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现任总理温家宝三年前上台之初是无限风光的,虽然中共内部对每一个新上任的领导人无不高度赞扬,但民主国家主流媒体在介绍这位一党专政国家的总理时,将其誉为“非常务实的领导人”,应该说是给予了相当正面的评价。那个时候,包括我本人在内,虽然明知一党专政的暗箱里不可能产生阳光总理,但还是对他寄予了某种格外的希望。希望这位随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过学生的人不再走老路,希望八九民主女神在他的心中曾播下火种。

他也确曾给了人们某些鼓舞。在价值取向上坚持市场原则;废除收容遣送条例,出台社会求助办法;在全国全部免征农业税,着手解决长期存在的农村人无社会保障问题,和发展的极度不平衡问题;制定出台《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出台《行政许可法》,一定程度上约束政府权力;记者会上放话:“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也能管好一个镇。”等等,这些表现给了长期受剥夺的农民等底层阶级一点点迟来的温暖。

然而,接下来,这位给人以希望的总理,又一次成了希望的杀手。

──自从温家宝上台后,各地公安机关肆意抓捕异议人士和底层抗议民众,这两年政府侵犯人权之烈,比之江贼民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家宝说,国务院的大门对群众是敝开的,上台后这些年来,不断地有人向温家宝上书,不断地有人到北京上访,但孙志刚案之后,温家宝及其国务院可曾再做过一次正面回应?几乎每次的上书,最后都是无果而终。

──温家宝访美,又重弹“贫者无自由”,中国落后,不能实行民主自由的老调,有意识地混淆经济能力与政治自由两个不同的概念,企图蒙哄世人,显得观念破旧且相当不诚实,此言一出,才火了火的温家宝股应声而跌。

──在接受《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竟然以美国黑人获得选举权需要一百年作类比,说中国人民获得民主还需百年。如此奇谈怪论,竟然出自“中国人民的儿子”之口,温总理顿时被讥为“瘟总理”。美国黑人权利被剥夺是因为种族歧视,中国人民权利被剥夺,是在遭受谁的歧视呢?是谁在压迫着中国人民迟迟得不到民主呢?谁是凌辱中国人民的白种人呢?难道不正是瘟家宝这些当朝权贵吗?一边干着压迫人民的勾当,一边煽情地以人民的儿子诳人,一边还劝说人民:来自自身的压迫和歧视是你们必须经历的痛苦。

──在今年人大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胡说什么中国网络有言论自由,但言论必须遵守法律。众所周知,温家宝上台后,中国年年荣登全球迫害网络异议人士和囚禁记者的榜首,联合国人权公约所定言论自由包括建议和反对的自由,中国式的言论自由却只有肉麻地吹捧执政党和小心翼翼地提建议的自由,反对的自由被阉割掉了。

──向全国人大会议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摆出一副“满怀自信有条不紊地安排他人命运”的专制风范,有意识回避财政增长速度,官员贪污浪费增长速度,回避政治改革,再次让人大失所望。

──像前任朱镕基一样,反腐败叫得山响水响,却从不言及自己所在政党垄断政权的腐败,不言及自己作为政治局常委在任和退下来后所享有的“符合政策”的各种特权。这种反腐败,说到底不过“你们不许腐败,我们可以”。

任何一个人,总会犯错误,对于一般性的错误,我们应该容忍。但如果是根本性的观念错误,却又明知故犯,就不应该容忍,而应该谴责了。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