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诗网络我,奥格黑尔姆,活出了比陶渊明更高的境界
我把地中海的美
移植到了波罗的海凄冷的深处

礁石岛!
希腊雕塑走入这里的一瞬
白桦流出橄榄树圆润的温暖

我的野心在这儿龟缩成一栋低矮的木屋
石头长出葡萄
挡风的石墙令玫瑰愉悦地歌唱

我常枯坐在阳光的风里
不知道自己是舞动的草,还是飞动的浮云

这里没有愤懑的隐居

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常来这里饮酒)
但唯一的知己是波涛
它们在我抬头时溅成喷泉。坦诚,像孩子的笑

注: 奥格黑尔姆,Goran Akerhielm (1920-1996), 瑞典人,伯爵。他在波罗的海一座名叫kallskar的荒岛上,花了十八年时间建造了一个带有地中海花园特色的夏日别墅。

八月的沉醉

周边的草不停地不停地用阳光梳理着自己
直到浑身光亮成金子。海平线
用帆编织目光无法抵达的幸福
海平线和草之间的风景浮出:一座座墓地似的岛屿

我已度过了大半生。我知道该如何
让八月泊在酒宁静的港湾。远离喧嚣
这里唯一的喧嚣是风。风把云抽成
奔跑的羊群时,我看见我仍是一片青翠的草原

是的,我头一次注意到松树和白桦的嗓音
不同: 一个低音,一个高音。它们
唱着我独坐陌生海岸的意义。不是
为乡愁,而是为此刻:草不同的舞姿。毒品的沉醉

诗歌运气,或在波罗的海上漂浮

像。但——不是——是
千岛湖也有这种生日蛋糕形的岛屿
也有这些低矮的松树,也有
这墨绿色的水。船驶过
它就泛起和这里一样的雪色泡沫

千岛湖不会有这些孤零零站着的
航标灯,警醒的法则
不会有小木屋。它们像敏感的鹿
躲着窥视出现的动静
千岛湖不会在目光的终点呈现乳房的曲线

是的,千岛湖的水不会如此的冷
(八月了还是17度)
并渗出泪水的咸涩。而这
正是诗的福分——远离催眠
在似乎相似的表层,挖掘世界的惊讶

来源:诗网络《诗意人生》(第20期)杂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