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圣彼得堡,记忆之城

Share on Google+

如果说北京和上海是中国的“双城记”的话,那么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就是俄罗斯的双子星座。莫斯科是现实之城,从赫鲁晓夫时代火柴盒式的建筑群中,正在破土而出新的摩天大厦,苏维埃时代的冷酷与商业时代的奢华在这里交错生长;圣彼得堡是记忆之城,用普希金的说法,它是“向欧洲敞开的门户”,在十八、十九世纪兴建的巴洛克古典样式的街区里,弥漫着小资产阶级不可救药的浪漫。如果说莫斯科是男儿,那么彼得堡就是美女;如果说莫斯科属“土”,那么彼得堡就属“水”——它们运行在各自的轨道里。而我显然更喜欢彼得堡。

圣彼得堡像巴黎,像罗马,像威尼斯,是一座向欧洲致敬的城市。所以,斯大林一直都不喜欢它——圣彼得堡的领袖们,托洛茨基和基洛夫,先后都被斯大林杀害了;圣彼得堡的文学大师们,阿赫玛托娃和曼德尔斯塔姆,统统被斯大林辱骂为“娼妓”和“寄生虫”。有人说过,这座城市始终是现代重要的电影背景、杀戮之地和文化实验室,它被革命所征服——阿芙乐尔巡洋舰首先在这里开炮,但它却没有被革命所彻底改造,它的浪漫深入在骨髓里;它被战争所蹂躏——德军在这里围城长达九百天之久,但它却没有被战争所摧毁,血像海水一样洗过这里,又什么也没有留下。这真是一座神奇的城市。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6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