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半,结束了与瑞典社会民主党的会谈后,中国社会民主党代表团立即投入下一步计划——访问英国工党。但在与英国驻瑞典大使馆联系后,所得答复是,办理签证手续需一星期。这样,即使拿到签证赴伦敦,也会错过与法国社会党约定好的会见时间。代表团三成员经过讨论,决定改变计划,这次就不访问英国工党,取道南下,访问不在原计划中的丹麦、荷兰等国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由于时间还有富余,我们决定去拜访陈世忠先生。

五月二十二号傍晚,代表团一行三人应邀到流亡瑞典的著名民主人士陈世忠先生家作客。五月下旬的南瑞典气候温暖而清凉,十分宜人。大西洋暖流使接近北纬60度的斯德哥尔莫比位于北纬45度的哈尔滨还要温暖得多。世忠先生家所在的小镇离斯德哥尔莫市区约一小时车程。小镇处处绿草如茵、大树挺拔。安静清洁的街道蜿蜒在绿色大自然中。下了公共汽车后,沿着小径走向不远处一群掩映在树林后的公寓楼。世忠先生指着那里说:“看,那就是我的家。”

虽是第一拜访,亦不知下一次拜访会在何年何月,世忠先生一家仍像欢迎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样热情洋溢地接待了他们,使我们深受感动。陈太太在热情地招呼我们之后,就立即下厨作菜,未几,几碟美味的中式佳肴就端了上来。已近一星期没有尝到中餐美味的我们道谢之后就大快朵颐了。

餐间,陈世忠先生的子女与我们攀谈,气氛十分轻松融洽。聊谈间,我们才省悟到,世忠一家都在以极其顽强的意志和努力吸收异国文化。世忠先生的女儿在就读大学,短短几年间已基本掌握相当困难的瑞典语,各科学业成绩优异。她对未来充满信心,决心今后在以学到的专长服务社会的同时,还以自己的双语优势来促进中瑞文化交流,和增进中瑞人民的友谊。世忠的儿子,比世忠晚来瑞典一年半。现在也在大学学习,并且积极参加各项活动。生活在瑞典这个真正民主、自由的社会,他感到非常幸运和幸福。所以他也特别地希望能为中国的自由和民主做些事情!

世忠先生家所在的小镇华人数量屈指可数。世忠先生一家除与这些华人家庭联络外,还积极融入当地社会。世忠先生全家经常参加各种社区活动,既有政治性的也有其他,如体育运动。世忠先生参加了瑞典社会民主党,他的理念和热忱得到许多党员朋友的赞赏和推崇,他所在的党组织已决定推举他参加所在选区的议员竞选。世忠先生已经接受,并为此作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世忠先生原已通晓英文,现在为了在瑞典更有效地投入各种活动,他又刻苦地学习瑞典文。

瑞典流行一种比较特殊的球类运动——撞球。世忠先生一家兴趣盎然地参加这项运动。本来撞球运动需要很大的肌肉爆发力。对于身材较细瘦东亚人来说,先天性地不占优势。但是世忠先生一家经过刻苦锻炼,成为瑞典国家队的成员,并在好几次比赛中活得奖牌、奖状。世忠先生把这些奖牌、奖状拿来给我们看,眼中闪烁中自豪的光彩。

由于晚间车次所限,我们不能久留。晚饭后不久我们就起身告辞返回斯德哥尔莫。世忠先生把我们送到车站。瑞典的公共汽车真是准时,踏着分针来到。世忠先生立在车外,车开动后仍向我们挥手告别。世忠先生一家在瑞典的生活给我们以极大的启思。犹如一株生命力旺盛的小草,在任何土地上都能积极扎根,顽强生长。这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体现。华夏民族的勤劳、聪慧、好学、善良,使之有着无限的生命力、适应力。这种精神在世忠先生一家有着典型的体现。他们对生活积极的态度深刻地嵌印在我们的脑海之中,成为激励我们的榜样。

当世忠先生的身影已消失在马路的转弯处;当那个小镇已模糊在黝黑的夜幕中时,我们心中都默默为世忠先生一家祝福,希望你们的家庭在这里开花结果,把中华文化嫁接在北欧文化上,那远源的遗传基因优势会结出尤其优秀的果实。

作者博客2006年06月2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