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快活林狗熊议杀人;青牛寨英雄除恶豹

解珍

话说施恩被押入大牢后,他老爸因做过几十年管营的小吏,深知官司套路,便上下使钱,那知县问明情况,方才知道张都监是为岳丈毛太公霸占快活林酒店,设计陷害施恩、武松,自心里想道:“你想谋得大笔财产金银,教我与你害人!我若是不趁机捞一把,我便是个白痴!”便算计着:“一方面不能坏了上司张都监的好事,要让毛太公霸得快活林酒店;一方面最大限度捞上一大笔——做到两全其美才好。”便乘机搜刮,免不了狮子大开口。老管营无法,为救儿子,只得倾其所有打通官场关节,向知县频频送钱。那知县为最大限度收取钱财,故意将案子一拖再拖,看看前后将及两月,直到逼得老营管走投无路,将快活林产权以最低价格卖与毛太公,知县方才结案:

原快活林酒店藏卖毒品罂粟壳一案,系该店都管武松一人所为,业主施恩委实不知。据大宋有关条律,本着不放走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原则,判处武松有期徒刑十五年!施恩因管理不善,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六个月。

毛太公父子得知审判结果,即时将张都监、黄虞侯、西门庆等请到快活林吃酒。酒至半酣,毛太公道:“如今虽得了快活林,只是心中甚是不安。”

张都监道:“如今快活林已经姓毛,泰山大人还有甚么不安?”

毛仲义道:“只因未将施恩、武松斩草除根,唯恐他日形势有变,那厮们若是卷土重来,快活林宝地复又物归原主——父亲担心则个。”

黄安道:“如今施恩父子生活尚且成问题,哪里还有精力来争快活林?武松判了十五年,一个蹲了大宋监狱十五年的人,五年后,便是八角天王,也早磨去了七只半角,他还有甚么能耐为施恩争抢快活林?老太公尽管放心。”

毛五道:“虞侯大人说的虽是在理,只是那个武二爷非同小可,他浑身上下有千百斤气力,又是气功、武林高手,依小人看来,若不早日结果此人,只怕夜长梦多。”

西门庆心里一直揣着撞死武大、强奸潘金莲那件案子: “虽说拿许多金钱在大宋司法框架内了结了,却于道义上难得了结。如今武松人还在,终究是个祸害!”——思忖至此,便附和毛五道:“确实夜长梦多,依在下看来,武松那厮生成是个不安份的凶太岁,如不灭了他,在座的个个都难得安心。”

张都监寻思:“霸占易家村酒店、西门庆开我的车撞死武大、强奸其嫂潘金莲、如今又霸占快活林,县厅上也与他打了照面——件件事我都是武松的死对头,若不如西门庆所言灭了这厮,以武松那性格,今后必定施行报复。”思忖至此,便对黄安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武松那厮日后出来,舍得一身剐,寻求报复,在座的个个都难得安心。”

黄安道:“依大人意思……”

张都监斩钉截铁地道:“我们应该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

黄安道:“若能花上几个臭钱,随便寻个甚么手段,便能让武松那厮在牢营中无声无息地蒸发掉!”

西门庆道:“便是花个几十百把万买得一个高枕无忧,值!也不消毛太公破费了,这个几十百把万,在下还是拿得出的。”

黄安听得西门庆愿出百把万买安宁,心中甚喜,盘算:“花个二、三十万便能将此事摆个四平八稳,余下的七、八十万足可包养一个年轻二奶了!”便笑道:“也不消诸位劳神费力,‘受人钱财,与人消灾!’此事包在本虞侯身上,西门大官人将百把万臭钱与我,我将这些钱在狱中上下使用,定要武松那厮一个月之内人间蒸发!”

毛太公听了大喜,道:“老朽也不能站在干岸上,事成之日,老朽便在快活林专门招待贵宾的‘鸳鸯楼’宴请各位,到时将出高档特供茅台酒,与诸位一醉方休!”

黄安听说,便屈指算计了一下,道:“太公盛情难却,为添雅兴,便定于九月十五月满之时,各位便可相聚鸳鸯楼,吃特供茅台赏月也!”

毛五道:“虞侯大人,你是说……”

黄安笑道:“蠢东西!我胸有成竹,便选在九月十五那天,让武松那厮牢中蒸发!”

