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文革

毛泽东在文革(网络图片)

再來看一看毛为首的中共建立的这个政权给中国社会、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

毛和中共建政后,为了震摄民众以巩固毛和中共的统治,首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土改运动”,在这场运动中,毛和中共派出工作组依靠农村的地痞、懒汉、二流子(毛把这些人视为最值得依靠、最坚定的、最革命的农村无产阶级)发动农民瓜分地主富农、乡绅、国民政府党政军工作人员的财产、土地,甚至他们的妻女。挑动农民对他们的仇恨,对他们进行公开斗争、辱骂、施以酷刑直至处决。在这场运动中未经任何公正的法律审判被处决的地、富、反、坏份子就多达二百数十万人(仅由乡、村、土改工作组或一个斗争大会便可决定这些人的生死),二千数百万人被划为以后牛马不如的下等贱民四类份子(地主、富农、反革命份子、坏份子)。

为了制造恐怖以威摄民众,又在“土改”的同时,在全国范围內开展了长达数年之久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主要针对城镇居民和机关干部中国民政府的党政军工作人员,也包括农村中“土改”时未被划成四类份子的国民政府党政军工作人员),和“肃反运动”(主要针对城市居民、党政军机关干部、知识份子)。根据毛和中共颁发的《惩治反革命条例》又以反革命份子的名义处决了二百多万反革命份子(他们的家属、子弟也被冠以四类份子家属、子弟的帽子沦为任人欺凌的贱民)。

在这期间笔者在长沙“楚怡小学”唸小学,每天早上在去学校的路上(息香街),常会遇到从一所前国民政府官员的官邸里,被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押出来的一队队的犯人,他们的一只手被一条长繩彼此栓成一串,以防他们中途逃跑,另一只手拿着的洗脸盆里面放着洗漱用品,每次有数十人至一百多人不等。听大人们说,那所官邸成了临时拘留所,专门用于关押头天晚上从附近各处抓来的反革命份子,次日再送往监狱,经简单的讯问后即被处决或判以重刑。

一天,我们小学的教导主任李某被从李某老家所在的乡下来的几个手执梭标的农民协会的会员抓走,不几天就传来消息,李某被以恶霸地主的名义被枪毙。

一九五二年我进长郡中学唸初中后,一天半夜在家里,在睡梦中忽然被一阵紧急而巨大的敲门声驚醒,房东陈老太起来开门后,立即冲进几个持枪的便衣,直奔二楼后面的房间,将租住在那里的一位姓胥的先生抓走。起先胥的太太还不太在意,因为她的先生只不过在国民政府做过一般的办事员,即使按照共产党的标准来衡量也没有任何劣跡,胥太太乐观地估计他先生被抓进去把事情讲清楚,用不了几天就会放出来,结果几天后派出所通知胥太太:胥先生因三青团骨干的罪名被处决。胥太太听后如五雷轰顶,痛不欲生,此时胥太太刚生下的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还才滿月,因生儿子把原来的会计工作也辞掉了,胥太太带着刚满月的儿子无以为生,不久便搬走了,估计是投靠亲友去了。

到我念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一天上午上英文课时,等了许久还不见一向守时的英文老师郭维城来上课,后来一另位教英文的李又起老师来代课。课后才知道郭老师前一天夜晚被抓去了,郭老师从此便渺无音讯,不知所终。郭老师四川人,在念大学期间响应国民政府号召投笔从戎,参加中美联合航空队“飞虎队”,在芷江基地服役担任翻译。抗战胜利后即复员退役,在长沙找了一份英语教师的工作,来到长郡中学担任英语教师。

不几天另一班上的五十多岁教语文的江老师也在夜晚被当局抓走,大约半个月后传来消息,江老师被以历史反革命的罪名被枪决(江老师曾在国民政府期间在湖南某县当过县长,在其任上曾救过几位中共地下党员的性命,也没有什么劣跡,自以为对中共有功,在“肃反”运动中不会有事,不料也被中共当局处决)。

农村的“土改”、“清匪反霸”(即肃清国民党在农村的残余势力和宗族士绅的势力)和城市里的“镇反”、“肃反”运动、“三反五反”运动以及接着开展的针对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在全国处决了五百多万人、数百万人被关进监狱、两千多万人被戴上“地富反坏”份子的帽子,这些人包括他们的亲属、子女在内都沦为任人欺压、奴役的下等“贱民”。

由于毛和中共在这些运动中提倡、胁迫同事之间、邻里之间、亲友之间甚至父毌子女之间和夫妻之间互相检举揭发、交待问题、互相监督、彼此划清界限。导致全国百姓、干部笼罩在一片恐怖氛围之中,人人自危、互相提防、彼此猜疑,搞得全国百姓、干部除毛一人以外,从上到下都惶惶不可终日。通过这些运动毛和中共达到了震摄民众巩固他们的统治的目的。

在全国刚“解放”不久的一九五零年六月,毛为了秉承斯大林的旨意把美国的兵力和注意力从欧洲转移到亚洲来,以减轻美欧等国对苏联的压力,居然不顾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连年战乱造成的国弱民穷、民生凋敝、百废待兴的困难局面,支持怂恿北朝鲜的金日成发动了侵略南朝鲜的朝鲜战争。结果导致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参战,金日成的军队迅速溃败。此时,毛不顾中共其他主要领导人几乎一致的反对,坚持派军队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出兵朝鲜战场,以挽救即将灭亡的金氏共产极权政权。面对联合国军的海空军优势和现代化武器装备,毛以其一贯蔑视个人生命的冷漠本性,仍然使用惨无人道的人海战术,导致志愿军战死约一百万人(根据解宻的原苏联时代的档案资料的统计),而美军仅戦死三万多人,朝鲜战争还使北朝鲜的领土比战前减少了一千五百平方英里,中国和北朝鲜还被联合国谴责为侵略者。这样的结果还被毛和中共吹嘘成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头号帝国主义━美国。

明明是毛和中共支持金日成侵略南朝鲜发动的侵略战争,毛和中共以其颠倒黑白的惯技,把这场战争说成是美国试图通过侵略北朝鲜继而要侵略中国的战争;把出兵朝鲜说成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以欺骗国内百姓。又利用土改农民从地主富农那里分得了土地和财产,毛和中共又提出“参军参战,保卫胜利果实”的口号诱迫农民参加志愿军到朝鲜为毛和中共充当人海战术的炮灰。毛还利用朝鲜战争的机会,把大量“解放战争”期间起义、投诚和俘虏的原国民政府的官兵送到朝鲜,充当其人海战术的炮灰,借联合国军的力量为其消灭异己。

毛不顾中共大多数领导人的反对、不顾国内连年战乱给全国百姓带来的艰难处境,贸然决定入朝参战,其目的是为了秉承斯大林的旨意为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