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著名维权人士陈光诚被当地公安以“涉嫌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拘捕,并定于本月20日在当地法院开庭审理。

今年35岁的陈光诚,幼年因病双目失明,后自学法律,成为当地有名的“赤脚律师”,为维护当地民众的权利,多年来他义务为村民提供法律帮助。为了中止地方政府的一些侵害民众权利的不法行为,如当地政府以权敛财而无视国家政策法律推出的“两田制”,即40%的土地按人口分,60%的土地村里按照每亩240元的价格由村干部转包出租等事,陈光诚先后几次到北京上访,最后通过北京高层出面中止地方当局的非法行径,从而维护了当地广大农民的正当利益。

2005年,陈光诚因揭露临沂地方当局暴力计生侵犯人权的事实而招致地方当局的忌恨。当地政府对陈光诚动用公权先是殴打、绑架、软禁,继而以安排工作、提供住房来利诱。在这一切都没能让陈光诚屈服的情况下,临沂地方当局公然指使当地黑恶势力来包围陈光诚所在的村子,长期骚扰、威胁、限制陈光诚的生活,甚至长时间不让陈光诚走出家门。在如此野蛮软禁陈光诚达半年之久(从去年9月至今年3月)的情况下,于今年3月11日陈光诚被警察带走问话后,外界不知其去向。后来据陈光诚跟见到他的律师说:今年4月2日之前,他是被非法拘禁在沂南县维多利亚度假村,4月2日之后至6月份,他被正式送进沂南县看守所之前,他被数十个他一时也说不清名字的镇政府和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非法拘禁在民警培训中心。期间在3月12日至3月14日,沂南警员还对他实施了酷刑,三天不让他睡觉,为此他曾经绝食绝水,抗议这些警察败类的暴行。直到6月11日,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收到沂南县公安局以“涉嫌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对陈光诚刑事拘留的通知书。

此后北京一批维权律师先后四次奔赴临沂,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争取陈光诚先生的自由。然而临沂地方当局公然违反法制,使出各种卑劣手段来干扰阻止律师调查取证的工作。临沂当局居然抛弃基本作人的信赖,将律师反映问题与求助污为骚扰生活而给予传唤,同时直接纵容黑恶势力在警察局公然抢劫砸毁律师照相机,围殴意欲进村会见当事人袁伟静的律师,通过电话或直接口头对律师发出死亡威胁。这等等不齿于人的丑恶下作行径,当地公安部门都赤裸裸地表演殆尽。面对如此穷尽驴技的阻止律师正当执业的行径,我们断难相信临沂公安是在依法办案。

为了封杀阻止陈光诚的维权行动,山东临沂地方当局使出了一切鬼域伎俩,由先用公权打压,后用黑恶势力阻扰,再用公检法来构陷。应该说他们所能调动的一切资源都已动用,然而在正义与公理前,这一切都是徒劳,这一切都是用山东地方话来说的“孬种”!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临沂当局的“熊样”,除了给文明社会徒增笑柄外,什么也不会收获到。

再过几天就是陈光诚案的开庭之日,从已经过来的事实来看,我们不会对此案的公正处理抱有幻想,但是国内国际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都将拭目以待:中国临沂地方当局怎么样以法律的名义来达成他们打击报复维权人士的阴暗目的。

考虑本案在国际国内的影响,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共当局的最高层一定也了解到了本案,那么此案的判决将不仅仅体现临沂地方当局的意志,而且完全可能代表着中共高层的精神。如此一来,陈光诚案就是又一个检验中国司法良心的典型案例,它必将标示出中国“依法治国”、“权为民用”、“科学执法”、“和谐社会”等高调的实质。

当“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的声音还在回响时,当“胡温新政”的幻影还依稀存在于一些国民中时,当“胡不如江”的评议在与日高涨时,中国究竟何去何从?是退回毛时代还是走向新纪元?国际国内都在静观其变。而陈光诚这种个案最终如何处理就是真正检测一个社会文明与否的标识,因为一切宏大的述事都必需体现于社会生活的具体个案中,同时也只有这些社会生活中的具体个案才能真正检测出宏大论说的实质。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