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ab%e4%b8%9610

第十章 方舟之城(五)

柳儿和大唐回到了总统府。柳儿被叫到了将军的办公室。将军见她仍然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就说要送她一个惊喜,拉着她进了一个房间。
柳儿一进去就惊呆了。这是一个装饰精美的房间,墙壁是用森林和海洋的图案,天花板上装饰了星空和月亮,地板下面铺设了真正的石头和水草,甚至还有流水和活的金鱼,就像在真正的森林里漫步一样。都是她喜欢的风格。将军打开了衣柜,里面很多件漂亮的新衣服,都是照着她的尺寸做的。
“喜欢吗?这是你的房间。”
柳儿很不好意思地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冷冷说道:“我没打算留下来。”
将军想了想,似乎下定了决心,说:“好吧,如果你真想走,我也不拦你,水晶球在这里,你拿上走吧。”他说着拿出了那个小木匣,打开让柳儿看。
柳儿没有心理准备,一时惊呆了,结结巴巴地说:“真的吗?你真的让我拿走?”
“现在不是在你面前了吗?”
“可是,你不是需要它吗?”
“我是需要它,可是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如果能让你高兴,达到你的目的,我的健康算什么呢?尽管拿去好了。”
“可是,可是——”
“你也知道,我是多么不舍得让你走,如果你能留下来,我会多么激动!”他似乎有些哽咽了。
“我再考虑考虑——”
“尽管考虑吧,我等着你。”他收起了木匣。

柳儿和他一起出了房间,柳儿告别走了。将军拿着木匣想回自己的房间,这时月婵夫人正好走过来。将军心情大好地打招呼:
“月婵!”
月婵夫人停下了:“擎宇,”她叫着他的名字,“听说袁教授又被抓起来了?你干嘛跟一个老人家过不去?他已经写了保证书,以后不要再打扰他了。”
“袁教授?我不喜欢这个老家伙,看着就不老实。”
“他好歹也做过我的老师,你就放了他吧。”
“说到这个,你以后跟他保持距离!我不喜欢你跟他走得太近!”
月婵夫人冷冷地看他一眼,走开了。将军摇摇头。

女侍们可能得到了命令,很细心地照顾她,用全城最好的护肤品给她美容,化妆,给她梳了漂亮的发型,换上她的新衣服,晚上,她就住在新的房间,还有两个年轻的女侍贴身照顾她。
柳儿仍然跟着总统他们排练戏剧,却多了些心事。她陷入了矛盾中。也许她没想到将军是真的爱她,让她尝到了久违的关爱和父爱,她也越来越喜欢将军了。将军也许是有些严厉,可是没有那么野蛮和专制,重要的是对她也有一颗温柔的心。如果她拿走了水晶球,将军的身体可能会陷入麻烦中,如果不拿走水晶球——天啊,她遇到了人生最难的选择,她该怎么办呢?

这天,他们正在排练,将军来问他们排练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舅舅。”
“赶紧排练。三天后我要举行一个大型的舞会,邀请全城的官员和名流都来参加,我希望到时候你们的戏剧能够上演。”
他微笑着看着柳儿。这让柳儿隐隐觉得,这个舞会似乎跟她有关。
总统听说将会有那么多观众,高兴坏了,他向舅舅保证到时一定会准备好上演他的戏剧。大壮向总统建议最后的结局一幕用他们的舞蹈来结束,总统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要求大壮编一段舞蹈并教给他们。这是大壮最擅长的,他很想让这里的人见识见识他们的舞蹈,以此表明他们的族人不是野蛮无知的人。他很认真地带着他们排练舞蹈。

三天紧张的日子过去后,这一个盛大的舞会终于来了。
将军特意为柳儿定制了一套华贵优雅的公主服,上面点缀的珍珠和宝石都是真的。当女侍们给柳儿穿戴好之后,等在一边的,将军拿出了一个首饰盒,他从里面拿出一个项链。
“你看看,像不像一颗眼泪?”
柳儿看到项链下是一颗蓝色的宝石,是水珠的形状。
“像,也像海水。”
“海水?我只在过去留下的影像中能看到它了。”
“你想在现实中见到吗?”柳儿问。
将军却笑了笑,给她戴上了项链,说这是送给她的礼物。然后拉着她往大厅走去。

