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讨伐中宣部后,该部即如茄子遇霜,迅速进入垂死状态。去年底今年初来势汹汹的《新京报》事件和冰点事件虎头蛇尾,是中宣部的一段回光返照。中宣部何去何从?这不仅是该部乃至该系统迫在眉睫的问题,也是中共领导层难以回避的问题。

六月五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长文〈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为实现“十一五”规划目标提供强大动力和体制保障〉,署名锺轩理。我认为这是中宣部尝试转型转业,开始为自己寻找出路或后路的讯号。

从此要做良家子

锺轩理,显然应是中宣部理论局的谐音缩写。这篇文章不是该部初出江湖的处女作。早在去年四月三十日,新华社已发表锺轩理〈努力形成人人遵纪守法的社会氛围〉一文。使用如此容易令人联想的笔名,似乎旨在告诉世人,它中宣部从此也要做良家子,不做专司追打新闻自由的意识形态神棍了。据《纽约时报》报道,《人民日报》发表的这篇长文,没有超出胡锦涛的思想半径。如果确出自胡的授意,那么或可看作即便是胡主席,也在为这条意识形态看门狗谋划后路了。中宣部究竟应该怎样退场、善后、安乐死,甚或办丧事?本人作为“中宣部的掘墓人”,本救火须救灭、救人须救彻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要讲究掘墓掘成、埋人埋好。没有新闻自由,就不可能有现代民主社会,而有中宣部中国就决不可能有新闻自由。

让法律管理新闻

中宣部肯定要退出历史。因而我为中宣部思谋出两条光明的死路。第一条是,中宣部主动牵头,制订出一套依法操作的新闻管理制度,抛开人管新闻,让法律制度管新闻,从业人员全部转岗分流。中宣部功成身退,整个系统寿终正寝,中国从此宣告进入新闻自由时代。自己操办自己的葬礼,就像皇帝活就为自己修建陵墓,这是中宣部最光明、最体面的结局。第二条是,沿目前锺轩理的逻辑继续发展,于三、二年内完成由行政单位到事业单位的转变,成为中共党务系统的一个智库。鉴于共产党也不可能长期实行一党独裁的事实,可以考虑一次转变成政府系统的智库,如国务院下属的事业单位一样。当然最好是一步到位,转变成非政府组织类的智库。美国有许多这类机构,可以参考借鉴。这两条光明的死路,也许中宣部诸公及中央上层已想清楚了,也许尚未。如果已经想清楚了,那我这就算野人献曝,聊表寸心,把责任负到底──讨伐它也是爱它嘛!如果尚未想清楚,这篇短文算是向中宣部提出一个关于其后路的建议。

政改的最大包袱

这两条路都是主动选择与时俱进之路,是进取之路。如果放弃这两条路,那么第三条路是什么?我还没有想出来。我现在所能想出来的第三条死路,就不属于光明的死路,而是黑暗的死路,那就是固守僵化思维,继续与新闻自由为敌,继续做意识形态神棍,继续做中华民族精神创造力的杀手。无庸讳言,中宣部有自己独立的部门利益和领导层个人利益,如果说有人倾向选择走这条黑暗的死路,一点都不奇怪。可是,这是一条注定成为共产党政治改革最大包袱之路,是一条不仅自己将不得善终,而且也必将把共产党拖死的黑暗之途。

首发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