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所供职的学府在草场街的黄河岸边。办公教学楼有七层之高,这在九十年代初的草场街,算得上是一座大厦。登临楼顶,兰州的大半个主城区尽收眼底。我有歪诗曰:

独立楼顶看金秋,省城形胜一眼收;
白日经天朝西去,黄河行地向东流。
南为兰山抱五泉,北是白塔傍九洲;
远壑荒寂云徘徊,欲饮无有忘忧酒。

省城形胜指闹市区、繁华区,那当然是在黄河南岸。学府所在的草场街,在黄河之北,鳞次栉比的多是八十年代初简陋的预制板楼和砖混楼、间或有几栋五十年代的苏式灰砖楼;还有大量的棚窝、土屋,也是鳞次栉比。再远处,有农舍和被蚕食殆尽的农田,然后就是童山濯濯,那干渴的北山了。那里有一处徐家山,蒋介石和胡耀邦都曾莅临该地,倡导植树造林。经过半个世纪时断时续的经营,徐家山几个山头的林木渐成规模,九十年代遂有森林公园之称。

历史上草场街可能是商旅中心和军事要冲。不过随着南岸城区的发展,草场街越来越不重要了,渐渐沦为城市的边缘区。越来越多的穷苦人麇集此处,成为庙摊子贫民窟的一部分。破旧低矮而杂乱无章的房屋,坑坑洼洼的狭窄而弯曲的道路,就成了草场街的特色。这里的居民,以引车卖浆的贩夫走卒为主;另外听说凡是在南岸城区混不下去的人,都被淘汰到这里,从此在生死线上苟延残喘,自生自灭。这里是小偷、妓女、乞丐、流浪汉的集散地,是黑社会的天下;此外,临夏农村的回民无法谋生了,拖家带口流落到兰州求生存,草场街和毗邻的庙滩子便是他们的落脚地;在这里他们从当苦力和小贩开始,打拼天下。他们成功的机会比汉民要高些。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