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九:尹贝贝

Share on Google+

%e5%b0%b9%e8%b4%9d%e8%b4%9d我跟尹丹丹到底还是离婚了。

我们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坦白说,对于这段婚姻,我的感觉很差劲,从头至尾都非常的压抑。我这么说,可能会有人反驳,既然感觉这么差,当初干吗要结婚?是呀,当初干吗要结婚?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跟丈母娘尹贝贝有很大的关系。

丈母娘尹贝贝是个弃妇,她的老公,也就是我至今未谋面的丈人,大约在她三十六岁的时候跟一个很有钱的女人远走高飞了,连离婚证都没来得及办理。很自然的,没过多久,他们的女儿彭丹丹被改随母姓,也就是后来的尹丹丹。当然,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尹丹丹,也不知道世上还有个叫尹贝贝的弃妇。我认识尹丹丹是在尹贝贝守活寡的十二年以后,当时我二十四岁,尹丹丹也是二十四岁,俩人加起来的年龄正好与尹贝贝的年龄相等——四十八岁。不仅如此,更有趣的是,我的生日与尹贝贝凑巧在同一天,都是12月1日。以前,我觉得12月1日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日子,不仅是我的生日,同时还是世界艾滋病日以及革命前辈朱德元帅的诞辰。自从那天得知尹贝贝的生日也是12月1日的时候,我觉得12月1日的意义已不能用“重大”来形容了,而应该用“史无前例”。就好象某些报纸杂志形容“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一样。

我之所以能够认识尹丹丹,进而再认识尹贝贝,关键是因为我的女同事张小芳。张小芳是个很丰满的女人,我说的丰满不仅仅是指她的胸部,她的腹部、臀部、臂部、腿部都一样的丰腴诱人,这在满大街骨瘦如柴扭着猫步的女人堆里,煞是起眼。老实讲,我跟台湾的李敖大师不一样,李敖大师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他喜欢的女人是瘦、秀、幼类型的,并且还特别强调,胸部要越小越好。我觉得李敖大师很变态,都七老八十了,还想着找幼女,给后辈开了一个坏头,带了一个坏榜样。所以,我喜欢丰满的女人,就好像张小芳那样。我曾不止一次地幻想与张小芳做爱时候的场景,甚至用手机偷偷拍下她的照片,然后躲进厕所里自慰。可是,当我鼓起勇气约张小芳晚上出来唱卡拉OK时 ,她一口就拒绝了,拒绝得很彻底,她说,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连我的主意也打!要是我老公知道了,不一枪崩了你才怪哩。张小芳的老公是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见过,不但长得像座黑铁塔,腰里还别着一把乌漆漆的六四手枪。我知道她老公的枪是不敢乱开的,但随便找个理由(譬如打麻将赌博)把我拷进去关几天,那滋味肯定不会好受。所以我只好说,你不肯牺牲自己,那就介绍别人嘛,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女人了。

于是就介绍了尹丹丹。尹丹丹也是煤气公司的职工,但与我不在同一个分厂。我们煤气公司一共有三个分厂。其中炼焦分厂负责生产焦炭,化工分厂负责生产化工原料,机动分厂作为辅助生产部门,则主管设备的维护与检修。我隶属于机动分厂,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仪表的维护,说白了,就是所谓的仪表工。至于尹丹丹,则是炼焦分厂的皮带工——当然,这里的皮带指运煤、运焦炭的皮带,而不是什么腰里系着的皮带,关于这一点,得解释清楚,以免造成一部分读者误会,还以为煤气公司也生产系裤头的牛皮带。

其实,煤气公司上下也就千来号人,没结婚的女青年屈指可数,我很奇怪自己怎么没听说过未婚女青年尹丹丹,便问张小芳是怎么认识她的,张小芳说是在炼焦分厂女澡堂里认识的。我说难怪没见过了,原来是那个鬼地方。张小芳很喜欢上班时间洗澡,几乎每天要洗一个,不管春夏秋冬,雷打不动。而尹丹丹也是如此,所以,时间长了,俩人就成了好朋友。然后,张小芳以少有的嫉妒口吻向我描绘了尹丹丹高挑而又苗条身材,说,真是天仙女下凡呢,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这样的妹子窝在炼焦分厂真是浪费了,应该去做模特,再不济去市电视台参加选美,捧个冠军的奖杯回来也成。

