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16年8月24日)结束了今年假期的避暑游,回到家打开久未开机的手机一看,几百个未接电话将我的手机打爆。得到如此多人的关注,实在出乎意料。可仔细一看电话号码,来自两大门派:谢阳案件有关的各路官方英雄、我工作单位的同事。

无数疑问涌上心头:我平淡无奇,为何如此多的人在急迫地呼叫我?哦,只因有个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律师丈夫谢阳。

于是,在我暑期休假期间,国保找到我单位的领导,几度派人到我家试探我是否在家;国保找到谢阳的辩护律师,一直想知道我到底在长沙还是在北京;国保找到我周围的各种亲戚朋友,试图做通我的工作去劝谢阳认罪;国保甚至不惜派我亲爱的同事们到北京,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门口迎接我,陪同我回长沙……

当我依法维权时,我收到了最离奇的忠告:你要注意你的形象,你要为自己的生计留一条退路。到底是我在违法,还是对方在明目张胆地违法地给我的单位施压,给我施压?

作为妻子,当谢阳案件事实上存在诸多违法的地方:谢阳被酷刑、妻儿被限制出境、辩护律师权利被侵犯(不被安排会见、不被安排复印案卷、不被安排听取律师意见等等),是选择维护国家神圣的法律?还是与少数人群一起去践踏法律,事后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选择了和多数人群在一起:维护国家神圣的法律!维护我和谢阳法律所赋予的权利!

当知道丈夫被毒打,作为妻子,或者作为一个有心跳的人,你能坐得住吗?你能坐在观众席上默默注视着此场景,并心里念叨着:打,接着打,谁叫他不认罪?或者,你闭上眼睛蒙上耳朵,怕一旦吭气儿遭到旁人的指责,立马声明:此事与我无关!

遗憾的是,我所接触的劝客们都忽略了三个事实:
1.无论犯了什么罪,法律都不允许有酷刑;
2.劝认罪是基于缺乏犯罪事实,罪是证据证成而非“劝认”出来的;
3.谁犯罪谁受罚,法律不允许株连妻儿。

谢阳的营救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不能像其他的“709”家属们一样,全心全意地为推动丈夫案子的进程而四处奔波,与律师们进出公、检、看,与朋友们一起分压解难。因为我的工作需要我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若没有工作的束缚,我将与帮助我的人一起,出现在任何可能帮助谢阳的场所,为谢阳的案件平冤,为法律正言!

我为此非常苦恼!甚至在假期,我都在接受方方面面的所谓的关怀!

我很遗憾,我对不起谢阳!我绝不接受划清界限的文革式做法,我的工作给了我很大的束缚。没有工作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那样我将更好地营救我的丈夫。因为,没有什么比营救我的丈夫更重要!

陈桂秋
————————————
谢阳律师妻子
湖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
————————————
2016年8月25日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