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世界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柏林大会结束以后,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两篇对会议宣言持不同意见的文章。有的人判断说,是不是这次大会又失败了,民运又分裂了?这样的想法不合时宜。恰恰是王国兴、黄济人等民阵总部和地区分部负责人这样的民阵干部提出一些不同意见,表明民阵的确是一个具有民主素养和民主传统的组织。表明大会的宣言表达了与会者主流的意见。问答和论辩之间,当今民运队伍的素质和修养已跃然网上。民运的思想交流是活跃的,交流的方式也是健康的。一场有多个民主社团参与的国际性大会,通过一个决议要达到百分之百的通过,没有任何不同意见,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魏京生先生有一段讲话很精彩:“要人家百分百同意你,到头来只剩下你自己”。历史上大会百分之百通过的事例,当然不是没有。那就是东德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人民议会,还有就是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统治下的总统大选。历史证明它们一个是昂纳克狡诈的弄虚作假,一个是萨达姆刺刀下的恐怖选举。说到底,即使是中国共产党的历次高层会议也很少有一致同意的情况。何况一次民主多元的国际大会呢。大会的争议也恰好证明我们表达了国内外同胞的意见。历来对于最惠国待遇、国外制裁行动、取消武器禁运、武力解决台独问题等重大决策,民运内部、国内知识界和人民群众中都存在着争议。大会上不出现这些争议才是咄咄怪事。我们多数人在国外生活已有较长的时间,看到欧美日澳和台湾的民主社会中,一个社团或政党内部出现政见的争议,实在是万分正常的现象。意见领袖们有的在党内继续争论,有的甚至不愿容忍分歧而另立新党,然后时而跟原来的政党合作,时而跟原来的政党对立。大家互相尊重,有的仍然不失为朋友。

说实在话,民阵筹备这次会议的本意就是来“求大同存小异”的。更没有“整合海外民主运动,搞大联合”之类的动机。因为民阵看到,亚洲和东欧出现的现代新民主国家没有一个不是多元民主,多党竞争的社会,价值越多元,发育越健全。相信海外的各界人士,国内的知识界和各阶层老百姓、海峡对岸的各界朋友都能体谅大会筹办者的这一片苦心。毕竟海外的民主运动已经不是十七年前刚刚从天安门广场侥幸出逃,惊魂甫定,草创社团时期的吴下阿蒙了。

民主运动的文化就是不同于共产党文化。这里没有一言堂。主流意见和分歧意见有争议,但是民运还是继续发展。批评和建议使当事人戒骄戒躁,随时准备弥补错漏与不足,并与对方努力沟通。不仅民运队伍自身已适应了这样的文化,我们也要让国内关注民运的朋友们适应这样的文化,甚至中国党政集团也在适应这样的文化,他们也开始知道,海外民主运动中总有一些分歧,但是民主运动并不因此就分裂就灭亡,机体反而更健康。总而言之,会议为国内外创造了新的民运面貌,民运的身心已越来越健美。

原载《议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