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布什两个女儿在国内报纸、网站上的曝光率,“第一家庭”的透明情况,似乎要远远高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孩子。比如布什夫人叫劳拉,他们的婚龄是28年,有2个双胞胎女儿,分别是23岁的芭芭拉和珍娜,是大学生。

看中国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最近外出游山玩水,国内几乎没有做报道,而香港的大公报则简要报道:江泽民和妻子王冶坪及长子江绵恒等五一登上泰山观日出,住在山顶神憩宾馆。由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陪同这位退休但再也不是平民身的但享有“终身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前总书记。不知张高丽是主动当“三陪”(陪吃,陪行,陪玩),还是被动当“三陪”?据说,江还到章丘百脉泉、寿光等地旅游,还把一公园里墙上老早就有的“真善美精气神”字体涂抹掉,担心无意为法轮功“正名”。

老江出游,不是一般,而是绝对公费开支,让前书记在临死之前好好用纳税人的钱“潇洒潇洒”。

最近还有报道称,江子江绵恒在上海市委常委学习会上作专题辅导报告,政治局委员居然作陪,比他老爹的气派大多了,规格也上去了:5月13日上午,中共上海市委举行常委学习会,听取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分院院长江绵恒作的《我国经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中的能源科技问题》专题辅导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同志主持会议并讲话。

再看现总书记胡锦涛的家属及子女的报道,人民网的博客这样写道:中国的第一夫人:刘永清。中国最年轻的第一夫人,陪同夫婿访问的刘永清是胡锦涛清华大学水利系1959年级的校友。刘永清当年进入清华大学就读时,与胡锦涛同样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由于胡锦涛多才多艺,终于得到外型亮丽的刘永清欢心,结为连理。胡锦涛在甘肃、贵州任职时,刘永清都随行。不过,胡锦涛赴西藏担任区委书记时,刘永清及子女均留在北京。胡锦涛1982年进入共青团工作时,刘永清曾在共青团辖下的中国青年旅行社担任副总经理,直至1992年胡锦涛由西藏调回北京后,才调职北京市政府,目前担任北京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副主任(该博客未提这一职务的任期)。

由于胡锦涛出任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务之后,出国访问机会大增,胡锦涛访问法国时,身穿深色西装,淡灰色、海蓝底的领带,黑色、薄底、没有鞋带的皮鞋,刘永清则是搭配法国蓝套装、银色胸针和项链、奶白色半高跟鞋。该博客认为“刘永清出现于公众场合时,态度相当柔和轻松”。

刘永清与胡锦涛育有一子一女。由于这对子女行事风格低调,外界对他们了解不多,只知儿子在大陆一家医院担任管理阶层职务,女儿胡晓华(一称胡海清)人在美国。(http://202.99.23.69/blog/log/showlog.jspe?log_id=22438&site_id=2623)

另一个博客这样写道:胡锦涛的女儿胡海清,失业已长达两年[附微笑图].胡锦涛的女儿胡海清(33岁)毕业于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又于去年完成了“上海中国欧洲国际商业学校”的MBA课程,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才女,但她失业已长达2年。实际上,很多企业向她提出了“破例”待遇和优厚条件,但为了回避外界的谣言,她都宛然谢绝了。

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在清华大学附属的IT公司工作,他也尽量避免“抛头露面”,过着家和单位两点一线的简单生活。他们之所以如此谨慎,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切断跟随在高干子女身边的“腐败诱惑”。(http://202.99.23.69/blog/log/showlog.jspe?log_id=42646&site_id=487)

除了江、胡外,别的领导人,如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这些领导人的家属和子女呢?翻开中国正式出版的报刊,几乎看不到这方面的消息,或许这些也是国家机密,不能让地球上的公众知道,同时也不让自己国家的人民知道,禁止报刊“涉足”。

在无所不通的网络上,倒是有一些领导人子女的相关信息,有真实的,也有的需要进一步核实的。如海外一个报道称:改革开放以后中共高干子女蜂拥出国,留学婚娶或经商定居,人数庞大,以致有太子党“海外军团”之称,但是这中间谁也不像黄菊的女儿黄凡这般招摇。1995年2月,在美国旧金山留学的黄凡,嫁给当地华侨方以伟。上海官方曾暗示此桩婚姻得到了江泽民的首肯,中共在当地领事馆官员亲自出席婚礼。当地传媒和侨界称这宗政治和金钱的婚姻为“国共联姻”。殊不知,黄千金肩负重任──代表上海帮出征海外也。据当年的媒体报道,黄菊的亲家方大川,是随国民党逃到台湾去的上海人,于1952年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学习新闻,后来转学印刷。1960年与李邦琴结婚。方大川曾任旧金山《少年中国晨报》社长,该报是由孙中山创办,属于国民党的党产,但是方改变了法人代表,将其注册在自己名下,以后便靠国民党的资源发家。方大川1992年去世后,其事业由其遗孀方李邦琴继承。尤其是与黄菊联姻后,方氏家族几乎是一夜暴富。1998年,方氏家族将先前买下的旧金山7家英文地方报纸与旧金山的《独立报》(Independent)合并,“独立”报系成为全加州非日报的英文报系。2000年,以方李邦琴为董事长的方氏企业“泛亚集团”买下了旧金山地区两大英文报纸之一、有135年历史的英文《旧金山观察家报》(San Francisco Examiner),打入美国主流媒体。方氏家族从一个小印刷工作坊、一间中餐馆扩展为包括英文报系、印刷厂、房地产、牧场、电脑公司以及影视公司等多种实业,怡恰是黄菊飞黄腾达、上海帮掌控中南海的鼎盛时期。1961年出生的方以伟,由于岳父黄菊的关系,1998年被旧金山市长任命为旧金山──上海姐妹友好城市委员会主席、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主席等职,他还主持《亚洲人周刊》(方家在1979年创办的英文亚裔报刊),并以“亚洲周刊基主会”的名义主办亚裔传统摆街会等社区活动。从此,他就像他背后的权力组织在旧金山侨社布下了一只重要的棋子,还为上海帮多了一个多功能海外基地。

不过,现在黄菊已经身患重病,半年没有公开露面了,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有机会去美国享有他女婿给他创造的那么多的财富?