记得已经死去的作家王小波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根据我的生活经验,在中国这个地方,有些人喜欢受惑宣传时那种快感;有些人则崇拜蛊惑宣传的力量;虽然吃够了蛊惑宣传的苦头,但对蛊惑宣传不生反感;不唯如此,有些人还像瘾君子盼毒品一样,渴望着新的蛊惑宣传。我觉得,张小芳的话就是一种蛊惑宣传。本来我是不大愿意跟尹丹丹见面的,因为我觉得俩口子同在一个单位很没意思,知根知底,私房钱都没法子存。但张小芳却极有耐心,在拒绝与我唱卡拉OK之后的第二天起,几乎每天都要向我报告尹丹丹在澡堂子里的表现,譬如她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穿什么牌子的内衣,抹什么牌子的香皂,她的乳房是大还是小,她的屁股是塌还是翘……甚至,某天尹丹丹来了例假也要向我汇报。起初,我觉得张小芳很无耻,她把一个未婚女青年的个人隐私全告诉了我这个毫不相关的男人,这说明她的道德的确有点败坏,但仔细一想,她也是为了我好,她知道我每天拿着她的照片上卫生间自慰,很伤身体,所以才不顾一切地对我进行蛊惑宣传。自然,这样的宣传没过多久,我便投降了。我说,你把她吹得那么好,简直可以算得上西施转胎,貂蝉再世,那我就跟她见见吧,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对不上眼,我立马走人。

见面的的结果,自然是对上眼了。虽然尹丹丹还没有夸张到张小芳所吹的 “此女只应天上有”的地步,但事实上也差不多了。我觉得,一个国有企业的仪表工,能找到这么一个漂亮姑娘做老婆,也算是上辈子积了德。而尹丹丹对我似乎也很满意,仪表工段唯一的本科生,分厂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再努力几年,捞个工段长干干也并非难事。虽然工段长论级别只是小小的股级,但怎么说可以管三四十号人,在国有企业里,威风得紧。

不过,我与尹丹丹交往没多久,问题就出来了。原来尹丹丹患有严重的性冷淡,不管我在床上怎么爱抚,尹丹丹就是提不起神来,整个一木头人似的,僵硬、呆板、冷血、无趣。这样问题就比较严重了。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如果连起码的性生活都不能和谐的话,其他的事情,就更难和谐了。虽然尹丹丹很漂亮,身材也很棒,但如果这些不能给你带来生理上的愉悦,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本来我想找个机会跟尹丹丹好好商量,要不去医院看看,要不就分手。但每次谈到这个问题,尹丹丹不是说有重要事情先出去,就是突然肚子疼要上厕所。很明显,她在刻意逃避。我觉得这就很不尊重人了,不管怎么说,尹丹丹应该要给我一个交代。

然而,尹丹丹最终并没能给我一个交代,倒是她的母亲尹贝贝在12月1日那天,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上她们家吃晚饭。当时我并不知道尹贝贝的生日也是12月1日,只是觉得跟尹丹丹好歹也在一起半年了,我应该去见一见她的母亲,顺便也可以跟她母亲商量一下去医院看病的事情。因为既然尹丹丹不想分手,那么去医院治病是目前拯救情感危机最好的办法。她母亲是过来人,熬了这么多年,一定明白其中的道理。

那天的晚饭很丰盛,跟尹贝贝一样,花样多,油水足。我这么形容尹贝贝似乎有点过分,但事实的确如此。尹贝贝跟她女儿恰恰相反,整个一水桶腰,矮墩墩的,跟电视剧《水浒》里面的王婆一模一样。尤其夸张的是,硕大的脸盘,不知道涂了些什么化妆品,绿油油的,真让人替她感到难过。但是,不得不承认,尹贝贝炒的菜绝对一流水准,例如那盘爆炒牛肚丝,又香又辣,脆嫩无比,比外边五星级大酒店里的厨师都要做得好。吃完了晚饭,我更坚定了与尹丹丹继续发展下去的想法,我不想失去这么一个会做菜的丈母娘。于是,饭后,我找了个理由将尹丹丹支开,跟尹贝贝说了要她带女儿去医院看病的意见,并再三强调,如果不把病治好,我宁愿不吃您炒的菜也要分手。尹贝贝很惊讶,她说她真没想到女儿居然还有这种毛病,她认为我的建议很对、很及时,过几天一定带女儿去医院看看,相信医生一定有办法治好。我没想到尹贝贝如此通情达理,我对她的好感也就更进了一步。接下来,例行公事,尹贝贝问了我家里的情况,知道我的父亲两年前因病去世,家里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妹妹,她觉得很意外,同时也很感慨,说,没想到你们家里跟我们家里差不多,都是孤儿寡母的,日子肯定过得不容易。我说还行,幸好母亲每个月几百块钱的退休工资,另外还在生活小区开了家麻将馆,好歹也能挣几个钱。尹贝贝很高兴,说,那咱们家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等尹丹丹把病治好,你们就早点结婚。我说,行,有阿姨这句话就够了,反正也不差那一天两天。本来我自己也差点把生日的事情给忘了,但没想到就在我准备回家的当口,尹贝贝象变魔术似的把一盒脸盆大小的生日蛋糕摆了出来。尹贝贝说,今天阿姨过生日,你也过生日,来,咱们三个把这盒蛋糕消灭掉。我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么大盒蛋糕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喜的是自己居然跟未来丈母娘同一天生日,那以后的生日一定会一年比一年过得精彩。印象里,母亲极少给我买生日蛋糕,顶多在生日那天煎两个双黄鸡蛋,后来升级,也不过是鸡蛋变鸭蛋,两个变四个。所以,我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暗自流下幸福的眼泪。

