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七:吴丽辉

Share on Google+

吴丽辉那天,从学校放学回家,母亲告诉我,你回来晚啦,吴丽辉刚走。我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反问了一句,吴丽辉?不可能吧!父亲在一旁接过话说,怎么不可能,人家比你懂事多了,都过去这么多年,还晓得过来看一下。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十几年的事情了,彼时,吴丽辉在湘潭读大学,不知从什么人嘴里听说我的父亲得了尿毒症,所以趁着周末放假,过来探望一下。大约还有其他事情,她没有来得及等我放学回家,便又匆匆赶回了学校。我错过了和吴丽辉分别十年后唯一一次见面的机会。

吴丽辉是我小学同学兼邻居。短发、瘦高个、爱穿红衣服、走路风风火火,完全一副假小子的模样。跟其他的男孩子不同,我有着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的同样爱好,譬如跳房子、踢毽子、跳橡皮筋,还譬如抛乒乓球捡军棋——有段时间,只要吃了晚饭,筷子一丢,就跑到吴丽辉家里吵着要跟她一较高低,仿佛着了魔一般,不赢个三五局决不罢休。除此以外,还喜欢收集贴画,我爱翁美玲,她崇拜刘德华。于是,每每见到刘德华的贴画,我都下意识地剪下来,夹在笔记本里,等多存了一些,再一次性拿给她。这个时候,她便会露出惊讶的神色,继而开心得大笑。再大一点之后,迷上了看小说。我读金庸,她读琼瑶,完了再在一起讨论书中男女主角的悲欢离合。这其实有点扯,金庸与琼瑶,画风完全不同,真不记得当时怎么讨论的,大概彼此都是自说自话、自吹自擂吧。

童年的时光虽然快乐,但又是那么的短暂。临近小学毕业,因为父母工作的变动,我离开了工厂生活区。不知什么原因,吴丽辉没有和其他同学一起过来送别。大概,她不愿意让自己的伤感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又或者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发车时间。所以,直到最后发车时刻,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一股莫名的心酸瞬间涌上了心头,成为我多年之后久久挥之不去的心结。

虽然先头的几年,我们通过书信来往,继续保持着联系,延续着友谊,但时间如一把飞刀,不断削去了彼此的耐心和热情。大约三四年后,我们的通信便逐渐中断——即将临近的高考,繁重的学习任务,使得她的回信间隔时间越来越长,内容越来越短,最终也再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了。

我却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吴丽辉,已经由一个假小子蜕变成校园女神。一首小虎队的《蝴蝶飞呀》被改编成《吴丽辉呀》,成为整个子弟学校初中部男生都能脱口而出的神曲,“吴丽辉呀,就像童年在风里跑,感觉年少和彩虹比海更远比天要高;吴丽辉呀,飞向未来的城堡,打开梦想的天窗让那成长更快更美好。”吴丽辉成为这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是我没有料到的,大概正应了那句老话,女大十八变吧。据说,当时吴丽辉课桌抽屉里每天都能收到好几封情书,在那个年代,表达爱意的方式和渠道不多,写情书不仅直接,而且浪漫。大概从小营养不良的缘故,张化天生脑壳大,身子小,同学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化脑壳”。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也恬不知耻地给吴丽辉写了一封情书。我问他结果如何?他支支吾吾,说,这个,这个,当年不像现在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所以被拒绝了。听到此,我禁不住哑然失笑。

尽管没有了书信联系,吴丽辉的消息通过其他同学的传播,还是不绝于耳。先是读了研究生,之后去了成都一所高校当英语老师,再之后去了广州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做翻译,最近这段时间,又听说她定居在了南京。她真的就像那首歌所唱那样,“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不知能作几日停留……”遗憾的是,无论她去往什么地方,都始终没有传来结婚的讯息——即便是舒淇,等了二十年,也等到了冯德伦。吴丽辉难道也要等二十年吗?想想都觉得有点可怕。但爱情偏偏就是如此,你只能等,强求是强求不来的。其实,某一年,吴丽辉差一点就和一位男同事结了婚,但最终还是因为缘分不够,未能走到爱情的幸福码头。

大概,这也是神的旨意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丽辉成为了虔诚的基督徒。《以弗所书·第三章》:“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对此,我是非常疑惑的,吴丽辉如此虔诚的信仰耶稣,神为什么至今不肯充充足足地成就她的爱情呢?难道神就忍心看着她一个人孤单寂寞地走下去吗?或许我的质疑,有冒犯神的嫌疑,但却是实话实说,希望神不要怪罪才好。

同学聚会那天,我终于见到了吴丽辉。与其他已经结婚并生了小孩的女同学相比,她的确显得年轻许多——长发飘逸、身材苗条、皮肤光滑,远远看去,像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一般。但,毕竟不再年轻,微微上翘的嘴角,不时闪过一丝细微的鱼尾纹。我们没有单独细聊,二十四年未见,彼此早已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倒是其他的男同学格外兴奋,青春时期的女神,青春时期的梦中情人,容颜依旧,美丽依旧,怎么能不让人唏嘘不已呢?很快,她便陷入了男同学们的群体包围中了。

但我依旧看得出来,吴丽辉和当今这个世俗的社会,保持了相当长一段距离的。她不化妆、不做美容、不唱歌、不喝酒、不八卦、独来独往,卓尔不群。真正和她聊得来的,只有教会里少数几个教友。除了工作,业余大多数时间便是研习《圣经》,探索生命的真谛,听从神的教诲。再后来,我发微信问她,听说你对和异性进行身体上的接触特别反感,有什么特殊原因吗?她说,神要求我们婚前一定保持圣洁。

我恍然大悟,现在看来,能跟吴丽辉过一辈子的,唯有神,因为神是非现实的,亦是让人迷醉的梦。

2016/9/7于株洲家中

阅读次数:8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