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又叫狮城,取名于周广顺三年(公元953年)铸成的铁狮子,铁狮子又名镇海吼,它是古代沧州人民反抗暴虐、寻求自由的精神象征。有诗曰:

铁骨忠魂沧州神,守土望海镇乾坤。天旋地转志不移,雄师壮美万里闻。

风烟千年,如今的铁狮子只剩下了观赏价值,另一头活狮子却又吼出了历史的强音。他叫郭起真,现在关在沧州的大牢里。郭起真因为发表网络文章被捕,属于因言获罪。他因此成了独立中文笔会的救助对象,成了我的当事人。我为履行职责,两次进入狮城,却一败再败,至今与郭起真高墙相隔,鸿书难传!

就是要羞辱律师!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律师可以会见当事人,家属和其他人一般情况下不能会见,家属会见当事人通常在案件判决生效以后。但是,郭起真案却出现了奇怪的颠倒,持有合法手续的律师被无辜刁难,家属和朋友却能够反复会见。

郭起真的妻子赵长芹女士对我说,她分别于6月24日、6月30日、7月1日见过郭起真,而且,看守所明确透出信息,郭案已经结束禁见,家属每个礼拜六都可以会见。更奇怪的是,甚至郭起真的一个曾经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被判刑的朋友和他的夫人也可以会见,这更是破天荒的奇事了。因为根据中国的法律及监狱的规定,只要郭起真在狱中一天,他的这个朋友都是没有机会见面的。

但是,我作为律师,6月10日——14日带着助手要求会见,被在检察院和国保支队、看守所之间互相推诿(见林晓楠《行走在林冲刺配之地》),7月5日,我再次要求会见,仍然遭遇扯皮、撒谎,不得会见!

我惭愧的对眼巴巴等着我救她丈夫的赵长芹说,我没有办法见到你丈夫,我感到羞辱!

女检察官说:体谅我们吧

7月5日8点,比上班时间提前半小时,我就和助手去了检察院。结局和第一次会见一样,根本进不了大门。交涉到九点半,内勤、公诉处长、副处长的电话像是商量好了一样,统统没有人接。门卫可能看我们不见到办案人不会罢休,勉强接通了一个姓刘的女检察官的电话,女检察官生硬的说:这事你别管!连我们说话的机会都没给,就挂了电话。正无奈,门卫对我们使眼神:内勤来了。

大门口果然进来一个穿便衣的姑娘,我赶紧迎上去,说明来意,姑娘问:上次你们没有联系到办案人?我哭笑不得:你就根本没有跟我们说谁是办案人,我怎么联系?

姑娘带我们进了大门,找到四楼刚才通电话的女检察官,原来她正是办案人。她怎么可以视职务为儿戏,拒律师于门外?我虽然心里感到不快,但还是得跟她交涉,便提出看材料和会见的要求。

女检察官笑容可掬,却温和委婉的拒绝了我的要求。她说:这个案子材料很少,你们开庭以前看也完全可以辩护,不会误事。

这个理由显然很荒诞,她一个公诉人,怎么可以为我们辩护人作判断?为了减少冲撞,我没有坚持非要看那些逮捕证之类的程序性文件(在这个阶段,我们不能要求看口供),但是坚持要一份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因为这份文件是检察院起诉的蓝本,将清晰表述国保支队掌握了何种事实证据、依据什么法律条文要求对郭起真起诉。最重要的是,这份文件是表示案件已经移送起诉的“证据”,有了它,看守所将没有理由再要求检察院盖章才可会见。

没想到这个要求也被拒绝了,女检察官这次表现得有些无奈,她说,文件还需要修改,而且,案子也退查了。部分卷宗已经退回国保支队了。最后,言辞恳切的要求我们理解她。她说:这个案子特殊,你们体谅我们这些办案的吧。

我见她词意不坚,知道她手里肯定有“起诉意见书”。于是慷慨激昂:

“刘检,真正应该被体谅的是我们啊。我们上次从青岛来,住了4天,连你的面都见不到,看守所百般刁难,让我们无功而返。这次我们再来会见,我们不要求您非给我们盖章,因为没有那个规定,但是,如果您不给我们一份《起诉意见书》,看守所就会说我们不能证明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我们还是不能会见,白跑一趟。但是这一次,我们不能这样白跑了,我们上次没有见到,郭起真的妻子和朋友却在看守所里见到了郭,这不成了笑话了么?能见的人见不到,不能见的人反而见到了,这不是明摆着羞辱我们律师么?”