至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其子女消息不详,也不知道是否做生意。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区)新闻网上有一则旧闻,称2004年5月5日李长春以校友身份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区)视察工作,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副书记王修智,威海市委书记崔曰臣、市长宋远方等陪同。当学校唐书记汇报“哈工大在山东省为地方经济服务有其独有的优势,在与威海市共建的基础上,还要做好与山东省的共建”后,李长春高兴地对张高丽书记说:“合影都留下了,不就已经共建了嘛!”该报道还透露这个细节:李长春校友对哈工大有着深深的母校情结,他的夫人、儿子都是哈工大的校友,有缘的是他的儿子还是乔晓林校长的学生,此次一家人来到威海校区,“看到朝气蓬勃发展的美丽的校园,亲切之情、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对学校的建设和目前的发展状况给予了充分肯定。”看到这里,虽然明白李长春是一家人到威海来的,视察是公务,但遗憾的是报道没有把他一家人的名字写出来。既然都是校友,应该公开给大家了解,让大家好好监督他们一家人:父亲当了高官,儿子更要为学校增添荣誉,不能像台湾的阿扁女婿赵建铭那么没出息,光知道赚钱做生意。

或许陈水扁女婿内心遗憾自己不是大陆“阿扁”的女婿,否则就不会像这样灰头土脸了。海外的报道称:赵建铭在全台湾最红,最近更成为网路上的热门人物。有网友制作赵建铭的MSN表情符号,让人下载,不只如此,连陈水扁、赵玉柱也都成为网友消遣的对象。一向走在流行前线的网上一族设计出多款MSN表情符号,看看当年穿着医生袍的赵建铭,现在成了阶下囚后,也忍不住流下男儿泪,那么赚翻天的赵爸爸赵玉柱呢?照样有心里难受的表情。当然,在这出台开炒股大戏中,最悲情的陈水扁千金陈幸妤,网友认为,她似乎还在强忍眼泪,其表情符号现在也开始在网友间广为流传。亲家及女婿等赵家5人24日被检方以嫌疑人身份约谈。陈水扁当晚就通过办公室发出声明表示,“他绝不护短、包庇,也完全接受司法侦办的结果。”赵建铭于2005年6、7月间以每股2元低价,购入2万多张台开股票,依当时台开收盘价每股18.95元计算,赵建铭不到一年即净赚3、4亿元,明显涉及内线交易。

说起阿扁女婿赵建铭其人,是在2000年10月20日,陈幸妤和前任男朋友吵架后离家出走后,得到机会接触扁女的。5天后,即10月25日台大医院前骨科部主任韩毅雄将年轻医生赵建铭介绍给她。2001年4月,两人恋情曝光。面对媒体,陈幸妤大方地说,赵建铭吸引她的地方是“蛮真诚、很坦白”。同年9月完婚。可谁也没想到,“好孩子”这么快就变质了。赵建铭当了驸马之后“敢要敢拿敢说”的名声在政商界传开了。这就是台湾,民主与法治是相辅相成的,而不是口头上夸夸其谈的。

这个事要发生在大陆,根本就不是一个事。1989年全国觉醒的人民和大学生反“官倒”,甚至闹成全国发生所谓的“反革命暴乱”,但当时中国的“赵建铭”——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邓质方一点也没事,更别说坐牢了,让邓家子女坐牢简直比把邓小平杀了还难。最后,天安门上众多“要民主反官倒”的学生人头落地,而从此被权力保护的“官倒”更加猖獗,更加丧心病狂,更加肆无忌惮。至今,“八九六死”十七年后,大陆官场腐败和“黑”,全球闻名,但又有几个领导人的儿子像赵建铭被收监呢?

不要以为大陆民众都是愚昧的人民,民众心里有底,他们看到台湾的阿扁女婿赵建铭因为“敢要敢拿敢说”而坐牢,知道台湾与大陆有非常明显的差别。而且这个时候,陈水扁公开表示他绝不护短、包庇,也完全接受司法侦办的结果。这就说明什么叫民主,什么叫法治,什么叫人权,什么叫国际通行的文明核心价值观。

陈水扁是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是自下而上选举出来的,若不对下负责就只有下台这一条退路。而在大陆,领导人是自上而下任命的,法律对领导人本身无法制约,他们的权力是“通天”的,尤其是这些领导人的孩子都是干什么职业的,家庭收入,财产,包括海外的存款等等,都神秘如国家机密,舆论不敢问津,百姓而是被蒙在鼓里。所以说,这样的国家体制还有什么民主和法治可言?这样的领导人还值得民众信任吗?还有合法性吗?还能通往文明宪政和民主自由法治之路吗?

未来,这些问题都是未知。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