……

话休絮繁,且说一段和武松至快活林时一同发生的故事:离天昏县东南六十来里地的僻远山区,有个山村叫青牛寨,山寨东边有座山岭,叫青牛岭,府衙强行封山十几年来,青牛岭上林木甚是茂密,不知何时,也不知从甚么地方窜来一只大金钱豹。那畜牲常来村寨中咬食家禽牲畜,小至鸡、鸭、鹅,大到猪狗、山羊、牛犊。又因村寨中的壮年男女大都外出打工,剩下的老弱孩童,每至夜晚便提心吊胆,惶惶不安。

府衙闻知此事,一味强调“金钱豹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得伤它!伤它犯法!”却又没有保护村民生命财产的具体措施与行动,虽拨了些许银两与村民赔偿,所拨款项还不到村民财产损失的十分之一,加上乡、镇官吏从中克扣,村委会又从中抽用,到得村民手中也没几个子儿。

村民们没见过大世面,胆小怕事,又被那乡、镇官吏拿出“犯法判刑”的话儿一番恐吓,哪个还敢与之争口?只得惶惶忍受。

金钱豹那畜牲见猎杀家畜屡屡得手,无人阻击,便越发放肆,以为青牛寨也是它猎食的领地,渐至傍晚时分便下山觅食,如此一来,时有老人孩童遭遇袭击,村民唯一的反抗便是远远地敲打铝盆铁锅吆喝驱赶,那畜牲见人们虚张声势的次数多了,也不甚畏惧,常常在村民的吆喝声中快速地猎走家禽窜入林中。

却说这青牛寨中,有一户姓解的人家,住在青牛岭下当路的村口。一家四口:解老汉和他的俩个儿子和一个小孙女儿。俩个儿子哥哥唤做解珍,弟弟唤做解宝。兄弟俩个身高力大,从小练得一身惊人的武艺。那解珍一个绰号唤做两头蛇;这解宝绰号叫做双尾蝎。兄弟俩个甚是厉害,有时性起,恨不得拔树摇山,腾天倒地。兄弟俩小时便死了母亲。哥哥解珍曾娶河西吴氏,那吴氏生得一女后,嫌解家贫穷,便与人私奔,至今没有消息。为求经济宽裕,解珍、解宝便入天昏县城打工,解老汉便和年方六岁的孙女山花留守家中。

却说自从青牛寨出现大豹子袭人的事件,解老汉甚是担忧:“我家住在这畜牲下山的当口,最易遭那畜牲袭击。我这把年纪遭了袭击不值甚么,只这山花是他兄弟俩个的心头肉,若是万一被那畜牲吃了,却是如何交待?”因此日夜不安,托信与解珍、解宝,叫他俩个回家将山花接到城里居住,免遭豹袭。

解珍解宝得了信息,即时赶回家中。解老汉见他兄弟回家,便道:“你俩个来接山花去城里,我总算放下心来了。”

解珍道:“你这把年纪,一个人住乡下,你放得下心,我们如何放得下心?不若与我们同去城里。”

老汉道:“我也晓得你们在城里打拼不容易,我去了,增添你们的负担……”

解宝道:“我们在城里打工,虽说难得致富,粗茶淡饭,每餐桌子上多添一双碗筷,养你一个老爹还是过得去的。”

解老汉道:“我走了,这间老屋,还有那三、两亩田地谁来打理?你们也莫劝我,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决不离开这老窝。”

解珍见老爹不愿去城里,便道:“你不去,我兄弟俩个却是如何来尽孝心?”

老汉道:“你兄弟今日回家,便在家里陪我住一宿,明天再走。日后,逢年过节回来看看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解珍解宝见老爹如此说,只得延至明日再走。

却说解家有两条壮汉在家里,那解珍解宝小时候又经常在青牛岭穿梭玩耍,砍柴挖笋,从未见过豺狼野兽,并不把甚么金钱豹银钱豹放在眼里,只管放心居住。解宝去镇上买了两斤猪肉、一斤牛肉、三斤谷酒回到家中,意欲一家四口打餐牙祭。

傍晚时分,解老汉在房间里为山花清点行装,解宝坐在灶前小凳上放柴烧火,解珍掌勺煮肉,那肉将熟时,解珍便对正在门口自个儿玩解珍买来的布娃娃的山花道:“山花,你往菜园里扯几根葱来做菜。”

解家菜园离老屋不过三、五十步。那山花连忙答道:“女儿便去!”说罢,放下手中的布娃娃,一蹦一跳往菜园里扯葱去了。

而此时那只大金钱豹,已经下山,早闻得解珍锅里散发、飘出的阵阵肉香。那畜牲便蹲在草层中,见屋里一蹦一跳出来一位小人,便将其锁定为猎物,当山花入得菜园里,刚蹲下扯葱时,那畜牲便突然猛扑过去,迅速咬住山花喉脖,可怜山花还没来得及喊一声,便被咬断了喉管。

金钱豹咬住山花向山里拖去……

却说解珍等了一盏茶工夫,不见山花入来,叨念道:“这孩子,又到哪里玩去了?还不回来!”

