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习总心情指数:-4。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好,+1。

小好理由:明天下午B20开幕。

2016年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将于明日开幕,我将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1日,2016年B20主席、中国贸促会会长姜增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B20峰会已准备就绪,将于9月3日下午开幕,9月4日中午闭幕。

G20峰会前夕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二)

记者:有人说,反腐造成了经济形势恶化,百姓怨声载道。

习总:经济自有其运行规律,不是反腐所能左右的。我上任时,面临二大雷区,上面提到的反腐是第一大雷区,经济是第二大雷区。多年来,靠政府投资拉动的资源密集型增长模式暴露其严重弊端,权力集中,产能过剩,结构不合理,环境污染严重等。“结构调整,深化改革”叫了很多年,一直没有真正进行,因为那是一个更大雷区,牵涉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政府投资型经济,通常我们称为铁公基的经济增长模式,其中政府与经济的关系好像吸毒者与毒品的关系。毒瘾上来了必须吸毒,否则经济就往下走。怎么办,政府只好再来一波投资以维持经济。政府资金就是毒品,经济就是吸毒者。

记者:按习主席的意思,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就是中国经济的毒品和吸毒工具?

习总:可以这么说。

记者:你上任三年多来,除了反腐败、军队改造、频繁出访、南海造填海造岛等成绩外,有没有其他不尽人意的地方?

习总:首先是国家统一方面,只有倒退没有进步。我指的是目前台湾的政治形势。民进党上台对统一大业非常不利。其次是中日因为钓鱼岛主权问题,影响了两国间的经济贸易发展和政府民间的文化交流。还有因为南海岛屿主权争端,我们与一些国家的关系也很微妙。

记者:难道你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一点都不担心?

习总:表面上人民币下行压力逐步增大,三十年经济发展成果可能因货币贬值而缩水。央企国企的产能过剩利润锐减也会给银行造成压力和损失,国有银行倒闭的征兆也开始浮现。二级金融市场的融资环境也朝坏的方向发展。已经发生不良金融企业的倒闭和亏损使得民间投资人血本无归,给社会稳定投下阴影。人民群众的环保意识增强也给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障碍。譬如大家已有耳闻的连云港民众反对核废料处理厂事件,等等。经济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但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记者:习主席认为有比经济问题更大的问题?

习总:我们的国家与你们的国家不同。你们的国家可能经济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而我们国家政权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经济差,大不了吃的差一些。政权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记者:广泛流传的说法是,经济差可能导致民怨而危及政权。

习总:那是骗傻子的。中国的毛泽东时代,经济最差但政权最稳。今天的北朝鲜也是如此。虽然有个别民众和官员逃亡寻求政治避难,但与金氏政权稳固与否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北朝鲜民众和官员不可能发生像北非穆斯林难民一样的大规模逃难。

记者:如果中国经济一直往下走,会发生什么?

习总:我们的国门是打开的。想走的请走,没有人拦着你。我倒是希望中国13亿人民走掉10亿,这样我们共产党政权非但不会亡,反而会越来越稳固。

记者:怎么说?

习总:对付13亿难,对付3亿易。对党和国家不满的人,请走请快走。有能力在海外赚大钱的,请走请快走。有思想有能力有头脑的都走了,对一个国家的政权来说,是更稳固还是相反,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说明吗?

记者:真服了你。前任给你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你抱怨吗?

习总: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应该朝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不是抱怨而是行动。

记者:你上任后,加强了网络管控,钳制言论自由,这不违反你自己说的“讲真话说实情”吗?

习总:不,这是另外一种非战争的战争手段,类似于冷战手段。国与国的战争从来就不限于真刀真枪。金融战,意识形态战,和平时期尤为激烈。网络的兴起,成为一些国家颠覆另一些国家的利器。别否认你们美国没有出钱出力介入了别国的颜色革命。既然是战争,兵不厌诈,你们当然可以使用造谣、污蔑、煽动、策反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既然是战争,双方就会过招,你进攻,我防守。你造谣污蔑,输入颜色革命,我针锋相对,严加控制,因为谣言重复百遍,就成了真理。

战争正在进行,只是没有硝烟。我们不允许中国发生颜色革命,因为最终倒霉的是中国的老百姓。加强网络管制,是因为民众辨别认识能力差,容易轻信谣言。腐败肆虐这么多年,导致政府公信力缺失,民心丧失。许多民众宁愿相信谣言也不愿意相信党和政府。这是我们的弱点,你们正针对我们的弱点进攻,我们必须在薄弱处重兵防守。

记者:你相信“帝国主义阴谋论”吗?

习总:阴谋也好阳谋也好,美国竭尽全力地遏止中国崛起是不争的事实。美国以美元霸权为基础,通过金融手段不断掠夺别国财富的“战争”从未停止过,美国通过输出意识形态颠覆别国的政权的“战争”也从未停止过。中国作为一个可能在不远将来威胁到美国全球霸权的国家,美国对我有没有阴谋或阳谋,你自己应该可以回答。

记者:一些人对你的外交提出严厉批评,说你过于冒进,四面树敌。

习总:贵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我上任前就提出了。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我们隐忍了很多年,别人反而得寸进尺欺我太甚。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关键是贵国而不是中国。我所做的只是为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实事求是据理力争而已。

记者:别人都为自己和为家庭留了后路,你却让自己的子女回国,这不是断了后路?

习总:确切的说,是中央领导人的子女都回国了。一个人有了退路,做事就会三心二意。没了退路,才能勇往直前。唯有破釜沉舟才能成功。

记者:你难道没想过,反腐三年,一定得罪了不少人。譬如发表公开信要求你辞职下台。是不是到了见好就收,适可而止的时候?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习总:既然上了战场,就得准备马革裹尸还。家庭想顾也顾不上了。不反腐就会亡党亡国,没有国哪有家?看看叙利亚,民众没有了国,成了难民,有哪个国家真心愿意收留他们?请问,难民营是家吗?

记者:有人说你是唐吉可德,也有人说你是普罗米修斯。你是哪一个?

习总:我比较喜欢中国的神话“夸父追日”和“精卫填海”。一个死在追求光明的路上,一个用微薄之力去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有人说你是中国唯一的一个共产主义信仰者,你怎么看?

习总:如果我说我们绝大多数党员都是共产主义信徒,你一定会说我在说假话。我们党内确实有一批同我一样坚持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为自己的信念而奋斗的同志,这也是我充满信心的原因。中国崩溃论说了很多年,今后也不会停止。但我和同志们对中国充满信心。

(注:此文根据网络流传的“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一文改编。)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