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有些人喜欢把事情搞个“明白”,好从中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当然还不仅仅如此,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希望编造一些事情来为自己辩护或者来发泄和攻击。

我的小说《记录材料》就遇到了这类情况【注】。毫无疑问,小说的内容是一个真实的经历,除去主角的名字是音同字不同之外,几乎是任何一个情节都是真实的,都是在我(小说中的贺勇全)与他(小说中的胡克实)之间发生的事情。显然,胡克实已经读过了我的文字,于是又编造出新的内容。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再写下这段文字,也就是我已经没必要再为这样的人隐恶了。胡克实真名叫胡可思,有时为了自大,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胡可师。他曾参加1979年的上海民运,之后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书的事情。关于他的早期详情,我想大家可以从范似栋先生《老虎》一书中读到,我也懒得再费笔墨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