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劳动价值说

马克思劳动价值说

在构成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三个部分中,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其中内容最大,并且能够独立自成体系的一个部分,而他的《资本论》,就是这个部分的核心,它也是马克思一生沾沾自喜的得意之作。

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开篇的第一个章节就是“商品”。商品是一个人人熟悉的对象,但人们对商品的熟悉,只不过是离不开它而已,并不是人们对商品都了如指掌。

岂止今天人们离不开它,还远在它刚来到这个人间世上时,人们就离不开它了。商品一来到人世间,就迅速构筑起一个人们相互依存的紧密关系。任何人要脱离这个关系,就会难以为生。

我们知道,协作劳动可以提高效率。尽管人们可以不在乎直接互助提高的效率带来的那点好处,但一旦介入商品,进入商品方式的社会劳动协作,人们就会从此不愿再为自己的需要辛勤劳动,而只为社会,为别人的需要忘我劳作。因为商品能把劳动者带入无边无际、任由发挥的协作劳动中,这种协作劳动能使劳动者实现一生最大的愿望。

完全可以说,从商品来到人间,人间的一切希望和福祉都是托了它而来,但人间的一切悲苦和灾祸也全是由它而发生。这样评说商品也许很多人会不以为然,以为小小商品,哪会有如此神力。那我们就请看看商品产生的社会效果。

在商品出现前,劳动创造效率低下。自给自足的劳动不但效率低,而且还往往出现原本就很不足的自产生活资料因为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一再折损效用的现象。商品出现后,立即改变了这一切,它不但使劳动效率迅速提高,还使劳动创造物的边际效用递减边缘几乎无限扩展。强大的商品使用价值增殖效应发挥出无穷无尽的威力,迅速改变着人们的物质生活状况,并在商品交往关系中建立起一个人们紧密依存的社会互助体系。这个体系之牢固和强大,使任何人一旦离开它就将无法生存。

商品形成了这样一种力量,这样一种在自给自足方式下最强大的个体都远不及在商品生产体系中最弱小的生产者万分之一的创造力。它强大的力量产生的社会直接效果,就是紧紧地束缚住每一个劳动生产个体,用它无形的身躯释放出强大的引力,将社会生产群体牢牢地限定在一个交换半径的区域内。一切凶残的暴力、血腥的杀戮和残酷的奴役都砍不断、冲不破它的束缚。也正是它,给人类滋生这些罪孽创造了条件。它提供的财富在满足一切罪恶、贪婪的掠夺后仍然有余力让劳动者生存下来,并且获取的数量和质量仍然远比自给自足方式下多得多。

商品提供得越多,人类社会的罪恶人群就越扩大,一切都破坏和抗拒不了这小小的财富原子释放出的巨大威力。包括奴役和杀戮,也包括人性的堕落和权势的膨胀。商品产生的社会引力,远比原始部落社会依靠血亲形成的人类群居愿望产生的社会引力更强、更大、更猛烈。那个时候,原始人群是不能容忍奴役和不平等的,当商品出现的时候,一切都不得不被接受,包括历史上最恐怖、血腥的暴君专制和今天更加凶残、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专制在内。

正如卢梭所说,使人类堕落下去的东西,在诗人看来是金钱,在哲学家看来则是铁和谷物。追溯下去,它们就是商品。商品正是这样一种物,它形成了人类罪恶滋生的条件,也创造了人类文明和进步,它帮助各个劳动生产个体冲破他们自给自足方式下单一的、贫乏的生活而进入一个丰富多彩、繁华迷离,充满了无穷生机,也遍布种种险境的梦幻般的世界。与其说人们的物质享受在商品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富足和丰裕,还不如说,人们的欲望在商品中被充分激发而永无止境。

这一切,正是商品的效用使然,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增殖效应带给了人类“文明”和“进步”。政治经济学从创立以来,思想家们无一例外都在积极探寻竭尽商品使用价值的途径和方法。这是公认能增长社会财富价值的有效方式。马克思虽然也承认“使用价值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但他却把这个“物质内容”看成与财富价值毫无关系,如粪土般一文不值的货色。

