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篇小说《拉面者》写的是八十年代未政治环境的转变,人也随着扭曲了的故事。在这小说里两个人物互相喝酒倾诉,但还有一双无形的手拉扯着他们的肉体,那就是中国人的政治生活。

其实我们的一切举止都处在党的规范里,党盯着每个人的思想。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控制下,中国人充分发挥了“物竟天则”的原理,为了不死,人人都脱变为自己的精神警察,检举揭发自己,承认自己是小我,国家是大我的人,甚至把自己送到党的屠刀之下的人比比皆是。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