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在战争中给士兵发一个写有多国文字的护身符,意思是被俘后就拿出来给敌方看,上面写着善待美国士兵美国政府必有厚报之云云;美国女人外出,其父或夫会给她往提包里塞一打避孕套,意思是万一不测遭奸,尚可免染性病避受歹人精种。

这在我们看来,简直是天方夜潭。被俘必坚贞不屈,被奸须触柱而死。若俘而降、奸而淫,那就是叛徒,丢了贞操和忠义,万死不辞,众人皆可诛杀,并踩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或有人讲,那是封建社会的一套,现在好多了。现在就那么好吗?

朝鲜战争中,我方被俘将士不计其数,他们非但没在集中营中背叛国家,甚至还英勇不屈拼死力争,可结果呢?差不多所有的归国俘虏,在他们的档案里都记载着不可重用的警示。再看看同样被我方俘虏的美国兵,大赦之后,美国政府会不会也甄别对待呢?

又妇女被强奸,现在自有法律惩处歹人,但被奸之后的女人,有多少人可以回到原先的正常生活中去,有多少人可以不被别人指指点点、昂起头做人?

再说朋友之间,大家抱团一起玩,中间有个人在强力要挟之下不得已做了背叛哥们的事情,又有谁会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呢?一起出去打架,理应互相照应着,但难说中间有个胆小的,他就是见不得刀光剑影,一惊之下撒腿跑了,可你能说在这个时候逃跑的人,他就一无是处,心里一点没在别的什么时候向着你吗?

我们的文化是讲究效忠的,总是要小的善待那大的,少的孝顺那老的。郭巨埋子,就是讲家里只剩一口饭,宁愿埋了儿子,也不能饿着老娘。这就是所谓中华民族的千古美德——帝王早跑到小岛上去了,却要求将士冒死与蛮夷抗命到底;蒋大总统早已率精英、国宝、主力撤到赢时间的空间去了,却要求守城的官兵和数十万众的南京贫民与小鬼子拼国格人格,更有甚者,在历史沧桑后的无事之秋回首往事,反倒怪起我手无寸铁的民众为何不反,任日本强盗恣意屠杀。

孔夫子在论到政治的时候说,政治,就是一个正字,你上梁不正,下梁就歪。可怜我们的民众,在分析历史或遭受不幸时,总没有学会反抗统治阶层,总要一日三省贫困懦弱的自我,殊不知这“一日三省”是针对君子的,却不是我们那些被称做“草民百姓”的小人可以做得来的。

总是在说提高民众素质,总是要我们学习白的求恩红的雷锋,仿佛天大的罪孽全是黎民庶众造出来的,仿佛丧权辱国的条约都是阿狗阿猫二嘎子三愣子签的。我们凭什么学?首先要学的是做官掌权的!我看历史上多是女人在犯痴守空房,连柳如是这样的妓女都知道忠孝节义;总是庄稼汉小商小贩在扛枪打仗,连文盲的农民都不顾生死报名参军去抵挡美帝国主义的枪林弹雨。而男人总要教训妻子女儿做烈女,国家总要教育士工农商当烈士。撒尿、吐痰、结婚、生孩子……一直管到进了铁板新村烧成骨灰。好象人民不教育就是愚蛮刁恶的,女人不训诫就是淫贱放浪的。从来就没相信过群众,却要说人民当家做主。

我就一直弄不懂——在这个夫权社会,照理男人是强者,而强者应该多关心弱者,应该给女人充分的信任和自由;在这个青天仁义的国家,执掌权柄的是父母,而父母应该关怀幼小懵懂的子民。去战去争,去生活在人人不易的虎狼世界,作为家长的父母和丈夫,难道不应该率先以身作则,难道不应该多给点谅解,多给点照顾吗?——然而事实为什么相反?可见,那些强者实际上心里很虚弱,要靠着弥天大谎来维系权威。这就是文化迷信的毒害!

其实,你临战之时允许士兵投降保命,临危之际教会弱者保护自己,那么人家就知道你是爱民护亲的,就会打心眼儿里永远向着你,走到天涯海角都永远不叛离你。而你让女人挂着面纱,裹着小脚,她终究要把花容月貌给了别人看,终究会爬着滚着向对她好的人投怀送抱;而你让下岗的工人克己奉公,让没钱送儿女上学的农民跳河拦水,他们终究也要渐渐学会造假牟利,终究也要为了保命而盗钩窃国。

美帝暴打伊拉克的时候,我是反对战争的,我和李宁、韩德强、童小溪等人发起组织了签名活动和反战游行,但我内心是知道这场战争伊拉克必输无疑的。为什么呢?这萨达姆对他的子民忒不仁义,割舌头,挖眼睛,烙屁股,专制暴虐,人民怎么会支持他?为什么美军攻打巴格达如入无人之境?不是美军的导弹坦克狠,而是暴君的统治失掉了人心。我们反对战争是主张人道主义,是为了避免战火,绝不是支持萨达姆的倒行逆施。再看看老毛号召全国人民抗美援朝,为什么一个自己还吃不饱的新政权,用着扁担、步枪、土制炸弹就可以打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乃是老毛把百姓当人看,给工人农民面子。大家想,你老毛把爱子都赶去抗敌了,我们买你的帐,也给你老大一个面子。人情大抵如是。谁都不是灌了肥油的猪脑子。接下来你要是又翻脸不认帐了,那我们也给你颜色看。还是那句古训,载舟之水亦覆舟。不过,道理明晰,真正要学会亲民爱民,化五千多年时间,是否还嫌不长?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