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方舟之城(二)

眼前又出现一个巨大的玻璃屋,里面分成了若干个大大小小的空间,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有的在休息,有的在咀嚼着食物,有的在嬉戏玩耍,发出不同的叫声,好不热闹。
柳儿说:“所有的动物都在这儿了吧?”
大唐他们没见过这么多品种的动物,都看惊呆了。大壮也入迷了。
这时后面的人追来了。附近响起了警报声。
“他们在这儿。不要再跑了。”一个人喊着。
奇怪的是他们并不靠近,都远远地站着。
大壮他们呆呆地站着。

过了一会,来了两个警察模样的人。一个拿着对讲机,在汇报着什么,不停地说着“是,是”,另一个拿着手枪对他们说:
“你们不要害怕,跟着我们走。”
大壮和柳儿看了一眼,决定照他们说的做。
一个警察在前面带路,另一个在后面。沿着分割成一个个独立房间之间的宽窄不同的小道走了十几分钟,他们到达了一个似乎是医院的地方,里面有好些个穿个白大褂的人。其中有几个全副武装,似乎是穿着防护衣,戴着面罩。
一个警察对他们说:“准备好了?先把他们彻底消毒,再检查一遍。把他们的衣服都烧掉。”
大壮喊着:“干啥?”几个穿着防护衣的人早把他们分别推开了。
柳儿机械似的被他们推去消毒,洗澡,换上他们的衣服,然后又被送进了一个房间,被固定在了床上。里面三张床,柳儿看到小龙和大唐也在。
等那些人走了,柳儿问:“大壮叔和八哥呢?”
小龙回答:“在另一个房间吧。”
“到底要干啥?”

房间里进来了几个人,分别给他们三个抽血。抽完血,又一言不发地走了。
三个人这时候只有听天由命了。
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墙上有挂钟),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和一位穿着西装的六十岁左右的人进来了,这次连口罩都没戴。
一位年龄大些的医生对身边穿西装的老人说:“袁教授,你看,多神奇,他们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很健康。”
袁教授点了点头说:“我早就说了,应该去外面调查调查,可上面就是不听。”
医生轻微地摇了摇头。
柳儿问:“大壮叔他们在哪?我们饿了,想吃东西。”
医生说:“放心,给上面汇报后马上让你们团聚。护士,给他们准备些吃的。”
几个护士去了。
袁教授看着柳儿问:“你们是咋进来的?想干啥?”
柳儿犹豫了一下,看看大唐和小龙,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袁教授又说:“你们冒着很大的风险进来,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吧?放心告诉我,或许我能帮助你们。”

正说着,来了几个警察,对医生说:“让他们吃些东西,我们要带走。”
医生惊讶地问:“要带去哪儿?不是说让他们待在医院吗?”
一个警察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三个伙伴被松开了,他们活动了几下手脚,随意坐在床上。一会护士端来了食物,一些简单的面包和蔬菜,这对柳儿和大唐他们来说已是难得的美味,柳儿嗅了一下,闻出久违的熟悉的味道,不禁满意地吃起来。
袁教授悄悄捏了一下柳儿的手,轻微地朝她点点头,然后和医生一起离开了房间。
警察等他们吃完,示意他们跟着走。到了大厅里,看到大壮和八哥也被带来了。一个警察拿出手铐想拷住大壮。
大壮说:“咳,咳,我不会跑的。”
警察不由分说,还是拷住了他。他们几个都被戴上了口罩。到了外面,有一辆轻便的警车等着他们。看见他们的人都远远地躲着,似乎害怕的样子。警车把他们逮到了应该是警察局的地方。这是一片专门的建筑,好多个房间。他们被带进了一个很小的简陋的房间内,里面只有两张床。警察打开大壮的手铐,示意他外面有人看着,就出去了。几个小孩又累又困,东倒西歪躺在床上。大壮坐在一边,一筹莫展的样子。
柳儿强睁着犯困的眼睛说:“那个袁教授应该能帮我们。”
“袁教授?我也看见了。他对你说啥了?”
“没有,”柳儿说着,睡着了。

第二天,他们被带了出来,分别领进了不同的房间。柳儿进去一看,里面有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一边,这才明白,原来是要审问她。
桌子另一边是一男一女,那个女的和颜悦色地示意她坐下。两个人穿着便装,很随意的样子。
“你叫啥名字?”女的很和蔼地问。
“我叫柳儿。”
“柳儿?好听的名字。几岁了?”
那个男的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你的身体很健康,真是恭喜了。原本我们还以为,你们都受了辐射。”
“你们应该出去看看。”
“是,是,”女的讪笑几下,“你们来这儿干啥?告诉我,我们会尽量帮你们。”
柳儿看着她。
“告诉我好吗?要不然我们咋帮你?”
柳儿仍然一声不吭。
女的渐渐失去了耐心:“你要是不对我们说,我们会永远关着你,而且不让你和他们见面。”
柳儿仍然没说话。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出去了。

后来两天,他们真的被分开关了起来,而且不给她饭吃。第三天,他们忽然又在一起了,又来了一个人,袁教授。
原来是大壮告诉他们请袁教授来,他姑且只能相信袁教授一人,而且小美和莲莲他们还在外面等着,他们耗不起时间。
袁教授获得批准,直接到了他们居住的房间。
“袁教授,我们需要帮助——”大壮说。
袁教授坐在床边,说:“不要急,慢慢说,都告诉我。”
大壮说:“可是我害怕有人会阻止我们。”
袁教授看了看外面,轻声说:“先说说看吧。”
大壮把大致经过讲了一遍,他留了一个心眼,没有说出密室的位置。
袁教授却听得惊呆了,他喃喃地说:“天啊,这个传说我也听过,书里面还有记载,我还以为是人们讹传的。”
柳儿说:“袁教授,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袁教授眼睛亮了:“你真的来自五百年前?太不可思议了!”他想了想,又说,“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将军一定会阻止。我慢慢想办法,跟他们交涉。他们让我来询问你们,我还得给他们一个交待。你们暂时安心住在这儿。”教授说完,出去了。
大家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消息。

