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逸:寿宴

Share on Google+

从葬礼回来,她暂时换了一个人,开始温柔和善地安慰丈夫,声音悲伤而坚定——她必须如此,但愿这样能让丈夫平静下来。其实她也同样地因为老太的死而受伤了,老太死了,谁都没来得及去顾及她的感受。她明白,假以时日她也死了,躺倒殡仪馆的时候她就成为主角了,用不着自己去争取什么,往往一日之长短,需要耗费一生去计较。

“世界上哪里有不会死的人呐,虽然说老太去的时候才六十一岁,早是早了点,然而人生谁能预料呢,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吧?”

“老太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这样,叫她怎么安息?”

“你说话好么?你吃饭好么?你总算还是活人哪!”

“难道就没有其他值得你在乎的人了?哪天我也死了,你会这么伤痛不?”

说到后来她便沉默了,沈唯或者感动于妻子言语里的真诚,或剖析出妻子温柔里的虚伪,用哭得发肿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半天以后颤抖着双唇说了一句话:“我过几天会去上班,给我一点时间好不?我接受不了,还真有阴间的话,说明还有因果,那么这算哪门子的因果?娘一辈子吃尽苦头念经拜佛,怎么可能死得那么早?”说完眼泪又簌簌地掉下来。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1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