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边走边歇,一直挨到日头西斜,总算翻过了最后一道岭,五道岭。下了岭就是水好地肥的张家圩了。哥仨累得腿肚子都抽了筋。站在岭尖,王六发眺望山下的张家圩,看着那些一排排的比曲水镇少不了多少的青砖瓦房,悄无声息,不见炊烟,看不出张家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垄垄梯次相接的青绿水田泛着光直晃眼睛。终于到了,王六发不知道是喜是悲,走下这座岭,他这“铁匠王”就成了匪了,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钱,还有用血汗还的债都白搭了。早知如此,他何必当初呢,直怪自己脑袋后没长眼睛,就算不出这世道会乱成这样,一个老实的铁匠会成为土匪。

刚走下坡,王六发就猛地看见山路旁从石头里窜一个人影来,把他喝住,把他唬了一跳。人还不到他的半腰高,脑袋上扛着个破草帽,手里捏着个用竹子做的梭标,不打眼还以为大白天撞着鬼了呢。“干什么的?”那小鬼问道。把梭标对着他的胸脯。

王六发楞了,不知道这小鬼玩的是啥名堂。他走路难道碍着谁的事了。正迟疑间,刘癞子从后面赶上来了,喊道:“自已人。”那小鬼认出了他,把梭标收了回去。王六发认出这个小鬼来了,他就是那个在土地庙里要参加红军的小乞丐,看到他残缺的指头,他想起来了,怪不得这么眼熟呢,小乞丐也认出了他,脸羞得红红的。刘癞子走到跟前,对他道:“快去通知苏维埃,就说咱们到了。”话说完,那小乞丐就象兔子一样没几下就窜不见了。

刘癞子对王六发解释道:“这就是为了防备官府偷袭设的岗哨。所有进张家圩的大路小路都设了岗哨。”然后就走在了前面领路。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