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的特点是“快”,不管是发布消息,还是发布评论,它就是快。

同时它存在不可避免的弱点是:因为受字数限制,所发布出来的话,往往失掉了上下文,容易引起误解。

前次看到仲维光先生尖锐批评米奇尼克说共产党人“他们有时候并不真正仇视民主”,是根据推特上的一句话,仲先生为此愤慨“米奇尼克先生竟然如此健忘!”当时觉得十分愕然。因为在现场,没有发现米奇尼克说这种让人听了需要停下来想一想的话,尽管这句话大体也不错。

后来查对录像和录音记录,原来他说的是,“今天在波兰也好,捷克也好,我们能够看到这样一种人,他们虽然带有怀旧的情绪,但是他们有时候并不真正地仇恨民主。”原来这是指转型之后的情况了,这些共产党人“已经接受了市场经济,变成资本主义的了”。上下文不同,含义便不同。

这回在所谓密云温家宝讲话讨论会上也是如此。我在现场说的是,08宪章所体现出来的“公民首创精神”,与温家宝所说的“敢为天下先”是一致的。而“公民首创精神”,同时包含了“个人自主性”与“社会自主性”这两者。(于是就有了上推时人们看到的这句“她认为温所说的敢为天下先,与零八宪章的思路是一致的,是个人自主性的体现。”)我开始尚不理解人们的误解所在,认为仅仅提“个人自主性”不能概括“公民首创精神”,还必须包括“社会自主性”,因而在推上做了补充。

这里的关键词是“公民首创精神”。如果漏掉这个,而成了“08宪章的思路”,或者“08宪章的精神”,当然含义不同。会议全程都有录像,可以调出来看。我应该没有使用“08宪章的思路”或者“08宪章精神”这样笼统的词。

言下之意很明白,08宪章所体现的“公民首创精神”表明,我们事实上已经做到了“敢为天下先”。同样的意思,温家宝先生说得,而我们同样也说得并做得。在现场没有一个人产生误解。这才有了徐友渔先生后来接着发挥:“既然敢为天下先,那就不要枪打出头鸟”。而在场的张辉先生后来也在推特中说到——“我记得崔卫平原话的大意是:零。八。宪。章已经‘敢为天下先’了,现在温家宝讲‘敢为天下先’。崔卫平的讲话本身具有调侃和期望的双重意思。”

实际上,将08宪章与“公民首创精神”联系起来,这在我是一个现成的、拿来就用的思路。在2008年12月21日晓波被抓后不久,我就专门写过文章《宪章体现公民首创精神》,见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10

顺便地说,在翻译那两本书《哈维尔文集》和《通往公民社会》时,分别遇到过两个词,觉得不好处理。其一是,在哈维尔的行文中,不止一次地出现“initiative”这个词,而它在我们的语境中已经携带了某些既定的能量和色彩。应该在文革后期,有一个时期报刊上经常出现“公民首创精神”这个字眼。因此这个词在我们的耳朵(至少是我的耳朵)听来,几乎没有它本身所携带的那种爆发力与冲击力。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照做了,即直译为“公民首创精神”。

后来是在读了汉娜·阿伦特之后,才将这个难题解决。阿伦特强调“起点”,强调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个新的“起点”,都有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不同面貌。她以“起点”(不同起点)来反对极权主义那种包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的思维,而倡导一种新的地平线的出现。作为“个人”称之为“起点”,那么在“公共领域”,就自然导出“公民首创精神”。总之,“公民首创精神”,是公民社会或者公民运动理论当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有研究家说,阿伦特的政治理论为东欧天鹅绒革命提供了理论支持,这大概是不错的。有了阿伦特作为背景,我再来谈“公民首创精神”,将它放在有关08宪章的阐释中,就觉得是顺理成章的。因而就有了这篇《08宪章体现公民首创精神》。实际上该文章在开篇之前,还运用了胡锦涛先生于3天前讲话中的一些表述,即“最广泛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也许当时是08宪章最为困难的时刻,对于这样的引述、这样的联系,没有人表达过异议。

其二是在米奇尼克的翻译中,经常遇到的“solidarity”。同样这个词也在我们过去的语境中,也几乎耗尽了它的所有能量,因而看上去是一个如此陈旧的表达。(前些日子我在推特上用了“团结”这个词,有一位推友在我后面不无讥讽地说,“这个词听上去很熟悉啊。”)实际上在具体翻译时,我便自作主张地将它变为不同的形式,比如“休戚相关”、“唇齿相依”、“共舟共济”、“患难与共”等等,觉得这样才能在上下文中,更加传神地释放原文的含义。

直到这几年,才切身体会到——在一种十分艰难的情况之下,人们互相之间的团结、信任和理解,是多么重要。2009年底12月26日下午,即刘晓波宣判结果出来之后的第二天,我在西单三味书屋做了“论公民团结”的讲座,也顺便讲了这个词与我的遭遇。

今天说这番话,丝毫没有责备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的朋友们。这不怪他们,他们已经非常尽力了,这只是推特本身的局限性所致。任何东西都是双刃的。而我们这些使用推特的人们,需要了解推特的特性,尤其警惕推特的负面性。

不久前我在推特上提到奥威尔的另外一部小说《动物农庄》,提到其中的动物们被洗脑之后,只会喊“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四条腿好、两条腿坏”,也是想到要警惕过于短小的表达,可能导致简单的站队或表态,而失去了思想应有的丰富性和张力,体现不出思想的深层运动。

难以体会“initiative”和“solidarity”这两个词汇所包含的活力和精力,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我们自身相关经验的缺乏和被遮蔽,很有可能在这两方面我们都缺少应有的想象力。趁此机会,我也呼吁人们之间的团结和信任。在某些情况下,当所释放的信息不完整时,尤其是批评的对象,不是被批评者本人发布时,可以暂缓一些,等待最为可靠的信息出来,再批评、再下论断也不晚。而且在批评中,最好就观点论观点,不要把话说得太深。

推特是危险的,我们不要将朋友视为危险的。

2010年8月26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崔卫平:推特是危险的” 有 1 条评论
  1. 拿仲涉及米奇尼克的话怪罪推特是没有道理的,仲的米奇尼克引言是出自崔女士整理的“米奇尼克与中国Twitter网友对话”。与其愕然不如实在,虽说有”尽管这句话大体也不错“的搪塞之词。让仲和推特蒙不白之冤,崔女士于心欠公。

    这是仲维光原文的话,“再进一步看米奇尼克在北京的言论就更让我惊奇了,其中最典型的一段话引述如下,‘我认为在目前民主条件下的共产党人,已经不是共产主义者,只不过是旧制度下的一个党派,他们接受了市场经济,他们变成了资产阶级。实际上我们面对的共产人是当权的共产党人,是维护权力的教条的人,他们有时候并不真正仇视民主。’(米奇尼克与中国Twitter网友对话)米奇尼克先生竟然如此健忘!”
    “质疑米奇尼克”,《大纪元》2010年7月18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