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钟馗打了鬼,围观者说:“看,这是钟馗!”

借鬼打了钟馗,围观者又说:“看,这是鬼!”

终究没有人知道,这是人。人才借鬼打鬼,此乃武林盖世高功,名曰新理想主义空手道。

人和人群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人群看别人组织了“井冈山打狗队”,于是他也组织“东方红反修队”,或者至少弄个“我卫东天天拣垃圾通阴沟革命委员会”,即便寺院里的和尚都搞个“那烂陀寺反戈一击造反队”。而人却在一边写《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人和人群在今天基本还是这个样子。人群看别人都去工体听摇滚乐,于是他也去,甚至他还跟着一块组织摇滚乐队,凑不足四个人,二个人也行;人群听说别人买车买房,便跟着也买,倾半辈子生命也要买,买不了别野、套房买单身公寓,买不了单身公寓买个小窝棚,买不了小窝棚买个期房概念回家画饼充饥也好。人群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顾自己的感受,反正搭了性命也要跟上潮流,不能看别人白眼。

为了少看一个白眼,在金水桥下疯癫,在各大公司流窜,前仆后继,几辈子性命赔进去,只为了证明别人的道理去垫尸骨。然后,这一潮平息了,自己一无所获,青春田园皆芜,又转脸抱怨文革是浩劫、改革是灾难。

你为什么,为什么就学不会,别人买房你租房,别人买车你打的,别人造反你自习,别人改革你文革,别人超级女声你低级男声?

在上海的大街上,有无数美女飘逝而过,满眼都是焦虑、烦躁、空茫、干涩,她们拥有一个共同的丧失快乐和纯真的表情——你为什么要活着呀?你在这生不如死的世界里被房地产商、GDP指数、崇洋媚外炼膏熬油,自以为领先优越,却不见身后黑压压的万众一心的飞蛾扑灯的生产力,正密密麻麻地踏破铁鞋地你推我搡地挤着要进焚尸炉呢!

是的,你野蛮愚昧,你自己要去替人捧场子,自己要去代人做替死鬼,你注定永无出头之日!活该你看不到好电影,凭什么指责《无极》《英雄》?不都是你们撑破肠子给吹大的泡沫气球吗?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