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一:张查理

Share on Google+

张查理在认识张查理之前,我还认识另一个查理——曹查理。当然,后者是电影里头认识的,什么电影?说起来惭愧,是香港的情色电影,讲得好听些是情色电影,讲得不好听,就是所谓的“三级片”。以前我很喜欢看这类电影的,看多了,发觉总有那么一个胖子时不时蹦出来晃悠几下,后来留意了一下演员表,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曹查理,也不知道是真名还是艺名。但据说他是著名影视歌三牺明星张智霖的亲舅舅,张智霖能顺利进入娱乐圈发展,与舅舅的提携是分不开的。虽然我并不讨厌曹查理,但每次看到他一副色咪咪的模样,且把一双肥嘟嘟的大手伸向女演员的胸部时候,心里就极度的不爽,暗地想,如果我是那个女演员,死活不会跟他合作的,又肥又老又丑,让他摸了,说不定事后会把胆汁都给呕吐出来。

再后来便认识了现在的同事张查理。起初,因为刚参加工作,我尊敬地叫他一声“张师傅”,时间一长,便也随波逐流地喊他“张查理”,他也不在意,乐呵呵地答应了。跟拍“三级片”的曹查理正好相反,他才刚刚三十出头,个子也不高,并且瘦得实在离谱,大概只比非洲难民好那么一点。我见过他老婆一次,也很矮,但比他要胖得多。

算起来,他是一个老师傅了,修了近十年的仪表,却连一个小组长都没捞到,更别说班长、工段长了。眼看着跟他一起进厂的同志都有了一官半职,再不济也做了技术员,惟独他始终原地踏步,不满之心跟牢骚就开始爆发了。一次,因为国庆节加班,工段只安排他加两个班,众所周知,现在加班可以发300%的工资,少加一个班,等于少加100多块钱工资,自然,他是不肯答应的,于是跑到工段办公室大吵了起来。别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脾气却很是不小,吵到最后,他甚至准备抡起椅子跟工段长干架了。最后,没办法,工段只好替他向分厂多要了一个加班指标。

实际上,张查理平常的劳动纪律相当糟糕,迟到早退不用说了,还经常有事没事的请假,一请就是好几天。假请了也就罢了,他还不许工段扣奖金,俨然《水浒》里的泼皮牛二。当然,他跟同事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有说有笑,经常掏出一包“精白沙”请大伙抽。虽然“精白沙”也不是什么高级烟,但每天请人抽一包,也不是我等打工之人承受得了的,很明显,他之所以经常请假,多半是跑外边搞第二收入去了。果然,没多久,他的事情就渐渐公开了,原来他通过某亲戚的关系捞到一个替电信局铺设光缆的业务。其实也就是挖土方。请几个民工,顺着规定的路线挖出一条深沟出来就行了。虽然这个活儿简单,但油水很足,一般的关系肯定捞不到,联想起他以前说过有个叔叔在某市当市委书记的话,看样子他确有贵人照顾。

再后来,张查理就没有了踪影,起初,还偶尔回工段露个脸,没过多久,便彻底消失了。等到他再次现身,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一进门,便大声嚷道:“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俨然一副领导模样。紧接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包蓝盖“芙蓉王”,给每位男同志发一支,至于女同志,则是一片“绿箭”口香糖。我笑着问他,这么长时间不上班,工段里扣了你工资没?他撇了撇嘴,说,我早就不靠工资吃饭了,那点工资,还不够我塞牙缝哩。我一愣,说,你辞职了?他说,是停薪留职,要是在外边混得不好,仍旧要回来的。我说,那怎么可能,只有越混越好的,哪能越混越差?他说,你们呆在工厂里呆惯了,根本不晓得外边世界多么的复杂,现在捞个工程,实在太难,并且,就算捞到了,也很难结到帐,总之,太难了,太难了!我笑着说,那就回来嘛,回来就不难了。他说,打死我也不回来了,回来了又要看××的脸色,对了,中午我请饭,大伙都来。听说有饭吃,大家都很高兴,说,那现在就打电话去订位置吧。谁知,张查理说,订位置太麻烦,就在食堂吃吧,食堂吃方便。话音刚落,原本喧嚣的办公室便鸦雀无声了。然而,就算食堂饭也没能吃成,一个电话,张查理又得走了。临走时,他万分抱歉,说,下次,下次请你们去“华天”。

现在,张查理又有半年未见面了,不要说“华天”的饭,就算食堂饭,我们仍旧没有吃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好消息不断传来,换了老婆、买了辆白色“宝莱”、在郊区砌了别墅……其时,需要他看脸色的××领导也因为公司效益不好,远走高飞去内蒙古打工了,但我想,即便如此,张查理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估计,他的停薪留职信,过段时间便会换成辞职信,到那时,想要他到“华天”请吃饭,下辈子再说吧。

阅读次数:8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