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而来的,总是寺院,超凡脱俗。依怙主们,守护着西藏流亡社区的每一座村庄,守护着这难得的平安和幸福。走得多了,看不到寺院,我的心,居然空落落的。不过,只要打听,总不会失望的。

Hunsir难民区,尽管不大,却有两座宏伟的寺院:俱德下密院和宗喀却丹。我们首先去了俱德下密院。寺院主持接待了我们,他看上去不足四十岁吧,年轻、精干。他的汉语也很好,他说,他是在台湾学的。他曾应邀到台湾和新加坡教授佛学多年。他说,他的任职就要结束了,还有三十几天。他是被大家选举出来的主持,三年任期制。他说,他被选上的时候,正在新加坡学习英文,他还想回去继续学习英文,拿到证书。所以,任期结束后,他要重新按排他的生活。

我问他,是否有机会被再次选为主持?他说,会有的。接着,就给我们讲解了俱德下密院的一些情况。他说,这里是格鲁派最大的密续道场,也叫下密院,西藏语叫巴丹觉密札仓。巴丹,是一个特别的称呼。在过去的西藏,只有对有传承系统,有法脉,大众公认的大道场,才可以叫巴丹。巴丹是不可以随便叫的,要经过噶厦政府的认定。翻译成汉语,叫俱德。

他说,俱德下密院主要学习密宗,都是完成了显宗学业的人们,打好了显宗基础,才可以进入密续的修行。显密加起来的话,要花上十七、八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的课程。但是,这位主持说,他是跳级生,只花了十四年就毕业了。

进入俱德下密院的学生有两种,主要是三大寺的学生,都是结束了显宗学业后,来到这里的。他们中,有的人去了上密院,有的人来到下密院,这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规则。

他说,我们这边讲的西藏,和中国人讲的西藏,是不一样,我们讲的西藏,包括多、卫、康三地,而中国人说的西藏,仅仅是西藏自治区。这个,差别很大。

后来,我们又去了宗喀却丹,前堪布,也就是堪苏接待了我们。一个从拉萨来的正在寺院教授汉语的女孩子,为我们当了翻译。堪苏坐在读经桌前,宁静、和善,问什么说什么,面对我们时,像是面对亲人。

结束了对Hunsir 西藏难民区的采访,晚上,我来到了SWR火车站。下一站将是HUBLI,那里,座落着西藏三大寺中的另外两个寺院:哲蚌寺和甘丹寺。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