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长篇小说《拉萨好时光》)

白烟,从罗布林卡那边,慢悠悠地飘来,飘到半路,就没了,只剩下了灰云,一团又一团地压来,带着白烟留下的气味,固执地穿过又厚又硬的石头墙,进入了我的房里。那是衣服和人体被烧糊的血淋淋的气味,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吉曲河边烧人哪,夫人。”大管家晋美啦进来了。

“他们一家……还……还安全吗?”我急得嘴都歪了。

“老爷还活着,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

“快说呀!”

“被抓进了监狱。还有,夏札老爷甘丹班觉也被抓了,噶厦所有的官员,只要没跟嘉瓦仁波切走的,都被抓了起来,除了几个一开始就跟共产党跑的胆小鬼。”

“没有死?!”我喘过一口长气,“小夫人和孩子们呢?”

“都活着。大炮一停,我就派丹增去了老爷那边。对了,丹增说,他在路上看到好多尸体,大部分都是四水六岗的,也有藏兵的,解放军的,他一个也没看见。后来,他们把那些尸体都拖到罗布林卡南围墙那边,烧了,烧了七天哪。”

“幸好衮顿离开了。”

“什么都没拿走,布达拉宫地下的那些金砖,都留下了。”

“只要衮顿安全,就比什么都强。”

“中国的大炮,直打到罗布林卡首席噶伦的宝座上,警卫喇嘛在屋里被打死了。”

“唉——”

“小昭寺那边也死了不少人。僧人们本来在上边,看起来挺有利的,可只花了两个多小时,地上就铺满了古修啦的尸体。那些吃人的汉狗,在下面,也能射中我们的脑门,中邪了!”

“召集大家!”我的声音从没有过的响亮,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晋美啦点点头,走了。一会儿,上下佣人都陆陆续续地来了,在我面前站定。

“听说,在安多,那些吃人的汉狗,找我们的仁波切、朱古开会,去了以后,不少人都没有回来。而在康省,他们比赵尔丰的军队,还要毒,毒上千百倍。不仅抢占了头人的财产,听说,还把无辜百姓绑在狂奔的马后,硬是拖死、开膛破肚、分尸、绑住手脚丢进冰水,因为他们高喊了‘达赖喇嘛万岁’!……听说,在岗波扎西将军的带领下,四水六岗组织起来了!

“对了,解放军甚至威胁衮顿的安全!今年的默朗钦莫,在桑颇家的房子上,他们用机枪对准讲经场松却热。在布达拉宫到祖拉康的路上,从工委的雕堡里,伸出了数不清的机枪,个个对着马路,因为衮顿要经过那里!所以,当中国人请衮顿看戏时,所有的拉鲁廓巴、八朗雪巴、拉萨哇、雪巴,也就是说,所有的博巴,都奔向了罗布林卡,保卫衮顿的安全!当然,你们中的很多人也都去了。那些早就准备好的解放军的大炮,有条不续地向我们开了火!我们的人死后,像狗一样,被托到吉曲河边烧了,连个超渡的机会都没有。

“迟早,我们还要和他们打仗,如果你们愿意,现在,可以找岗波扎西将军,加入四水六岗!也可以追赶衮顿,去印度!我都支持!带上你们用得着的东西,走吧!”

“我不离开您,到死也不离开您,您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格卓小声地嘟嚷着。

我突然摊软了,像是所有的筋骨都在瞬息之间被抽走了,没有了支撑,要不是格卓及时地扶住了我,我会一下子变成一堆肉的。我深呼吸起来,求我的骨,回到我的身体。差不多用了一劫那么长,格卓才帮我挪到了佛堂。对着衮顿,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画像,我坐下了。这里,是我每天读经的地方。在这里,每当达赖喇嘛的长寿经从我的口中诵出的时候,血液就会通畅起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