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上有人写文章批评老百姓的三种“不良”情绪,包括“仇官”情绪、“仇富”情绪、“仇星”情绪。“不良”情绪不可能是无缘无辜凭空产生的,我们首先要追问这些情绪是从哪里来、怎么来的。

如果我们的官员都是廉洁奉公,踏踏实实为公众服务,不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私利,他们的权力也能受到公众舆论的有效约束,不会任意地化公为私,比如不能随意地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款旅游等等,老百姓对这样的官员当然不会产生仇视情绪。但是,我们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得解决权力授予问题,我们现在的官员既不是老百姓选举产生的,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合法的渠道可以进行监督,再加上民间不能自行创办独立的新闻媒介,所有的舆论机器都控制在官方手中,在这样的体制格局中,官员只须对上司负责,无须向老百姓、向舆论负责,想干什么完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羊城晚报》近日报导,广东省委党校一位经济学教授黄铁苗在广东省政协“构建节约型社会”报告会上指出,目前全国大约有400万辆公车,每年耗资3000—4000亿,真正用于公务的只有1/3.此外,一个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平均耗电是普通居民的19倍,每年全国的公款吃喝2000多亿元,其中一半被吃掉,一半被浪费掉。在一个权力缺乏制约的大国,公款吃喝、公款出国、公款消耗、公车私用早已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在一系列惊人数字的后面是公权私用,是公共服务的匮乏,是各种不同部门的权力、不同等级的权力日复一日的膨胀,在现行的体制框架下几乎没有办法遏止这样的势头。不受约束的权力必然腐败,这是一条铁的定律,没有几个人能够幸免。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产生一点情绪也是正常的。

再看富人们,尤其是那些利用体制漏洞和弊端一夜暴富的暴发户,巨额财富往往来源不明,决不是天纵英才,加上辛苦创业,在商业经济的浪潮中一步一个脚印起来的。他们或依附权贵,或本身就与权贵有着血缘的关系,权钱交易,以小搏大,总之其中充满了见不得阳光的不法手段,有许多不可告人的幕后故事,财富的透明性很低,灰色特征显而易见。再加上其中不少富人一掷千金的豪阔,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对芸芸众生的轻慢和敌视,“房奴”说就是近期的一个例证,这一切都让人对他们产生恶感。

至于形形色色的明星,影、视、歌、体育等方面的各类明星,这些年来也纷纷跨入富人行列,他们为这个社会做了些什么,他们的财富是如何轻易得来的,这些都是一笔笔算不清的账。在我们这个只允许娱乐的时代,娱乐的畸形发达成就了他们,使他们迅速跨入上流社会,可以和官员、富豪平起平坐,媒体整天追逐他们的蛛丝马迹,炒作他们的八卦,他们是时代的骄子,却不需要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凭天赋、凭机缘、凭我们不知道的一切就可以赢家通吃。你又让普通老百姓如何对他们常怀好情绪?

三种“不良情绪”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与其匆忙去指责这些社会性的“情绪”,不如让这些情绪有堂堂正正的发泄渠道,我们没有独立的新闻媒体,但有这些社会情绪的存在,或多或少能让官员、富豪、明星们知道,还有这样的情绪对着他们,使他们也能有所不快,有所收敛。当然,他们也可能毫不在意。

大纪元首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