女检察官对这番话没有感到意外,她说,我们这里的律师,一般案子在审查起诉阶段都是可以见到的,涉黑涉毒的案子会见就难一些,这个案子其实也有特殊性。

我反驳:案子特殊我们理解,但是不能歧视我们呀。一般案子当事人家属也是不能见的,但是郭案却让见了,我们根据规定完全符合条件会见,却千方百计刁难我们不让会见,这不是歧视么?这简直就是羞辱我们外地律师呀。

女检察官沉默了好久,给我们倒了一杯茶,最后好像下了决心,把《起诉意见书》给了我们。但是她也叮嘱我们,案子宣判以前,文件最好别泄露出去。我虽然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看她为难,还是答应了她。

看守所警察说:我们不管刑诉法

我和助手立即赶往看守所,把律师证、会见函、委托书以及这份起诉意见书交给上次的那个年轻看守,他看了看《起诉意见书》,问:怎么介绍信是这个样子?

我说,检察院只能提供起诉意见书,以证明案子到了它那里,进入了审查起诉阶段,不能提供什么介绍信,因为那没有法律依据。

年轻看守没有话说,坐在后面的一个上了点年纪的警察说,这个案子没有换押,仍然属于在国保支队手里,你们要有国保支队的手续。

我反驳他:我刚刚从检察院过来,案子6月16日就移交到了检察院,有起诉意见书为证,你说没有换押,我们怎么知道?

老看守说:我不管。没有国保支队的手续,我们不让见。这个案子是什么性质你应当清楚。

我大怒:你不这样说我还不提了,案子性质特殊,怎么家属可以会见,律师反而不能会见?你们执行了什么标准?

老看守:家属会见跟律师会见是两回事,两个概念。家属根据需要,经过批准可以见。

我更火:你这是公开羞辱我们律师,根据刑事诉讼法,你看守所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们律师会见!该见的不让见,不该见的反而能见到,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特殊性?明摆着欺负我们律师。

老看守:我们不管刑诉法。

我大惊:原来你们这里不执行刑诉法了?

老看守自觉食言,扭头走了,不再理睬我。

我大声喊:你们是决心不让我会见了,对不对?

另一个看守:除非你拿国保支队的手续来。

我自觉再说也是白费口舌,带着助手去找国保。

国保支队长说:我不会撒谎

国保的大门好进,我亮了一下律师证,就堂皇进入,直闯四楼支队长办公室。

敲开门,支队长召集一屋子便衣警察在开会。但他只让我等了3分钟,就散会接待我。

见我带了个男助手来,他开玩笑说:这次换助手了?我说我有好几个助手呢。

支队长笑容满面:你上次带的那个小姑娘写的文章我看了,他们下载了给我看的,把我写得还不错嘛。

我不置可否。

支队长继续说:但说我们跟踪就过分了,哪有那些事呢。

我解释:跟踪一事,有好几个方面的反馈,不是猜测。赵长芹、郭庆海等见到我们的人,事后都说遭遇跟踪了。

支队长:这次来有嘛事?

我说:我们到检察院问过了,案子退查了,现在你们手里,看守所说要有你们的手续才能会见。

支队长打电话询问,然后说,没有退查。

我感到好笑:这种事我怎么能开玩笑呢。检察院我们刚刚去过,检察官明确说退查了,部分卷宗也过来了。看守所也印证了这个消息。

支队长再打电话,把办案的大队长叫过来了。

支队长:案子退查了没有?

