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王文怡在白宫草坪欢迎胡锦涛的仪式上,高呼“布殊总统,阻止他杀人!”震惊世界,使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法轮功受迫害的处境。也使疑点重重的苏家屯事件更受世人重视。

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为王文怡主办了新闻发布会,追踪苏家屯事件

●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为王文怡主办了新闻发布会,追踪苏家屯事件。

四月胡锦涛访美,急欲修好濒于低谷的中美关系。先是派遣吴仪先期赴美大肆采购,营造“良好气氛”。胡抵美后放低身段用足软性言辞对美国政、商、学界竭尽讨好。然而,就在胡布高峰会上,一名小女子突然登高一呼,胡锦涛惊恐,布殊错愕,世界侧目。一场首脑会,大杀风景。中共精心布局,竟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王文怡闹场坏了胡锦涛访美布局

四月二十日白宫南草坪,美国总统布殊为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举行正式欢迎仪式,胡锦涛发表讲话神采飞扬。对面摄影台上,突然有人喊话:“布殊总统,阻止他杀人!”“停止虐杀和酷刑!”“停止迫害法轮功!”

喊话声中胡锦涛停止演讲。布殊出语安定,胡继续讲话,但已经没有了适才脱稿演讲的神采,转为低头读稿,窘迫而紧张。现场各大媒体镜头纷纷转向喊话的女子。中国正在直播胡锦涛访美的电视画面立即中断。喊话持续了近三分钟后,喊话女子被警察带离。喊话的,是一名中年女子,名叫王文怡,医学博士、《大纪元时报》记者、法轮功学员。当日,她以事先核准的记者身份进入白宫。事后被媒体问到为什么喊话时,王说:一见到胡锦涛跟布殊握手,我就禁不住要喊起来。但被问到是否有违记者职业规范时,她说:人性超越一切。此时此刻,救人更重要!

荀子道:“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三国时,张飞在长阪坡桥头一声断喝,吓退曹操百万大军。王文怡登高一呼,效应不亚于张飞,且立竿见影。在此之前,美国主流媒体对“苏家屯事件”或“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传闻持观望、淡化、甚至回避态度。王文怡喊话后,美国和其它国际主流媒体,纷纷改变和调整姿态,不仅对王文怡及其白宫喊话展开一系列报道和专访,而且连番发表社论、评论,同时追踪“苏家屯事件”。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回拒中共压力,专门为王文怡主办了新闻发布会。美国国会中,则有八十一名议员联名写信给布殊总统,要求美国行政当局介入对“苏家屯事件”的调查。

一年多来,中美双方经历无数明争暗斗、讨价还价,好不容易才安排了这场中美首脑会。没想到,到头来,胡锦涛和布殊不过是搭台人,真正的主角,变成王文怡。王文怡一呼震白宫,一夕成名。她的名字,立即被收入权威的维基百科全书(Wikipedia).

人性超越一切:将成为经典名言

王文怡虽然被美国联邦法院以“恐吓、强迫、威胁、和骚扰国外官员”为名起诉,但王文怡的和平举动,显然不符合这一罪名。同时,考虑到美国法律之上的宪法,以及宪法背后的美国立法和立国精神:保障言论自由。王文怡一案,被判无罪的可能性极高。

不管怎样,面对世界主流媒体镜头,勇敢道出中共人权黑幕的王文怡,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英雄,是巾帼英雄,也是民族英雄。正像美国民权斗士马丁.路德.金的那句“我有一个梦”一样,王文怡的一句“人性超越一切”,也必将成为经典名言,垂范史册。

王文怡喊话的背景,是“苏家屯事件”。今年三月,有内线证人向法轮功方面举报:在沈阳市苏家屯,中共当局专设集中营,关押众多法轮功学员,许多人被迫害致死,临死前,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竟被当局活体摘除,用以出售,牟取暴利。法轮功方面立即高分贝谴责这一暴行,并通报国际社会。中共方面,始则一言不发,一拖就是三个星期,然后,由“外交部发言人”出面否认。胡布会当日,即王文怡喊话同日,两名相关证人(安妮和皮特)正式站出来说话,证实苏家屯存在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案。纵观中共前后动作,处处留下疑点。

“苏家屯事件”中共处处显疑点

其一,拖延三周,才做出响应,令外界怀疑中共可能动手脚。以笔者在中共监狱的经验,一旦有外人或“上级”前往参观,狱方即紧急动员,一夜之间,监狱面貌全变,从犯人劳动、狱方管理、到环境卫生,都“焕然一新”。来访者绝然看不到监狱的常态和真相。至于苏家屯,三周时间,足够转移人员和毁灭证据。

其二,响应“苏家屯事件”的同时,中共当局突然出台一部新《规定》,禁止买卖人体器官。这部以卫生部名义发布、自今年七月一日起施行的“规定”,首次提出:人体器官不得买卖。医疗机构临床用于移植的器官,必须经捐赠者书面同意;捐赠者有权在器官移植前拒绝捐赠器官。等等。外界疑虑更深:中共高层是否以此立法,间接承认苏家屯血案的存在?

“新规定”暗示,在此之前,中国有关部门买卖人体器官,完全“合法”。同时暗示,至今年七月一日前,买卖和移植人体器官,依然“合法”。果然,从中国传出消息:各地监狱、医院正加班加点,赶在七月一日前完成从前留下的“任务”。

唯利是图、不惜谋财害命的中共官员,早就把人和人体器官,当成了大赚黑钱的商品。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但中国每年枪决犯人的总数,超过全世界其它国家的总和。至少,新规定显示在滥用死刑的中国,死刑犯的器官,广泛被当局出售牟利。

其三,中共发言人响应时,故作大方地“建议记者去当地采访”。试想,连联合国前往中国调查监狱酷刑,中共当局都一再拖延和阻挠,何况“苏家屯事件”?果然,当法轮功方面的“希望之声”电台提出申请,要求前往调查时,遭到中共断然拒绝。

胡锦涛访美前夕,美国政府发话:已委托美国驻沈阳领事馆官员前往苏家屯了解,“没有发现证据”。问题是,作为被指控的嫌疑人││中国政府及其地方政府,不仅没有在调查中自动回避,反而成为安排一切的“导游”,美方领事官员又如何能看到“证据”?美国政府的表态,不过是给即将到访的胡锦涛一个面子,而且是在中方的要求之下。

其四,作为辩解,中共发言人响应时,特意强调:“(苏家屯)一个小医院,怎么能装下六千人?”这句话,可能无意泄露:摘取和买卖人体器官的血案是有的,但没有那么多。把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数量上的争议。类似戏法,当年“六四”屠杀后,中共就表演过。

其五,最初,沈阳地方官员在回答外界的质疑时,曾扬言:“有集中营又怎么样?法轮功又能怎么样?”权力傲慢,是所有不受监督的独裁政权的共同面目。这番专横言词,等于承认,“苏家屯血案”的确存在,如果不是出自中共高层的指使,至少也是地方当局的擅行。

开放2006-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