第二天,一队警察示意他们戴上口罩,带着他们向外走。到了门外面,发现有很多激进的居民,以年轻人居多,戴着口罩,围着警察局门口,愤怒地喊着:
“快把他们赶出城去!”
“他们把污染和辐射带进来了!”
大壮他们诧异地看着这些激动的人群。
人们见了他们,更加愤怒了,有的朝他们挥着拳头,有的把手边的东西扔向他们。
大壮他们一边躲着,一边喃喃地说:“我们没有把污染带进来~”
几个警察小声呵斥道:“不许说话!赶快走!”
柳儿他们被带上了车,送到了一个高大的、戒备森严的房子里面。他们几个人被关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没有床,只在地板上铺了几个席子。
小龙坐在席子上,说:“难道我们被关起来了?”
柳儿说:“这里的人都怎么了?不是给我们检查过了吗?”
八哥担心地问:“大壮叔,怎么办?”
大壮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八哥的肩膀,然后扶着下巴,沉默不语。

第一天,没有人审问他们,警卫们只是送来了食物,每人一块面包和一杯水。柳儿闻了闻,面包已经没有香味了,吃到嘴里有一股不新鲜的味道。
第二天,他们听到隔壁的门响,似乎一个人被推进去,然后又关上了门。他们听到那人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见将军!”
喊了一会,没人理他,那人渐渐安静了下来。
柳儿支着耳朵听了一会,说:“大壮叔,声音是不是有点熟?”
“你的意思是?”
“会不会是袁教授?”
“他?他咋会来这儿?”
“你问一问。”
“外面有警卫,晚上吧。”

到了晚上,大壮听外面的警卫没有动静了,就试探着敲了敲连着隔壁的那堵墙。他敲了几下,对方果然有回应了,也敲了几下。
大壮小声问:“你是谁?”
墙那边说话了,却什么也听不清。
过了一会,听到墙壁在响,慢慢地一块砖被拿开了,露出了一个小洞,袁教授的脸出现在洞口。
他惊喜地说:“果然是你们。”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水果刀,得意地向他们展示了一下。
“袁教授?这是咋回事?”
“说来话长。我把你们的话拣重要的告诉了政府的人,并希望亲自请求将军帮助你们,但其实我是不抱希望的,将军并没有见我,你们却被带走了,我准备联系一批人给政府施压,没想到刚开始做就被他们抓起来了。”
“袁教授,这是啥地方?是监狱吗?”柳儿问。
“这儿比监狱还严厉,是专门关押政治犯的地方。”
“政治犯?这儿也有政治犯?”柳儿惊奇地问。
“凡是反对将军的,都被认为是政治犯,平时没什么人敢反对他。民众就是这样,能过得去就不会主动去触犯统治者。”
“可是我们没有反对什么将军呀?”大唐说。
“傻孩子,你们做的事对他的统治不利,他自然不允许了。”
“难道他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好?”小龙问。
“唉——”袁教授叹息了一声。
“那天外面有很多人骂我们,”
“那些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政府一直告诉民众,外面的人受了辐射和污染。”
这时警卫似乎听到了动静,大声说:“不许说话!赶快睡觉!”
袁教授重新把砖堵上了。大家在黑暗中坐在硬硬的席子上,谁也没说话。

第三天,有人秘密审问他们,询问密室的位置,以及水晶球的用法。大壮事先交待过他们,所以孩子们都说不知道,只有大壮知道,而大壮在见到水晶球之前是绝不会告诉他们的。审问的人无奈,只好走了,他们仍旧被关着。袁教授趁机悄悄告诉了他们一些城里的事。
后来柳儿才知道,对于怎么处置他们,是送回沙漠里去,还是永远关在城里,政府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辩。可是决定权在政府的实际掌管者——姜伟宸将军的手里。将军害怕放他们回去是放虎归山,他们仍然会做出一些动摇他家族统治的事,所以不赞同放回去。可是城里一少部分人,尤其是袁教授身边的人,已经知道了真相,并且渴望迎来一个新的世界,他们用或明或暗的反抗,给政府施压。将军一怒之下,又下令逮捕了一些人。现在城里闹事的有两部分人了,政府巧妙地利用第一部分人,暗中逮捕第二部分的人。
第四天,他们先带走了袁教授,接着来了一些人,带他们去洗了澡,吃了饭,然后带他们上车去什么地方。柳儿注意到,走的这条道似乎是主道,比较宽大,能同时通过四辆车。十几分钟后,他们到达了一个比较庞大,壮观的房子面前。柳儿他们下车一看,上面有几个字:总统府。
“总统府?”柳儿惊奇地说。
一个长官模样的人说:“是啊,总统和将军想见见你们。”
门口站着两个持枪的警卫。那人朝他们点点头,就带着柳儿他们进去了。一同来的警卫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
进了一个宽大的会客厅,那人示意大壮他们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去了另一个房间。过了一小会,他出来了,示意柳儿他们进去。
柳儿看了一眼门口,上面写着:总统办公室。他们进去后,看看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不禁看了看那个长官。
一个声音却响起来:“就是他们吗?”
那人点头哈腰说:“是。”
柳儿正在疑惑,看见高大的办公桌后面站起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原来是一个小孩,坐在椅子上时就看不到了。
他站起来,离开桌子,走到柳儿身边,问:“就是你,来自于五百年前?”
柳儿说:“是的。你是谁?”
“我是总统。”
“总统?”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