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全球支持亚洲和中国民主化国际大会侧记之一:

如何对待中共国安方面的派遣人员?

大会进行到了最后一天,在文革研讨会上一位与会同胞要求发言,他的发言忽然偏离了历史话题,却说他的文稿在会议期间被人暗中偷走,他怀疑是中国安全局方面的特务潜入了大会宾馆,将文稿盗取而去。他问大家,要不要指出他的怀疑对象,许多人响应,要他指证。他便指认了一位曾与他同室就寝的与会人。一时会场大哗。大会执行主席要求大家肃静,只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不可乱下结论。认为会议已经在联邦警察备案,随时可以报警依法接受调查,任何“有罪推定”都是不合法的。这时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先生上台讲话。他说,关于“共特”的困扰已经困扰海外民运多时。这个问题我们应当冷静、审慎地对待。我们的大会实际上没有什么秘密,欢迎国内任何部门的干部和人员前来听讲,并将我们的诉求和思想转达到国内去。据我们了解,我们会场上的确是有国安部门派遣的人员。国安部门的朋友们,希望你们审时度势,不要对民运作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做了坏事回去当然可以“立功受奖”。但是从东德和苏联东欧共产党政府垮台的情况看来,现在所有国安犯罪的记录都已经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严重犯罪的特务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历史上,所有残害百姓和异议人士的坏人总是被暴君和专制体制所抛弃而不得好死,苏联的叶若夫、贝里亚都是他们的榜样。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安人员看清中共的腐败和黑暗,早日弃暗投明。

既然特务不可怕,民运内部出现的怀疑“共特”的问题,就更不宜自相惊扰。中国人的古话说得好,“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当然这个“是非人”也未必就是共产党特务。往往就是私心太重,搅扰是非,争名夺利而已。如果对此过分疑心,反而伤害了民运队伍。我们决不胡乱怀疑队伍中的朋友。除非有了确凿的证据,我们可以立刻上报联邦德国宪法保卫局,依法惩治!

费良勇先生决断、有力的讲话使全体与会者心服口服,恢复了平静。会场上具体的案例也相应冷静地化解了。

2006 5 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