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27上午十点多,在深圳北站5号线地铁往前海湾方向去的站台上,一名约50岁的男子在地铁门即将关闭的一刹那突然从地铁车厢内蹿出到站台上,随后车门就关闭了,场面相当惊险。

我准备去深圳办点事,在网上订购了从庆盛到深圳北站的高铁票。27日上午9点钟我从家里出来到汽车站等去高铁站的公交车,发现两个熟悉的特务又出现在旁边。前段时间我在外转悠了一个多月,没有受到一点骚扰,回来后这几天却对我监视得很严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我上了公交车,他们也跟着上去,其中一个特务坐在我旁边,问我去哪里,我反问道:“又要跟着啊?”他说没办法啦。然后他拨通电话,把我的特征、动态等等详细向上级汇报,说得很大声。车上没几个人,有人根据他描述的特征寻找到了目标,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这个特务的做法令我很恼火,仿佛我是他们围猎的猎物。

到了高铁站,他们也跟着进了候车室,我想,难道他们要跟到深圳去?这可就太讨厌了。虽然我并不是去办什么很重要的事,但跟着两个特务可真不是滋味,想泡个妞、嫖个娼什么的也不方便。结果他们真的跟着上了高铁。但他们没有座位,只能在车厢两头站着。我想,必须想法把他们甩掉。我不动声色地把手机关了机,拔下了卡和电池,然后闭目养神。由于昨晚睡得晚,这会儿我竟然睡着了,到站了都不知道,乘务员叫我才醒来。幸好我是到终点站。

深圳北站有两条地铁线,我先是往4号线的闸口走,后来觉得不合适,就又改向5号线,到了往前海湾方向去的站台。一会儿列车就来了。上车后我就靠着门边站着,一个特务也靠着这个门的另一边站着,另一个特务则守着列车另一侧的门。我一看这架势,想甩掉他们不太容易。车上人不太多。我装作找位子的样子往列车后头走,他们也跟着我往后头走。地铁车厢的门很多,隔三米就有一个。车门要关闭的提示音响了,车门开始关闭,就在车门关到一半、只剩下比我肩膀稍宽一点的空隙的时候,我突然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随后车门就关上了。虽然我的肩膀略碰了一下车门,但整个过程还算完美,正如一个跳高运动员越过横杆的时候擦了一下横杆而横杆并未掉落。

那两个特务被关在车厢里傻了眼。一来我做出找位子的样子,他们没想到我会突然下车,二来由于我处于走动状态,所以启动很快,相当于跳远运动员在跳起前有个助跑。

别了,特务们,这趟地铁是为你们而开的。

2016.8.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