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塞亚·伯林论爱德蒙·威尔逊

Share on Google+

◎作者:刘易斯·达伯尼
译者:王一梁

爱德蒙·威尔逊(1895-1972)和以塞亚·伯林(1909-1997)是二十世纪大西洋两岸智性生活的顶尖人物。威尔逊是美国评论家文学家,伯林是英国思想史学家和政治哲学家。两人相逢于1946年,那时,威尔逊刚过50岁,比伯林年长14岁。“他以感人、生动的话语谈起他那一代的美国作家,谈起但丁。”伯林在一篇主要谈50年代牛津、伦敦的文学生活回忆短文中写道:“他笼统地谈了俄罗斯文学,特别谈到契可夫和果戈里。好象我从来就没听人谈过文学似的,我完全被迷住了。认识这样一个充满着人格魅力的天才是我的幸运。”他们成了铁杆朋友,从50年代到60年代,他们互访于伦敦、牛津,以及曼哈顿、剑桥、麻萨诸塞州,也在威尔逊纽约北部的老石头别墅里见面。

以下的访谈作于1991年3月27日下午,于伦敦。我曾写信给伯林,告诉他我正在编辑威尔逊60年代最后的日记,并开始写他的评论传记。以塞亚先生建议我们在伦敦的文学俱乐部见面。在一间雅致的、长客厅里,一张桌子旁,我提议将他几年前已开始的有关威尔逊的回忆填写出来。在那里,他给出了对威尔逊的印象记:“古怪、压抑住的声音,句子断断续续,似乎思想在内部挤压着,颠簸着”,“急切爆发出的头音和断音”点缀着“温和、低沉、连唱般的叙述”。以塞亚爵士自己低沉、柔和的声音也是急促的,拖长着尾音,开始时铿锵有力。在这二个半小时(包括喝茶时间)的访谈里,他表现出的敏锐智力,热情心灵,以及道德的严肃性,这些都让我想到和他有着相同品质的老朋友。

我开始了我们的对话。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1,4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