务,因为任何公家单位都有财务人员。不幸的是他出了银行,提着空着的袋子就被歹徒盯上,不幸发生了。

我的评论是:多亏他是人大代表,否则就不会被新闻界所关注。因为我知道每天都有成千上万被打,甚至被砍,新闻报出来的又有几个?多亏他是人大代表,有这样的压力,破案就应该不难了。

三、冤案

悲喜交加的人物“佘祥林当上总经理首日上班卖出3箱啤酒”。自2005年4月13日佘祥林无罪释放起,经过整整一年的适应社会,佘祥林正式走上工作岗位,成为深圳某啤酒公司宜昌地区销售总经理。4月10日上午10时,他来到了葛洲坝一家酒轩。当他笨拙地递出平生第一张名片时,酒轩胡老板足足愣了一分钟,喃喃问道:莫非你就是京山的佘祥林?胡老板赶紧将他迎进大厅,不收取进场费,并让佘当天先送3箱。

媒体锦上添花不是错,能雪中送炭才可贵。全中国,还有多少个几年前,几十年前的冤案没有昭雪,还有多少个无名的佘祥林还在饱受苦难,甚至有的人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媒体啊,人们啊,能否擦亮双眼看清楚这个真实世界?媒体是了望者,人们有雪亮的眼睛,人民借助媒体不是仅仅为了歌功颂德,还是为了减少不义,维护社会公正。假如媒体的错位,不作为,人们如瞎子盲目,那么谁能保证我们之中的人不会成为新的佘祥林呢?

四、爆炸

4月10日凌晨2点25分左右,山西省原平市轩岗媒电公司职工医院发生爆炸,到11日为止已发现有33人死亡,在现场找到大量雷管导火线等危险物品。楼房地面层为车库,楼上则有17个房间住了人。炸点四周都是小旅馆,当时住满了人,爆炸后全部坍塌。几天来,原平风雪交加,更为人间增添悲情和不安。据称搜救工作还在继续,受伤人数还没有准确统计。警方还在调查炸药的数量和来源,但网上有传言披露,一名个体矿主9日晚把矿坑用的炸药载回住处,暂时放在车库里,结果凌晨就发生了爆炸,至于炸药怎么会被引爆,并不清楚。但轩岗煤电有限公司宣传部长李建章指这个说法“毫无根据”。

既然爆炸原因尚不清楚,为什么轩岗煤电有限公司宣传部长李建章就可以指那个有关炸药的说法“毫无根据”呢?既然是爆炸,又有雷管导火线,不是炸药又是什么爆炸呢?搞宣传的李部长或许被爆炸吓昏了头,不知道如何回应记者了。

33条人命归西,血的教训别等到血迹干了以后,就忘记了血,更忘记了教训。

中国是对枪支和炸药管理最严格、甚至最严厉的国家,可为什么就有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搞到炸药呢?当年,老布什在当总统的时候,保守而又坚定地道出了美国人持枪的理由:“每一个自由的男人和女人都有权力拥有枪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如果有人(哪怕它是个善意的)未经允许闯入自己的家——这里的家不是国家的家,而是自家住宅的小家,任何一个自己都有权开枪防卫,这是他自己的最后权利,最后底线。自己用枪保卫自己的家园,这就是美国精神。当然,持枪的理由很多,最著名的是全美步枪协会的名言:“步枪不杀人,人才杀人”。美国有持枪的自由,因为这个自由的前提是这个国家拥有文明、法治、民主。

当然,枪的威力远不如炸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没能把这个源头给管住呢?现在中国的不幸可以证明,不是炸药杀人,是搞乱炸药、管乱炸药的人在杀人。

我们小时侯是吃“狼奶”长大的,知道两把菜刀闹革命,也不过是菜刀而已。或许当时不那么容易搞到炸药。现在,我们提倡构建和谐社会,却看见炸药随处炸矿、爆炸的事实,真不知道它会不会成为被歹徒利用报复社会、革无辜者的命呢?当年,张君说“我杀人主要是因为我穷”时,革坏人的命和革无辜者的命又有什么界限呢?我们会不会都有可能那些无辜的牺牲者之一呢?我们没有最后的拥有枪支的底线,也没有保护自己的身体免于被炸的妄想,因为一切都在发生,我们却不知道该问责谁,该怎么办?

五、戒毒

中新网4月12日电,截至2005年底,中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超过116万。2005年,中国强制戒毒29.8万人次,劳教戒毒7万人,同比分别上升了9.3%、8.6%.

中国到底有多少名吸毒人员,正如中国每年有多少个死刑犯人被处决一样,只是问,没有答;只有超过,没有超过了多少这个具体数字。上面新闻提到的只是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没有登记而实际上吸毒的人,又有多少呢?或者按照这个报道的逻辑思维,没有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超过多少万呢?很遗憾,没有报道,我也不能猜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登记吸毒人员在增加,没有登记的也在增加。肯定是有个具体的庞大的数字在背后,暴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个数字,它都存在,而且在威胁着我们这个社会的平安。政府不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往土里一埋,就以为天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自欺欺人,害人害己。

六、少女

4月11日,广州市第115中学30多名女生被年级的级长赶出了学校,原因是因为这些女生头发过肩而不准进校门。这些被赶出学校的学生在校门口等了一天之后,都未被校方允许返校上课。女生说,“他们所谓的‘标准’就是头发不能过肩,过肩一点点的都被抓了出来。”“我们有留长发的自由,学校怎么能干涉我们的自由嘛!”“他们有什么权力不让我们上学?”在教育部新修订的《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中,对中学生的仪容仪表方面只是规定:“穿戴整洁、朴素大方,不烫发,不染发,不化妆,不佩戴首饰,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

女生就是女生,与男生不一样,因为她们有留长发的自由。可笑的是115中学的做法,让天下人笑话了,也太不把教育部的规范当回事了。

中国的中学教育,自上世纪中叶以后,似乎越教育越退步了,八十年代不这样管,九十年代也不这样管,但了二十一世纪,居然像清朝腐朽政府管男人长发、女人裹脚一样管起了女中学生的头发来了。当权力一旦被滥用,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