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09012016

2016年9月1日习总心情指数:-5。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接受记者采访时心情必须平静才不会出错。

8月30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我强调,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施工高峰期,是落实改革任务的攻坚期,抓谋划、抓统筹、抓落实的任务依然艰巨繁重。要按照既定的时间表、路线图,更加注重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更加有针对性解决各领域各层面各环节的矛盾和问题,强化基础支撑,注重系统集成,完善工作机制,严格督察落实,不断提高改革精准化、精细化水平,坚定不移把全面深化改革推向前进。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出席会议。

G20峰会前夕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

记者:尊敬的习近平先生,你好,感谢你在G20峰会之前接受我的采访。我是美国《纽约日报》的记者默罕默德梦露,问题会很尖锐,可能让你下不了台。

习总:那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下不了台那就不下台,再做10年。

记者:我希望你能回答所有目前大家关心的问题,行吗?

习总:我尽力吧。但若问题太白痴的话,回答也不得不白痴。请你原谅。

记者:为什么你一上台就掀起反腐运动,是为巩固地位吗?

习总:从1982年算起至2012年,正好30年。中国老祖宗教导我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思是,前30年放任贪腐,必然导致后30年强烈反腐。我所做的,正是根据老祖宗的指示办事,根据社会规律办事。再者,牲口养肥了,到了进屠宰场的时候。那是另外一种社会规律,运作政治手段通过变革进行财富的重新分配。至于你说的巩固地位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就像女人爱漂亮,当权者巩固自己的地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记者:反腐是有利于中共执政,还是对中共的执政有害?

习总:改开后30年期间领导干部逐渐发生发展起来的贪污腐败,无论其广度深度和严重程度,可称得上史无前例触目惊心数额极大,已经到了非霹雳手段不可的地步了。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若任由如此严重的贪腐继续进行下去,最终必然会导致亡党亡国!

记者:可有消息说,像习总你一样出身的红色革命家族,他们贪腐巨大却安然无恙。你作何解释?

习总:反腐有雷区,我承认。虽贵为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很多小组的小组长,我也有力所能及,和力所不能及的问题。有人计算过,自十八大之算起,三年来我的反腐成绩超过过去30年的总和。就是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加起来落马的大老虎,指副省部级和副省部级以上的官员,都没有三年来打的多。在我的权力和威望没有达某种程度之前,是不会去碰这个雷区的。

记者:习总你所说的某种程度,是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指拥有毛泽东或者邓小平的那种地位和威望?

习总:邓小平同志只有决定权,还有人有否决权。他的决定是可以被另外的力量否定的。

记者:刚才你提到听说亡党亡国,不少党的干部很高兴,是吗?

习总:作为一个党员,和党的最高领导人,我有责任挽救党于危难之中。我们的领导干部当中,的确有一些正如你所指的,他们是改开30年这段特殊历史的最大受益者,也就是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只要党还在,党组织就有可能对他们的财产和罪行作出决议或者判决,即使逃到天涯海角,都有可能被通缉被遣返。因为你知道,贪污是一种危害社会的刑事罪,为国际社会所不齿。他们度日如年惶惶不安。但如果中国发生亡党亡国,他们的非法贪污所得或许假以时日,或通过收买新的专权者以避免追讨,则成为合法财产。

记者:有媒体认为,你所领导的反腐运动的实质是权力斗争。你同意吗?

习总:从一方面看,反腐当然是权力斗争。是支持贪腐者与反对贪腐者的权力斗争。譬如周永康,作为前政治局常委虽然已经退休,但循常规在党的重大问题上他还是有发言权的,那么作为本身是一个大老虎,他当然会保护贪腐官员阻碍和反对反腐运动的进行。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与他们的权力斗争不能看作争权夺利,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这里要强调的是:权力斗争不是反腐的目的,是反腐的手段,是反腐的过程。

记者:对不起,有人不相信这话,他们说你借反腐扩张自己的权力,是集权。

习总:首先我要反问秉持这种观点的人,你们是反对我反贪腐还是反对我集权?我的权力是谁赋予的?党的十八大选举我担任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第十二届全国人大选举我担任国家主席,已经集三权于一身,还要集什么权?再者,手中没有权力,我如何发起和推动反腐运动?所以,指责我集权的人,本质是反对我反腐。以指责集权为幌子反对反腐。

记者:有人认为,你不但集权还搞个人崇拜,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个人独裁。

习总:这是一个白痴问题。我刚才说了,凡遇到白痴问题,就同样用白痴来回答。指责我集权指责我搞个人崇拜,还有那么一点说得过去。因为的确我们党的媒体,报道宣传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是他的职责所在,以前宣传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现在宣传我。如果因此要往集权和个人崇拜上扯,我也没办法。我的访问视察参观,我的主持会议时的大头照总是在头条总是最大在最醒目的地方,这也是我的错?真是幼稚可笑。

至于指责我什么最终目的什么什么的,更是荒诞不经凭空诬陷。对此类指责没必要进行解释澄清。按照我党的章程和党的条例,总书记十年任期,届满退休让位。除非哪一天我们废除了集体领导制度,废除了任期制,到那时再来指责我搞独裁也不迟嘛。

记者:那时就晚啦!

习总:呵呵。现在早啦。

记者:你们靠运动而不是靠制度反腐,这种反腐是不能持久的。

习总:我刚才说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改开三十年贪腐三十年了,反腐才刚刚开始三年,还有二十多年的路要走。至于你所说的制度性反腐,我们正在建立,那得需要时间。现在的情况必须进行运动性反腐。重病还得下重药。等到情况有了大幅度改善后,可转为以制度性反腐为主,用党规和法规来约束管理我们的领导干部。

记者:听说政治局无法通过有关公布官员财产决议。有这回事吗?

习总:嗯,有。你看,既指责我运动性反腐要我进行制度性反腐,又不让我通过公布官员财产等那些制度性反腐所必须具备的法规法律。可见,指责我是真,反对反腐是真。北京2015年已开始试行官员财产申报。但报上来的都是假数据,我们也能难花大力气进行审核。他把财产都分散了隐藏了,成了清官。原本建立房产登记和全国联网是对付官员隐匿财产的有效措施,可遇到强烈抵制。利益集团联手普通城市居民一起抵制。由此可见,普通市民手脚也不干净,也怕露富啊。

(未完待续)

(注:此文根据网络流传的“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一文改编。)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