里面屋里解老汉道:“这孩子乖,一定是到池塘里将葱洗净了再回来。”

解宝道:“就是洗葱也该回了。”

解老汉突然想起那只金钱豹,慌忙从里屋出来,叫声:“不好!莫不是那只畜牲……”话也没说全,连走带跑向外冲去。

解珍解宝听说,也慌了,连忙跟了出来,三人出得屋,将原野扫视了一遍,不见山花,解宝急急走到池塘边,也没见半点痕迹,三人站在菜园边土堆上,将手圈成喇叭型,大声叫唤:“山花!山花!……”不见半点回应。

老汉走到菜园里,见一束已经扯出的葱掉在地洼里,旁边一滩血迹,情知不妙,禁不住老泪纵横,哭天呛地:“被那只畜牲咬了!老天啊!……”

解珍解宝一时懵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解珍赶忙将老爹扶入屋里,解宝手搭凉蓬,往山边望去,见那只金钱豹拖着穿了红衣裳的山花,从草丛中出来,正往山林里入去。解宝见罢大惊大怒,急忙返身回屋,拿了多年不用,早已锈迹斑斑的钢叉,往山边赶去。

解老汉见状,知道山花已有踪迹,指着门外,对解珍道:“还站我身边做甚么!快去!快去!”解珍方如梦中惊醒,急忙取了挂在墙上、沾满灰尘的弩大步跟了出去。

却说解珍解宝追到山林里,见那畜牲正将山花拖到树上。俩人急奔至树下,那豹子已经将山花拖放在两、三丈高的树丫上。

豹子俯身向下,呲牙咧嘴,眼里露出恶狠狠的凶光,朝解珍解宝咆吼……

解珍拿出弓弩,将那支生锈的弩矢铁尖锋在石头上磨了几下,架开弓弩,对准金钱豹,只听得“嗖”地一声,弩矢便深深扎入那畜牲的颈脖上。解宝又使气力推摇树,那豹子称霸青牛岭、横扫青牛寨半年来,未遇对手,今日碰了恶人,伤了颈脖,又被人将树推摇,那大豹体重两百来斤,在那左右摇摆的树枝上哪里还呆的安宁?前爪在树干上磨了磨,发出几声怪叫,猛然向地上跃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在它贴地的一刹那,解宝一转身,“哗”地一声,就势将那钢叉插入金钱豹颈后,解珍丢了弓弩,急忙上前,两只手把豹子顶花皮胳嗒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那只大豹急要挣扎,被解宝将钢叉压住,又被解珍尽力捺定,那里有半点儿松宽?

解珍把只脚望大豹面门、眼睛里一顿乱踢。那大豹子咆哮了起来,两只利爪在地上乱刨,那山地土质硬,土里又嵌含许多鹅卵石,那豹刨了半晌,也只出刨两、三寸深的浅沟。那豹渐渐没了气力。解珍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偷出右手来,从旁边捡起一块五寸见方的石头,连连往豹子面门上使力砸去,那解宝将那带血的钢叉往豹子背上、肋骨上、脚上一顿乱戳,那豹子眼里、鼻子里、耳朵里、浑身上下都迸出鲜血来,不到一盏茶工夫,便无了气息。

解宝攀爬到树上,将山花抱了下来,那山花喉管早被豹子咬断,也是浑身鲜血。解珍见了,禁不住将山花抱到胸前,放声痛哭……

村民们闻说豹子咬死了山花,解家兄弟报仇打死了豹子,心中又喜又悲:喜的是解家兄弟为大家除了一个祸害,从此生活不再提心吊胆了,更不担心家禽牲畜损失了;悲的是好端端的山花小姑娘没有了!青牛寨的村民们都到解家来参加山花的丧礼……

那青牛镇长官、主任祝虎、祝豹闻说解珍、解宝打死了青牛岭的豹子,不由大怒,祝虎道:“因为有这只豹子,说明青牛岭生态环境好——这是青牛镇突出的政绩,解家兄弟打死豹子,便是毁我的政绩,断了我升迁的官路!”

祝豹道:“豹子死了,上面也不会再拨来村民的家禽牲畜补贴款项了,这分明是断我们的财路!我的名字中有个‘豹’字,你打死豹子,必定影响我的‘官运’,这俩个刁民!不治死你们不解我心头之恨!”

……

那祝虎、祝豹自顾发泄骂了一回,便商量如何处置解家兄弟。

祝虎道:“不严厉惩办这‘两头蛇’、‘双尾蝎’,确实难消我心头之恨!明目张胆地去抓人,又怕青牛寨的村民掩护,若是为这事村民闹将起来,不好收场。”

祝豹道:“他们杀死豹子,已经犯法,抓他们是名正言顺。不能明目张胆,便偷偷摸摸,不要顾及甚么抓人的名声好坏,管它白天黑天,只要能抓得到便好!”

话说祝虎祝豹商议已定,为避免青牛寨村民闹事,便暗中派出十来个武装衙役,白天吃饱喝足,至半夜三更,潜到青牛寨,敲开解家大门。解珍解宝未曾提防,那如狠似虎的武装衙役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解珍、解宝剥得赤条条地,背剪绑了,连夜押到天昏县刑拘室,桎梏在铁椅上……

要知后事如何,县听下回分解。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