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这个夏天被陈光诚牵动思绪,为他敢于向强大的邪恶势力说不的行动感召时,我一次次产生为他写作的冲动,但这些冲动又被我一次次压下去了。因为我觉得相对于陈光诚的维权行动,我所能写出来的任何文字,其分量都实在太轻了。当我终于克服内心的自卑决定把我的浅薄文字诉诸笔端时,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温家宝这个名字。

其实我2003年还写过一篇《胡愚文与李肇星有什么关系》的文字,记录了生活中的一种荒诞。胡李二人素昧平生,是八秆子本来打不着的关系,一个是上海的普通公民,一个是中国的外交部长,因为李某天要到上海开一个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名字的会议,居住在上海的公民胡愚文竟然遭到警方传唤、并因此被拘留。说起来十分荒诞,警察传唤、拘留胡,仅仅因为胡此前一直坚持公开向上海警方申请举行反腐败游行。胡申请游行与李沪上开会本来毫无关系,但上海警方硬是找到了他们之间的因果关系,认为把胡拘留起来就可以让李更好的开会,反过来也可以表达为,为了让李更好的开会,胡必须付出被拘留的代价。警察就是这样把胡李两人的名字联系到了一起。跳出这个荒诞逻辑,回到他们各自的现实生活中,李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姓胡的人因他而坐过牢,而胡今生也可能不会去找李讨要这笔无端为其承受的坐牢损害代价。但一只看不见的手,为他们建立起了荒诞关系。

陈光诚与温家宝也互不相识,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并不荒诞,但一只同样看不见的手,扭曲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第一次把他们的名字联系起来,是今年早些时候,突然听到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播说,纽约《时代周刊》评选了全球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其中有五位华人入选,在介绍温家宝之后,那位漂亮的女主播说,另一位是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这一天温家宝在干什么,我不知道,更无法知道温在获知这个消息时的心情。但我知道那个时候,陈光诚正被山东临沂地方的邪恶势力画地为牢软禁在自己的家中。凤凰卫视之所以播出这个消息,是因为陈光诚被山东当地的恶势力重重围困、并严密封锁消息,电视台还无法及时得到有关部门的“敌人名单”通报,还以为陈是温的朋友呢,还不知道陈温二人之间的荒诞关系。我当时就在想,温知道自己获得了《时代周刊》的荣耀后,是否打听过与自己同登人物榜的陈光诚是谁?

温家宝是号称负责任的大国的堂堂总理,陈光诚是居住在山东农村的区区小民,温眼下马不停蹄的走访非洲七国,向遥远的非洲传播来自中国的善意、解释什么叫和平崛起、消除中国崛起带来的敌意、给那些国家布施经济援助,而陈已经被关进了监狱,他70多岁的老母亲和3岁幼儿在首都北京被野蛮绑架回到山东、有病无法及时得到医治、在自己的家里被无限期软禁。温出访结束回到国内,得到的是鲜花和掌声,连出租车里听到的电台播音员的声音也显得格外兴奋,但此时陈却在遭到长期软禁、继而遭到绑架、神秘失踪190多天后,又被正式逮捕,投进大牢。温在向非洲小国传播大国的威仪,受到热情款待,陈在维护基层草根的基本人权,受到野蛮的恐吓与暴力威胁。温陈二人的行为和处境,构成一种巨大的反差,其间绝无相似之处。

因为不了解更多的信息,我这里不便评价温家宝非洲之行的外交价值,但我可以肯定陈光诚为基层民众基本人权所做出的不懈努力。他是一个盲人,但他比许多睁大眼睛的人看到的更多,使更多有眼睛的人通过他才能看清我们的现实;他是一个生理上的弱者,但他的精神比许多生理不残疾的人更健康、也更坚强,肢体健全的人甚至还需要从他身上获得力量才能站立起来;他处于社会的底层,力量弱小,但他不甘放弃自己的公民责任,挺身而出捍卫人权,使那些养尊处优、苟且偷生之士的任何说教与辩解黯然失色;站立的陈光诚成为时代的骄傲,而在权贵面前下跪的有识之士则默默忍受着自己应得的耻辱。

写这篇文字,只是希望温家宝有机会认识陈光诚,了解他的事迹,在内心深处那怕为陈光诚精神稍微感动一下。因为践踏陈光诚及其村邻们人权的,正是温家宝的部门,他们执行的是作为政府首脑的温家宝的政策。尤其现在宣布将陈光诚逮捕、关入大牢、进行暴力恐吓的,是温家宝的手下,那些还在继续对陈光诚的家人实施围困和恐吓的,也是属于温家宝的人。至少,看在陈光诚与温同登《时代周刊》人物榜的缘分上,希望温家保能够在出访非洲之余,也过问一下自己土地上的生活着的人,关心一下他们的生存处境、人身安危和遭遇到的迫害,制止和纠正自己部下的野蛮行经,将陈光诚与温家宝之间扭曲的荒诞关系拨回正常状态。我觉得这比出访非洲也许更有意义,比在外交场合高谈保护人权更为实际。

2006-6-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