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去赴约,可有个约定,从家里到沙坪坝。我不是为事务,也不是为交际,更不是为爱情,我只是一个心愿:去凭吊近三十八年的死者,当年他们正年青,一切都刚开始。

听说重庆沙坪坝区公园有“红卫兵墓”,惊愕之后就有心约。

一路上车水马龙,立交桥下车辆拥挤,车窗外已似曾相识,多年过去了,外面已是一条新路。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