他借斯密和李嘉图在论述自然交换率时对劳动的表述,提出了他的“劳动耗费价值论”。并为了在社会分配中用劳动耗费剥离掉劳动创造的“物质内容”,提出了他的“抽象劳动”理论。他一再强调,具体劳动只创造具体的物,只创造使用价值,而使用价值是没有任何价值意义的,只有抽象劳动才具有价值意义,商品中包含的抽象劳动“量”才是商品交换的唯一依据。这个所谓“抽象劳动”,就是抽象耗费的“一般人类劳动”,或叫“社会平均劳动耗费量”。他并且反复说:商品的价值量只是表示商品中包含的劳动量,而与商品的使用价值毫无关系。说“劳动时间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产品的个人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即“劳动符号”。

就是为了让这个“劳动符号”取代劳动者的创造物权,成为随心所欲驾驭劳动并驾驭整个社会的万灵魔咒,他竟然将决定商品生产,体现社会财富的商品使用价值完全抹杀掉,使商品生产迷失在是创造财富还是耗费劳动的重重雾霾中。

好一个劳动符号,它从此将劳动者参与创造应享有的那份物质成果权从劳动者手中完全剥离,留给劳动者的只有一个表示或记录的符号。他自诩是共产主义的倡导者,以生产资料公有和劳动高度组织化为其共产主义的基本形态。他还不如直接说,每个社会成员只要参与了社会劳动,就可以分享一份共同劳动的果实。这样也会多少像一点共产主义。但他却把劳动的果实,变成了果实的劳动。这样变换的目的,是要使劳动者再也无法凭据他们劳动创造的成果主张自己的利益,以便于驾驭劳动,尽情搜刮财富。但这却使劳动者从此丧失了创造财富使用价值的主观能动性。

劳动者一旦失去创造财富的热情,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作为魔灵之首的马克思不会不清楚。也许,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马克思硬要扭曲价值,颠倒劳动目的,破坏商品方式的社会劳动协作规则,使劳动者再也看不到自己创造的物质成果,无法凭借自己的劳动创造争取报酬,只能依靠一个云里雾里般似像“劳动荣誉”更像“劳动标签”的符号,使整个社会生产就像在制作“皇帝的新衣”一样:无须看见成果,只要看见在“缝制”在“劳动”,就可以作为获取报酬的依据。这样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就是那些好逸恶劳,惯于打家劫舍和行骗的强盗们,是怎样一个个都成了“高级劳动者”,占有了天下全部财富,而创造物质财富的劳动者们,却只能用那个符号勉强养家糊口。

不要小看这个变换、颠倒价值产生的破坏效果,它不仅使劳动者再也不能依据自己的劳动创造获取报酬,只能以他们生存需要的最低限度领取生活费,它还将商品的价值增值效应从此终结。这个反动无耻的理论配合他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就足可以毁灭人类。他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目的。

商品的价值量代表的是一定的财富量。而劳动量能代表财富量吗?“劳动创造财富”这句话是对的,是真理。但是在政治经济学中,它并不意味一定量劳动必然代表一定量财富。况且,人类劳动中也会存在无效劳动和劳动个体能力上的差异,共产的信念可以包容这一切,但没有理由用这个信念去扭曲、颠倒价值,破坏商品生产、交换的自然规律,毁灭商品规则下总是鼓励劳动创造者努力减少劳动耗费增加物质财富创造量的商品机制。马克思违逆商品之道,搅乱商品价值,颠覆商品,对人类社会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如果照马克思的抽象劳动决定价值的理论,对农民来说,辛劳一年是丰收还是歉收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不管收成多少,他们都付出了同量劳动,他们就应该获得同样的报酬。甚至在歉收年,农民们还可能付出更多劳动。那农民在歉收年减产后,反而会使他们的收入增加。因为照马克思的理论,他们比丰收年付出了更多劳动,就应该比丰收年得到更多报酬。那么我们的农民兄弟是不是从此不是在丰收年载歌载舞庆贺丰收,而是在歉收年喜气洋洋庆贺歉收了。

