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八:张化

Share on Google+

%e5%bc%a0%e5%8c%96张化进来的时候,我愣了老半天。因为我没有想到,同事老吴口里说的中专同学,居然就是我的小学同学张化。张化也一下子认出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和天下”,弹了一支递给了我,说:“老同学,想不到是你!”我并不抽烟,但眼看着是“和天下”,觉得试一支过过瘾也是好的,要知道,公司除了董事长,其他的人还真没有资格抽这么高级的烟。结果,只吸了一口,我便被呛得只咳嗽,张化立刻看出来了,说:“真是个好同志呀,连烟都没有学会抽!”我有点不好意思,脸一红,说:“我也想学咧,但硬是学不会。”

紧接着是点菜,点完菜张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饭店的酒怕是喝不得,我车里有瓶五粮液,现在出去拿一下。”说完,他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串车钥匙,没错,是丰田的标志。看样子,张化发达了。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小学时候的张化,家里是比较穷的。或许是经常吃不饱,营养不良的缘故,他不但身材比同龄人矮小,脑壳也比同龄人要大。这样的体型,远远看上去,好像后来那部著名动画片《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里的大头儿子。甚至,我高度怀疑,这部动画片的原型就是来自于张化。所以,同学们就给张化取了个外号叫“化脑壳”,意思就是脑壳大,聪明。张化的聪明主要表现在音乐方面,一首流行歌曲,一般人听完还没有回过味,张化却能一字不漏地哼了出来。尤其让人称奇的是,张化从未学过英语,小虎队那首成名曲《青苹果乐园》流传过来后,他居然能把其中的英文歌词“What’s your name”和“Don’t you know”唱得字正腔圆。如果不是家庭经济条件所限,张化无法接受正规的艺术指导和专门的艺术教育,我相信,张化其实是可以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取得好成绩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张化和小唐的情况一模一样。具有罕见体操天赋的小唐,同样也是因为缺乏正规训练,只能野蛮生长。

至于现在,眼前的张化,俨然一个精明老成的生意人。他自称中专毕业后,按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先是顶了父亲的职,进了厂里的销售部做销售员,几年后,厂子垮了,就跑到娄底开了两家公司,一家是贸易公司,专门为省属某大型国有企业供应燃煤,另一个家建筑装饰公司,主要提供家庭装修服务,都还不错,业务蒸蒸日上。

酒过三巡,两瓶五粮液便见了底。我滴酒不沾,一直暗中观察着张化,果然是“酒精考验”的老司机,一杯接一杯,脸不红,心不跳。倒是我的同事老吴脸色越来越难看,只几杯下肚,就摇摇晃晃支撑不住了。今天的饭局是张化为了进入我们公司的供应商行列,而打的一次前站。我知道,如无意外,老吴会把张化引荐给采购部门的一把手,这个一把手据我所知是老吴的表兄弟。这便是中国生意场的潜规则,由此看来,张化已经深谙其中三味。

公事很快就谈完了,张化又说一起去洗个脚,于是,进了饭店附近的一个足浴城。其时,足浴刚刚在株洲兴起,价格较贵,并不属于平民消费,但张化看上去轻车熟路,可见为了开拓株洲市场的业务,他前期是做了大量铺垫工作的。他帮老吴开了个单独的贵宾房做全身按摩,和我却只开了双人间洗脚。他说:“老吴喝醉了,让他一个人放松放松,我们多年未见,一起洗个脚方便聊天。”

先是聊辉哥。他说:“辉哥真是可惜了,读书的时候,那么多男同学都喜欢她,她却一个都看不上,结果现在成了老姑娘啦,怕难得嫁出去了。”

我说:“当初你怎么不追她?”

“追了,我还写了情书,你是晓得我那文笔的,为了写好那封新书,我熬了大半夜,一本《情书写作大全》都翻卷边了。”张化万分感慨。

我问:“结果呢?”

“结果是第二天上午把情书送过去,下午就退了回来,只留下五个字的回复,‘我们不合适’。”说到最后这句,张化夸张地张开左手,每念出一个字,就伸出一个指头。

我说:“其实你真的不合适,辉哥是信基督,你多半是不信的,既然不信,就很难跟辉哥走到一起。”

张化笑了笑,说:“如果她接受我,我还是可以信的嘛。蒋介石为了娶宋美龄,不一样也改信耶稣了?”

我没想到张化居然知道蒋介石的这段轶事,一时也不好反驳了。话锋一转,问他是否知道小唐的情况。

“你问小唐,那是问对人了,小唐现在混得蛮可以,是省城有名的包工头,好多高速公路都是他修的。”

“那不错嗳,你们经常联系吗?”

“经常联系,从读书到现在,都没有断过,我记得他在长沙读书的时候,身上只有十几块钱,却和小毛一起跑到娄底找我玩,我包吃包住好几天,最后送他们回去的时候,把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都给了他。那个时候我的生意才刚刚起步,但比他们两个学生的条件还是要好些。”说到这里,张化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

“你还是蛮讲义气的。”我半是调侃,半是奉承道。

“那是的,都是老同学,当然要互相帮衬。”说到这里,张化咽了一下口水,说:“还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小学毕业你离开没多久,也就是初中一年级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样子,班里搞了一次活动——去韶山参观毛主席的故居,需要缴纳旅行费40元。当时家里穷呵,实在交不起,我难过得要哭了,幸好小羊发起了捐款的倡议,班里每个同学都捐了款,我这才得以顺利出行。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暗中发誓,只要是同学的忙,帮得了的,我就一定会帮。”

我点了点头,说:“懂得感恩的人,一定会有好报,你看,如今混得这么好,让人羡慕哩。”

“哪里,哪里,都是朋友们关照,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嘛。”张化感慨道。

再次见到张化,是在同学三十周年聚会上。十几年不见,他反而显得比上次见面更加年轻。很新潮的格子衬衫,白得晃眼的休闲裤,二八开的小分头,乍一看,像个小满哥。这一次,他身上的文艺细胞被发挥到极致,既是晚会的主持,也是宴会的主持,还是舞会的主持。说学逗唱,插科打诨,把全班同学逗得肚子都笑疼了。这让我想起省城某个夜总会里的节目主持人,幽默、风趣、举手投足都充满了搞笑元素。

原本以为,张化这样有钱而富有情趣的男人在外面必是受女孩子欢迎,认识一两个所谓的红颜知己也不足为奇。不想他对家庭却是极其忠贞的,虽然满嘴黄段子,却没有哪一次付诸真实行动,小唐好几次说要给他介绍几个美女,他都坚决予以拒绝了,说:“我是有家庭的人,不能在外面乱来哩。”

我忽然想,张化多半是怕老婆怕得要死。因为很多事业成功的男人都是怕老婆的,瞅着聚会轮流敬酒的空档,我把喝得半醉的张化拉倒一边,问他:“你是不是很怕老婆?”

“乱说,哪个怕老婆了?在我屋里,我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张化把眼睛一瞪,紧接着说:“你别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我老婆证实。”

我当然不可能打电话给他老婆,摆了摆手,说:“你不要激动,我信,肯定信。”

然而,戏剧性的结果却是,全体同学晚上在卡拉OK唱歌,我在卫生间接大手,听见一个声音,格外温柔和甜蜜,“老婆,我发誓,绝对没有什么老情人,只是普通的同学聚会,要是有老情人,我就天打五雷轰……”

我差点噗嗤笑出了声,没错,打电话的人就是张化。

2016年9月8日于株洲家中

阅读次数:1,0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