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句话说,客观上“港独派”正在协助梁振英争取连任。

这一阵子,香港立法会选举好像己经不重要,那些所谓“港独派”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劳烦梁政府,教育局,中联办官员,各级梁粉,甚至许多评论员煞有介事地天天发声,好像真有一股强大港独势力正在入侵香港。

根据陈国权先生分析“港独派”有别于“本土派”。我认为“港独派”包括:“本土民主前线”、“香港民族党”、“学生动源”、“香港独立党”、“青年新政”、“热血公民”、“香港复兴会”、“普罗政治学院”等。“本土派”包括“香港众志”、“小丽工作室”、“香港革新论”、“香港本土”、“香港本土力量”和各种社区网络等。我同意香港政治版图应己分为四板块即“泛民主派”、“本土派”、“港独派”和“亲共派”。其中的“港独派”实在只是一群为数极少的杂牌军,有明独,暗独,假独,也有心独口不独的,前独后不独的,更有擦边球港独等等,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这些人只知道骑在泛民党派头上扩大自己的势力,不会关心梁振英是否连任。他们只有口号,哪有一点点的普世价值理念,哪有一点点气概能与台湾林义雄,施明德,郑南榕等响噹噹的台独英雄,足以左右政局,威胁统治者相比。他们甚至无法与当年严肃认真推动反殖反独裁港独运动的马文辉相比。以目前政情来看,这批杂牌军之所以能够坐大甚至召开了几千人的港独集会,完全是因为梁振英三番四次制造话题,不惜破坏法制程序,藉机打压所致。加上传媒评论人见义勇为,同情弱者,就算不赞成港独,也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港独派”与“本土派”之不同,不顾带毒的不负责任的“港独派”对香港的危害,给与曝光的平台,也算是一种助力。讉责梁振英行政暴力的同时,也上了梁振英的当。曾钰成认为香港应坐待分离主义人士消失,静观甚变。笔者认为只要梁振英收手,港独思潮便会消失,因为主流民意不会赞成港独。

面对如此不成器的“港独派”,梁振英为什么如获至宝,锲而不舍地抓着不放,以打压方式催促其壮大?曾钰成在“界面新闻”访问中表示不同意梁振英对政治环境的判断,大概是包括港独问题。我认为梁振英不是判断错误,而是这个议题有利用价值。那混帐的“确认书”没有准则地选择性执行,证明“确认书”本身并不重要,继续议题,掀起舆论才是真正的目的。

这符合共产党人的本质。共产党最初的理论尚有点理想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动力,有阶级斗争才有进步,后来却疆化成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然后再发展成寻找阶级斗争,寻找阶级敌人,进而变成制造阶级斗争,制造阶级敌人。故此,中国前有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右派,现有新五类:内地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和弱势社群。这就是中共斗争哲学的全套,己成为党员的DNA.有了敌人可以斗争才能显出自己的正确性和存在的价值,用以凝聚群众,才可安心,斗争的理论己成为中共的工具。梁振英可以说是得到真传,早知中央们对藏独,维独和台独的“独”字极为敏感,如今遇上港独,正中下怀,岂不像发现敌情一样欣喜若狂。于是激发矛盾,发动斗争,竟然挥洒自如,得心应手,不知不觉中把个港独养大。

梁振英能否连任关键是中央是否钦点。梁振英正在困兽犹斗,力挽狂澜,利用“港独派”向中央邀功:只有我梁振英才能抗敌,以此争取中央钦点。正是:我要利用你,便要你壮大,你壮大了,我的功劳更大,更有利于钦点。恰是是曾钰成所说的恶性循环是也。

曾钰成也不怠慢,多次受访都表达了对梁振英的不同意,让我感到他承受的压力非常大,却没有退缩,仍然坚决阻止梁振英连任,从“界面新闻”的访问和删除可以说明一切。总总迹象显示,这一次中央不会指挥选委会成员投票,不会钦点任何人,大概是对双方的争持的中间取态。

曾钰成除了是民建联创党主席,立法会主席外,更是地下党的元老,在党内应有一定的威望。加上叶国华的党内实力,相信有足够能量去拆穿梁振英慌报军情,邀功自保的计谋,让中央对香港政情和施政方式有一个正确的判断,而不至于单方面误听梁振英的谎言。

我仍然是乐观的。

2016年8月23日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