大队长一脸无辜:没有。

真是活见鬼!我说:我有三个渠道证明案子退查了。第一、綦彦臣6月30日会见郭起真的时候,郭说又由公安来提审了,案子退查了。綦彦臣还发文章认为检察院不愿意趟这汪浑水,案子有希望。第二、检察院说退查了。第三、看守所也说案子没有换押,还等于在你们这里。

大队长解释说:是不是在中间环节?案子退查,卷宗流转要经过内勤。

我说:不可能这么久,你们6月16日移送起诉,现在都7月5日了,快20天了。再说,检察院退查一定在6月30日之前,否则你们不会提审,郭起真也不会知道,綦彦臣也不会把信息发出来。

支队长又把话题扯开:其实我们上次谈得挺好,我们的大的方向没有分歧,都是要维护国家利益和法律尊严的嘛。

我说:对。其实我对您支队长印象也不错,我们很谈得来。我其实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坚持认为,郭起真走到今天,有外部的客观原因。我们的某些机关对他不公,导致他从一个上访维权者变成一个异议分子。这个基础事实我们不能无视。

我还分析了其他的原因,最后我说,我们可能只是在法律认识上有分歧,我们会做一些技术性辩护,我很希望我们律师能跟你们司法机关协调好,妥善处理好这个案子。

大队长插话:你那个小姑娘的文章不像律师写的,她在文章结尾把一些技术性操作上升到制度层面抨击,不妥吧。

我解释:她确实还不是执业律师,只是助理。其实我们都应该注意,现在国际媒体密切关注这个案子,任何技术性的失误都可能损害司法机关的形象,损害国家的形象啊。

我把话题又拉回来。说,支队长,你给我们想想办法,让我们今天会见一次,我见不到当事人,国际舆论对我国的司法形象不利啊。

支队长见无法搪塞下去,就说:真的不在我们这里,看守所那样答复是不负责任的,我不会撒谎的。

我见这位和蔼的长者一脸诚恳,内心被扯得生疼,他虽然是个秘密警察头子,但从面相上看,和蔼可亲,谦恭有理,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酷吏。当着我这位晚辈的面,他说出这种话,需要多大的勇气?要忍受多少内心的折磨?我多么愿意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或者他自己相信是真的,这样,他的内心是不是会好受一点?

见我不语,他又进一步说:即使真得到了我们这里,我们也不能让你见,我要请示我的领导,由他们决定是否让你会见。我有个建议,一旦这个案子过来了,我就请示领导,及时通知你会见,我知道你的电话,你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实实在在你的话,明明白白你的心,不让我见郭起真是你们的既定方针,我还能怎么样?

我连愤怒都无力表示了,我说:我接受你的建议,但是,我要到省厅去反映,你们歧视我们律师,你们羞辱了我的职业,你们执行了双重标准!

支队长表示理解。我们握手告别。

带着助手走出公安大楼的时候,我对苍天无声喊:

律师,你是个屈辱的职业!

律师,何辜要生在中国!

附:1、郭起真儿子给父亲的信(节选)

爸爸您好:

在我心目中,爸爸,您永远是正义的,光荣的,我为有您这样的爸爸而自豪。

爸爸,您被坏人诬陷而坐牢,我知道你的委屈。我和妈妈最担心的就是您的身体,您的那条伤腿,生怕您不爱惜自己。爸爸,您让我和妈妈放心,好么?

爸爸,您在里面一定要吃饭,不吃饭会饿坏身体,中了坏人的奸计。要吃好的,别心痛钱,缺钱了我和妈妈会给你送去,有胃口时,要多吃一点,气死那些心存诡诈的人!

爸爸,您不知道我多么想您,我是您的儿子,你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坐牢,为自由和民主、为正义和公平而坐牢,我虽然不太懂你的事业,但你让我感到骄傲。我也决不会让你失望,我会长大,我会继承你的事业。

爸爸,我要你坚强的活着,我和妈妈永远支持你,等着你,爱着你。

你最亲的儿子:郭亮

2006年7月1日

首发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