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就是鬼岛

Share on Google+

台湾人和中国人都很羡慕新加坡的繁荣和秩序,或者更准确地说,国民党和共产党都很羡慕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高效英明──新加坡很幸运,明明是一党独裁的国家,却被视为法治国家;明明是父亲传给儿子的「变形帝制」,却又让大多数人民感到心满意得。
——————————————————————————–

新加坡法治状况差

在新加坡,言论自由只跟少数人有关。在网上发表视频批评李光耀,顺带嘲讽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17岁少年余澎杉,此前多次出庭受审,且有段时间被秘密关押在精神病院中。近期,他又被新加坡当局控以6项伤害宗教感情及两项违抗公职人员命令罪名。更为荒诞的是,余澎杉曾尝试委托律师,但新加坡没有一个律师愿意代表他,他只好自己为自己辩护。

在「奴在心者」的新加坡,余澎杉陷入了某种千夫所指的窘境。然而,真正受辱的,不是孤立无援的余澎杉,而是新加坡的政府和执政党。虽然一代强人李光耀死掉了,但其阴魂仍笼罩在新加坡的上空,他永远像慈父一样在画像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新加坡人:要乖乖听话啊,只要听话政府就一定给你们工作和公屋。

新加坡的律师成千上万,都是听话的律师,他们瞻前顾後丶明哲保身,没有一个人敢出面为余澎杉辩护。由此可见,新加坡的法治状况甚至比中国还要恶劣。中国那些屡战屡败的人权律师们,敢於挺身而出为法轮功丶家庭教会和异见人士辩护,尽管他们会失去律师资格,甚至跟辩护对象一起被关进监狱,但他们前赴後继丶百折不挠,他们相信美国法学家拜尔曼的宣告:「法律不被信仰,就形同一张废纸。」

习近平也派员取经

习近平上台後,多次派遣地方官员到新加坡学习取经,新加坡的几所大学几乎成了中共的「海外党校」。中共官员们乐於去新加坡接受培训,总比去延安和井冈山的党校要好得多吧?而中国能否照搬「新加坡模式」,大部分中国人的答案都是「不可能」。其实近年来与「死磕律师」们「死磕」不已的习近平,更应该亲自到新加坡取经,仔细询问李显龙,如何将新加坡的律师界管制得服服贴贴,以至於没有人敢於出头为余澎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辩护。

新加坡人的幸福指数很高。既然中国人的人生观是「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那麽主体族群都是中国人後裔的新加坡人,为什麽不能以「类人孩」为荣呢?自诩为「柔性威权主义」的新加坡,本质上就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所幼稚园。园长和孩子们和谐相处丶亲密无间。
新加坡抢去了台湾一度拥有的「鬼岛」称号,台湾也乐於将这个称号送出去。没有成为新加坡第二,是台湾莫大的幸运。因为,台湾有郑南榕那样的勇士,为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不惜献出生命。如今,在审判席上慷慨陈词的少年人余澎杉,有没有可能成为新加坡的郑南榕呢?

来源:苹果日报

阅读次数:9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