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六:林琳

Share on Google+

林琳如果不是后来张阿姨作证,我是怎么都不相信林琳曾经参加过我的婚礼。所以,同学聚会上,我遇见林琳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又不是你的初恋情人,你都到酒店门口了,干嘛不进去?林琳一脸无辜,解释说,当时晕车,吐得昏天黑地,实在不想下车。想想也是,林琳从小身子骨就弱,能大老远过来一趟,已经很不容易,当时我应该也是忙晕了头,以为林爸爸是一个人过来的,没想到林琳其实就在车里,否则,必定是要亲自迎接的。林琳的低调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读小学的时候,林琳就异常懂事。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的一个细节是,算数学题打草稿,一张稿纸我鬼画桃符似的瞬间就用完,而林琳则小心翼翼在上面用最小的字体计算着,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对于这个事情,我的母亲三番五次批评说,你真要向林琳学习,你看人家,一张稿纸可以用一整天,你却十张稿纸都止不住,你以为家里是开银行的?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痛。多年后,我迷上了写作,稿纸耗费巨大,往往因为一个字写错了,就把整页纸撕掉。母亲一旁看见,依旧大为不满,嘴里碎碎念,好几次又提到了林琳,气得我半天做不得声。

也幸亏我离开得早,小学毕业后,没有和林琳继续做初中乃至高中同学,否则,后面的日子多半会很难受,多半会一直笼罩在她灿烂光辉的阴影之下。原因很简单,进入初中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学习能力逐渐拉开差距,林琳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我很快淹没于芸芸众生之中,没有拖班级的后腿便谢天谢地。可以想象,假如我依然和林琳做同学,极可能把母亲气得半死,因为她必定会觉得我和林琳相比,完全不可救药。

所以,每次从其他同学口里听到林琳考上著名医科大学,考上研究生,保送读博士的消息,我是丝毫不觉得惊讶的。甚至在我看来,假如某天林琳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类人,学习是他的天赋,是他的本能,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唯一生活方式。

只是,我怎么都没料到,作为学霸中的学霸,林琳并非想象中那般刻板、不近人情,相反,在繁忙的学习之余和老男发展了一段波澜不惊的校园恋情。有关这一段恋情,版本无数,但不管如何,以下几点是可以确定的:第一,林琳是主动追求的一方;第二,林琳高考选择学医是受了老男的影响;第三,老男移情别恋,无奈分道扬镳;第四,美好爱情的破灭反而使得林琳愈发刻苦、勤奋,最终考入远离故土的著名医科大学。那天,刚猛给我发来一张照片,是林琳写给老男的高中毕业赠言,录的是宋代女歌妓乐婉的名句“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可以想象,当年林琳远赴他乡求学时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与不舍。

即便是步入著名高等学府,即便长成落落大方的漂亮姑娘,林琳的日常生活依旧那么艰苦朴素,一个学年下来,竟然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买过,这在美女如云的医学院完全算得上是一个异类。其时,林琳的家庭远比一般人富有。林爸爸不但是全县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同时也是市里的政协委员。用《红楼梦》里刘姥姥奉承王熙凤的话来说,林爸爸拔根汗毛,也比许多普通人的腰还要粗。但如果说林琳是个守财奴,却又不尽然。毕业后在省某大型三甲医院坐诊,穷苦的病人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不是这个卖了房子过来治病,便是那个借遍了亲戚朋友的巨款,总之,经过千辛万苦来到林医生这里,最大的期盼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恢复身体的健康。专业治疗方面,林琳是毫不含糊的,遇到实在是困苦到极点的病人,爱心泛滥得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倒贴药费还算是小事,有时甚至连病人家属的伙食都给包了。如此大方的一阵救济下来,林琳本来还算得上是高收入的工资,经过七扣八扣便所剩无几了。所以,没过多久,科主任实在看不下去了,一狠心,把林琳调到了实验室,说,你还是安心搞科研吧,治病救人,你真心不合适。言外之意是林琳治病只肯开便宜的药,长期下去,医院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正所谓好人有好报。与某些同学坎坷的人生道路相比,一直生活在象牙塔内的林琳,可谓顺风顺水,好事连连。先是找了一个做房地产开发的老公,紧接着一口气生下三个活波可爱的宝宝,再然后非常顺利地评上了副教授职称,生活事业双丰收。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虽然在中国,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时期,做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做教授的不如开出租车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知识始终还是改变人命运的决定性因素。林琳不靠父亲的荫庇,一步一个脚印,专注走自己的学术道路,相信她的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灿烂的明天。

2016/9/6于株洲家中

阅读次数:9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