大厅里早已挤满了城里的名流们。他们喝着香甜的鸡尾酒,聊着天,忽然看到将军拉着柳儿的手进来了,都鼓掌欢呼起来。
将军微笑着向大家点头致意,又大声说:“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重要的事,今天我正式收柳儿为我的义女,以后她就是我们方舟之城里唯一的公主了,这个舞会就是特意为她举办的!等会大家还能看到总统们表演的戏剧。大家尽情欢乐吧!”
下面的人又一次鼓掌欢呼起来。
柳儿惊奇地看着将军,她还没有决定呢。将军却只是对她笑了笑,似乎说他已经替她决定了,而他是习惯于替别人决定事情的。
过了一会,总统们的戏剧就开始表演了。观众们在台下一边聊着天,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将军和姜夫人还有几位客人在一张桌子边坐着,他们一边看表演一边说着话。将军不住地抬头张望,似乎在等待着谁。过了一会,月婵夫人穿着平时的衣服出现了。将军看到她,笑了。
“月婵,你可来了。怎么不穿上我给你定制的礼服?”
月婵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朝大家笑了笑,就立刻收起笑脸坐下了。一个女侍给她送来了一杯她爱喝的鸡尾酒。
“你看大维演的多好。”将军对月婵夫人说。
姜夫人心情并不好,说:“一个堂堂的总统演戏剧,像什么话!”
旁边一个官员说:“总统很有演戏的天赋啊。”
姜夫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戏剧最后的舞蹈让这场戏达到了高潮,所有的客人们都受到了感染,惊叹不已,有的年轻人还上台上一起跳起来,大壮也换上了服装,满意地看着这一切,热情地带着他们跳舞。
这个欢快的舞蹈似乎让将军和姜夫人稍稍有些不安,将军眼光复杂地看着跳舞的人群,月婵夫人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最后舞蹈终于结束了,很多人上台跟大壮握手,跟他说着什么。将军大声宣布:
“这场戏剧太成功了,谢谢我们的导演兼编剧兼演员总统先生!”
客人们都鼓起掌来。
“现在大家可以吃些东西,等会我们一起跳舞。小演员们休息一会吧。”
大家都散开了去吃自助餐。柳儿和大壮他们就坐在一边休息。侍卫们给孩子们端来了果汁。
“大壮,要是你们能留在这儿就好了。”总统说。
“不行啊,我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等到跳舞的时候,柳儿并不擅长跳舞,跳第一个舞的时候只得跟着将军象征性地跳了一会,就跟小伙伴们坐在一起说笑,一边看着跳舞的人群。
将军跟月婵夫人跳舞。一边跳着,一边似乎在说着什么,他脸上的表情慢慢不耐烦起来。忽然,他停下来,抬手打了月婵夫人一巴掌。这个突然的变故让大家不知所措,都停了下来。
月婵夫人捂着脸,看他一眼,疾步走了。
离他不远的姜夫人不满地说:“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打老婆?真有你的。”
将军严厉地看她一眼,说:“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少管!”
姜夫人愣了愣,气哼哼地走了。
将军若无其事地对大家说:“你们继续跳舞,不要停下,我有一点事要处理。”说完,他离开大厅,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他一走,人们陆续离开这里回家。
柳儿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切。
坐在一边沉默良久的柳儿终于似乎下定了决心,她站起来离开大厅,来到将军的办公室前面,敲了敲门。
“是谁?”是将军低沉的声音。
“是我,柳儿。”
“进来吧。”
她推开门走进去,看到将军两手支着脑袋,表情似乎很痛苦。
“将军,您怎么了?还好吗?”
“我不好,柳儿。我需要你陪在我的身边。”
柳儿走到他旁边,心疼地看着他,握着他的手。她犹豫了一会,开口了。
“我想,如果你能在心里放下苏茜,也许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你和月婵夫人也会重新幸福起来。”
“什么?可是我已经放下苏茜了。”他似乎很艰难地说。
“你没有!如果你放下了苏茜,你就不会这样暴躁,紧张了,你仍然在自责。”
“柳儿,柳儿——”他似乎哽咽了。
“苏茜会理解你,也会原谅你,你就不要再惩罚自己,或者惩罚别人了。”
将军的手微微颤抖着。
“还有一件,”柳儿斟酌着字句,“你也应该放下手中的权力,不要再那么劳累了。”
“什么?”将军抬起了头。
“你应该放下权力,带着月婵夫人和大维开始新的生活,等外面的空气正常了,你们也可以走出去散散心,或者到别的地方居住,这样你们就会忘掉过去的痛苦了。”
“你胡说什么?”将军忽然变了脸,“放下权力?谁说的?”
“将军,这个世界快要得到新生了,外面的世界很大,你们不应该待在这个监狱里,你们得走出去,他们需要自由,需要新的生活了。”
“谁说他们需要走出去?外面都是沙漠和污染,不是我的家族保护了他们,他们早就死了。”
“你错了!是他们的劳动才让这个城市运转起来。你们家族只是趁机夺取了权力,你应该把权力和自由还给他们,你们应该走出去,和外面的人联合起来,一起建造一个新世界。”
“胡说!你这个叛徒!我对你这么好,你竟敢背叛我!”
“我是因为爱你才这么说的。”
柳儿话音未落,将军忽然一把掐着柳儿的脖子,使劲地掐着。柳儿喘不过气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他忽然放下了柳儿,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柳儿咳嗽了几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柳儿,不要离开我,不要像苏茜一样抛弃我——”将军在后面喃喃地叫着,“苏茜,苏茜!”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