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18时58分,深圳市公安局110报警台接到“广深高速公路往广州方向虎背山隧道前约三公里处一辆大巴车上乘客遭抢劫”的报告。五名持械歹徒抢劫车上38名乘客,共抢走人民币1.85万元、港币5.9万元、手机34部、手表4块、戒指6枚、项链2条等。(人民网)5月31日河北省雄县公安局日前破获一起特大持枪抢劫案,抓获了六名犯罪嫌疑人,并缴获了冲锋枪、手枪、手雷和大量子弹等作案工具。这一以张金峰为首的团伙在雄县、霸州、固安、文安、容城、任丘、高碑店等地持枪入室抢劫数十起,盗窃机动车15辆、变压器10台等。(人民网)

山东省以李某为首的七名犯罪嫌疑人,自2002年以来,交叉结伙,持猎枪、铁棍等凶器,先后窜至潍坊、临沂、日照等地,抢劫门市部、塑料厂等单位和路边停车的驾乘人员,作案五十余起,开枪杀死二人,涉案价值一百余万元。直至今年5月18日,这一特大系列持枪抢劫犯罪团伙才由诸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侦破。但仍有两名犯罪嫌疑人在逃。(《齐鲁晚报》)

中央电视台《法治在线》栏5月29日播出“追踪蒙面劫匪”:今年春节以来,广东省揭阳市接连发生蒙面劫匪持枪抢劫的案件,2006年2月10日这天,刚刚从银行取钱回来的杨某在自家工厂门口遭遇两名蒙面劫匪持枪抢劫,被劫去8万多元现金。这伙劫匪从2006年春节前开始合伙持枪进行抢劫,目前已作案6起,抢劫赃款将近25万元,赃车2部。(央视)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公布,今年第一季度全市刑事案件共立刑案2.27万余宗,其中“两抢”(抢钱、抢物)案6,780余宗,盗窃案1.2万余宗。抢劫案亦五花八门:有撞车党——开车撞宝马等高级车辆引车主下车后进行抢劫,飞车党——劫匪在急驰的摩托车上抢掠,砍手党——劫匪在作案中砍断事主的手掌或手指。中共广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桂芳甚至要民警面对砍手党时要敢于开枪。(人民网)

在台湾经营玻璃纤维行业二十多年的“中国投资被害者协会”会长高为邦先生,于一九九七年底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投资五十万美金,成立独资企业“为邦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生产强化塑胶花盆等产品,外销美国。等到生产与销售都上了轨道并有盈余时,却遭公司聘僱的大陆主管勾结外人,趁春节年假将公司洗劫一空,还设计诬陷他“诈骗国家财产”,将他打入大牢。后虽经台湾立法院冯定国委员、冯沪祥委员,海基会、海协会及国台办等单位的协助,逃得一命,但至今仍血本无归;此案连江泽民的恩师顾毓秀老教授都伸手救援,替高为邦写信向江泽民求援,并郑重其事地把信件副本给了高为邦;顾老急人之难,义薄云天,然而也无济于事。顾老是江泽民在上海交大时的老师;江在一九九七年访美时,还装模做样地去费城看望了他;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给中美双方的保安部门平添了许多麻烦,这一切只是为江泽民博得了一个“尊师”的美誉。但“恩师”的亲笔求情信,江竟不予理睬,深感被江泽民愚弄而大失面子的顾老就于不久后的2002年九月九日一命呜呼了,被江封为“爱国的科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恰恰让江泽民这个不肖的戏子活活的气死。

以上仅仅是党和政府喉舌《人民网》、中央电视台和有关报纸上公布的几个近期的案例,但已叫人触目惊心了,不肯报导和没有采访到不知凡几。让人担心的不仅是这些无牌照劫匪,更可怕却是“有牌照的劫匪”——人民警察、人民法官、人民医生、人民教师、人民政府。他们的牌照上印着大大的“人民”二字!

2000年7月24日海南省东方市人民警察文瑞强同志开枪把该市大田乡新宁坡村村民邢亚盖打成重伤后,伙同该市公安局有关办案民警张冠李戴,滥用职权,将受害人当成“杀人在逃犯”非法拘禁8天8夜,并在当地新闻媒体上大肆渲染,给受害者造成了恶劣影响。经受害者长期投诉和网上群情汹涌,2006年3月31日海南省公安厅调查组才陪同带着公安部长周永康对该案件批示的公安部调查组赴东方市开展进一步的调查。(《海南日报》)

2001年2月20日晚十时,在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振忠导演下,五名刑警向卞礼忠射出了150发子弹,弹夹都打空了。这是当年轰动福州的“持枪敲诈抢劫案”。这五名刑警分别是时任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刑警大队长的刘雄,重案中队长陈世滨、刑警沈思忠、郑明以及岳峰派出所刑警中队长郑军。其中刘雄曾多次获得“福州市十佳警察”和“全国优秀警察”称号。

2006年5月19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第一被告人徐承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郑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刘雄: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王振忠则早已带着美金和美人跑到美国过美好幸福的生活了。

2006年3月23日,天津市南开区法院不顾该区居民对拆迁证变更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并不断反映情况,应拆迁单位申请而下达《行政裁定书》,准其在3月29日强制执行拆迁申请。3月28日,该区居民代表在代理律师陪同下赶至天津南开区法院立案大厅请求立案。行政庭庭长王学林代表法院宣布不予受理,当律师对此提出了质疑时,王学林指着律师鼻子发表激动言辞,并向他挥了一拳头,又冲过去掐住他的脖子。上前阻止的居民代表李开娟被王学林拽倒在地,另一位居民代表王纪生取出相机准备拍照时,王学林立即指挥法警抢夺相机,王纪生和李开娟随后被法警拘留。拆迁户本想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没想在“人民法院”里,“人民法官”竟然撒野,拆迁户至今还心存恐惧,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连家也不敢回。(“新华视点”记者)人民警察、国家安全部人员在高智晟、刘晓波、陈光诚们的门口为他们“站岗”,或一班制或三班制,人数从几个到几十个;专门派了五六个人、开了一辆专车、用了大量宝贵汽油,由山东省济南市赶到北京市,只是为了追踪一个七十多岁的孙文广教授;至于对于家庭教会、法轮功、上访寃民、维权人士、“扒粪”记者,更是兴师动众,不知动用和浪费了多少国家资源。可以设想,当局如果能把这些人力、物力用于维持治安,保卫老百姓生命财物,那该多好呀!

医院本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如今成了谋人寺、杀人场。除了高额医疗费杀人,还有假药杀人;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的假药已经连夺十条性命。(《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吓唬老百姓:如果没有共产党,国家就会分裂;但是,中国共产党不肯告诉中国人民,没有共产党或共产党不掌权的台湾、日本、韩国、星加坡、瑞典、瑞士、英国、美国,以及那些由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分裂而成的二十个国家,那里的老百姓比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老百姓自由、幸福的多了。

当然,中国共产党也用铁的事实向全世界証明了:中国老百姓在强盗横行、土匪如麻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过着的是比亡国奴更悲惨的生活!

10-jun-2006于酒香书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