这听起来岂不荒唐。粮食减产后,粮价会上涨,单位价格提高了,但农民总的收入还是大大降低了,这如何能使他们高兴起来呢。如果用马克思的抽象劳动理论下的社会主义制度强行使人民公社在歉收年和丰收年收入一致,社会总体的财富量仍然一样是降低了,绝不可能会与丰收年一样富足。而它导致的价值混乱,会破坏掉整个商品生产。可马克思却愚蠢地反复狂叫:无论在那种年景,同量劳动创造的价值量永远不变。他说道:“不管生产力发生了什么变化,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量总是相同的。但它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使用价值量会是不同的”。他虽然在后一句话中提到了使用价值量,但他的商品交换和社会分配已完全否定了使用价值的意义,只以他认定的抽象劳动概念下耗费的劳动量来决定。

这样的荒唐理论,无疑是把生产力钉上了十字架。因为这种情况下,谁会有兴趣提高生产力呢?他甚至直接说:“那种能提高劳动成效从而增加劳动所提供的使用价值量的生产力变化,如果会缩减生产这个使用价值量所必需的劳动时间的总和,就会减少这个增大的总量的价值量。反之亦然。”也就是说,那种能降低劳动成效的生产力变化,反而会增加这个缩小的总量的价值量。要注意,马克思在这里说的是:“总量”,还不是单位产品的价值量。这种毁灭生产力发展的反动理论,在人类社会中是绝无仅有的,而这个反动理论受到的尊崇和对它的依顺,在共产党的武力逼迫下,更是空前绝后,灭绝民族,灭绝人类的。

生产力提高只对使用价值即财富价值才有意义。对马克思定义的所谓商品价值而言,如他所说,只有降低生产力才能使它的价值量增大。马克思主义就是把这种荒唐理论狂妄自大地反复嚎叫,强迫社会按照这个反动理论劳动和交换,这如何不使社会生产每况愈下。这种荒诞不经的反动理论为什么还要强迫中国人遵循呢?只能说明这帮民族败类已经丧尽了天良。

人类从进入商品社会以来,整个社会生产都在商品的纽带中进行,各个生产者相互独立,彼此各不相识,互不相亲,有的甚至相互对立,但一切都不妨碍他们通过商品彼此合作、互利。这就是商品中能供人们享用的使用价值在商品方式的合作生产中成千上万倍的增加,吸引各个劳动者互相帮助,共同创造美好生活。也是亚当·斯密指给我们看的那支无形的手无所不能地在引导整个社会生产。而马克思却把这支手砍断,用他编造的抽象劳动理论代替那支创造了人类全部物质文明的自然法则的手,来指挥他用暴力强制建立的产业军——所谓的“人民公社”和“国营企业”,就是用他的抽象劳动取代世世代代依循的自然法则之手,在规定中国人的生产和生活,这如何不使中国人陷入苦难、贫穷的恐怖深渊。

在马克思理论建立的社会中,商品强大的物质财富创造力被湮灭了,人们从事商品生产能够真实获得的成千倍万倍的物质财富变成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抽象劳动符号;由商品使用价值引导的整个社会生产,变成了抽象劳动指挥的产业军团无目标的大混战。

一方面,这个理论摧毁了商品带给人们的希望,商品中决定一国兴衰,决定民族存亡和社会繁荣的使用价值被他那低俗、愚蠢、反动的理论完全否定,另一方面,它又在扩大商品社会罪恶的一面,社会中的无赖和骗子们早就盼望有一种理由可以使他们凭空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马克思为这些人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一切。马克思主义绝不是劳苦大众的愿望,而是强盗和骗子们的愿望。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31/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