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之夜

神秘的事物静静地反射着,它纺着黄昏
在静止的灯芯草中。
一根无人注意的蛛丝
在草地的网里。
牲畜的绿眼静静地凝视,
被黄昏平静下来,它们走向水边,
湖泊则拿起它巨大的汤匙
灌进所有的嘴中。

 

尺蠖

在开满花朵的树上
飘荡着蜜蜂悠扬的合唱。
瓢虫。一颗装饰树叶的活的珠宝,
分开绯红的背脊飞去,
把自己的命运
交给含着花蕊清香的空气。
尺蠖爬到叶子边缘。像一个疑问,
支起两只嫩黄的短足:向叶外荡去,
向空茫的宇宙寻找栖处。
风听见了。让树枝靠近它,
伸出树叶的手。接它过来。

(李笠 译)

解读 

王东东

看似平凡的事物当中,其实蕴含了巨大的神秘。诗人就是能够说出这神秘的人。
哪怕一根灯芯草中的蛛丝都是如此。但,是什么在纺着黄昏呢?这个“它”是缺席的。可以是蛛丝,是草地的网。甚至就是静止的灯芯草。
但更是“蜘蛛”,蛛丝只是它在场的痕迹。
因而。最终神秘的只能是生命本身。于是,就有了牲畜走向水边。走向巨大的汤匙。
因而也可以说,隐喻(比喻)揭示的不过是生命的活力和好奇:是一事物对另一事物的猜测、模仿和对比。也就是事物之间的关联。
在和瓢虫的对比中,现实了尺蠖的独特性。但生命原本是同一的。
瓢虫是“一颗装饰树叶的活的珠宝”;因而也才会离去;瓢虫大约揭示了一种很轻很轻的生命存在,但也对应存在的幸福感。而尺蠖则要显示出生命的困难的精义。是生命的“疑问”。它的每一步都要摸索,甚至是不由自主的。“向叶外荡去”。
这是一首值得记忆的诗,在蜜蜂的合题下,是瓢虫和尺蠖这两个分题。犹如否定之否定,组成对生命的至高肯定。
因为同是生命。而因了自然的仁慈,才找到诗性的栖所。

诗人简介

哈里・马丁松(1904-1978),瑞典著名诗人。早年当过海员,1949年被选为瑞典文学院院士,1974年与埃文德・雍松共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诗集有《魔船》、《自然》、《信风》和描述原子时代的宁宙史诗《阿尼雅拉号》。他的诗清晰、自然、富有深度,被誉为“一颗颗小小的珍珠,反映了整个世界”。

来源:第一文库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