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6

机械轰鸣,履带纷纭在工地上
叽叽嘎嘎吱吱
一台挖掘机掉了链子
噢呵,我坐在履带中间
看2014年下6月1日的大雨

如若不是为了工钱,我会说
掉链子和下雨很好啊
由此我可以怀念我的一生一辈子的快乐、美丽

快乐和美丽的故事从国际儿童节开始
少男少女们在高台子上唱歌、跳舞
他们都有嫣红的笑脸、白衬衣和红领巾

面黄肌瘦的孩子们在台下拥挤
我们破旧的书包或者肮脏的衣衫口袋里
装几块新麦做成的粑粑、锅盔或干饼
如果有几个钢币,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
还能买两枚杏儿,买一杯糖精勾兑的凉开水

仅此打住
政治警察像张牙舞爪的李鬼即李逵他兄弟
他们左手扛把德国的镰刀,右手捏个俄国的锤子
他们奉上峰指示宣告,六月只有一和二这两个法律日子
没有搞错,一年337天或者337日

境内外敌对分子,你们不要从另一个角度逼我害我
不正确的记忆被他们宣布是犯罪要坐牢
那样就苦逼了我祖母、我母亲、我妻、我儿子

青春消失,记忆有罪
今天我46岁,那年我21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