也就从那以后,尹贝贝开始不停地叫我去她家吃饭。起初,只通过尹丹丹叫,后来可能嫌麻烦,干脆就直接打我的手机,叫我下了班就上她家吃饭。刚开始,我还挺乐意的,毕竟尹贝贝的厨艺比我妈高多了,我去她家吃饭,既饱了口福,又减轻了母亲的经济负担,正可谓两全其美。但是,随着次数的增多,频率的增加,我就渐渐感到有点烦了。虽然吃一餐饭花不了多长时间,我也并非什么日理万机的重要人物,但怎么说也还是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做,譬如上网下象棋、去朋友家打麻将、上酒吧泡MM——都不是什么正经事,却能舒缓一下日间紧张的工作压力。因此,我就找理由推托。推托了几次,尹贝贝不但不识趣,反而变本加厉,恨不得把晚饭亲自喂到我的嘴里。于是我想,她这么做一定是担心女儿没人要,担心我不肯跟她女儿结婚。老实讲,尹丹丹虽然有严重的性冷淡,但在跟我之前,就不是处女了,我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居然抢到了我的前头。所以,就算我不跟尹丹丹结婚,也不算是玩弄她,我的良心也不会过意不去。但现在这个样子,不结婚是不成了,不结婚,我可能每天都要上尹贝贝那吃晚饭,时间长了,母亲不高兴,左邻又舍也会说闲话。

于是,在某一天的晚饭时候,我对尹贝贝说了想跟尹丹丹结婚的想法。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偷偷望了尹丹丹一眼,她已经满脸通红。尹贝贝果然很高兴,说,那很好,回头我上你家拜访一下,听听你妈的意见,结婚是大事,得双方大人商量着办。我说,好,没问题。

结婚那天,来了很多人,但大多是煤气公司的同事。我的同事,尹贝贝的同事。张小芳很得意,因为按照惯例,我送了一双名牌皮鞋给她,作为“媒人”的回报。张小芳说,这是她收到的第四双皮鞋了,也就是说,她促成了四桩婚姻。我觉得张小芳还算厚道,凡是想跟她发生关系的男青年,她非但没有恶语相向,反而介绍别的漂亮姑娘过去,真有“大慈大悲观音菩萨”的味道。可惜的是,这次给我介绍的尹丹丹中看不中用,就好象电影里的“花瓶”演员,仅仅是个摆设。

原本以为,尹贝贝带尹丹丹去医院看过病了,但现在看来,尹贝贝一直关注地是我什么时候能上她家吃晚饭,她女儿的病,估计一次都没去看过。所以,结婚没几天,我便开始后悔了。每天晚上对着一个木头人,真的挺难受,我商量着要尹丹丹上医院看看,她死活不肯,她说,难道你愿意那儿的男医生摸你老婆的下边?我说看病跟摸那下边有什么关系?你找理由也得靠个谱嘛。尹丹丹说,我听人家说的,现在医院里的男医生下流得很,看到女病人漂亮,就变着法子吃豆腐,我一个女同事肚子疼,去医院,医生还叫她脱了裤子检查哩。

没有办法,我只能这么熬着了。也怪,自从跟尹丹丹结婚以后,尹贝贝就很少打电话叫我去吃晚饭了。倒是我自己有时嘴谗了,主动电话过去,麻烦尹贝贝晚上多炒几个菜。人就是这样,只有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但不管怎么样,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尹丹丹可以不要夫妻生活,我不行,甚至我比一般的男人欲望要更强烈。我觉得,夫妻生活就好象工厂机器齿轮里的润滑剂,隔几天不涂没关系,但如果一直荒废着,机器肯定出毛病。

起初,我跟尹丹丹还只是为一些家庭重大事项吵闹,如电视机坏了,该换什么牌子的;摩托车到了报废年龄,是不是该重新买一辆;亲戚家里有了红白喜事该送多少“人情”。这些事情多少跟经济挂上钩,有吵闹的价值。但到了后来,一些芝麻大的小事,也开始争吵了。如我想看超级女声,她却想看《还珠格格》;我觉得一些内衣内裤用手搓洗会比较干净,她非要丢进洗衣机,并把洗涤开关调到最强档;甚至,下了晚班回家,我想煮碗面条,她也会阻止,说在减肥,不想我在一旁吃面条诱惑她。在她看来,宁愿我饿着,也不能妨碍她减肥。

我的脾气本来很好,修养也比较到家,但因为长时间遭受生理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再好的脾气,也肯定会变坏。所以,终于有一天,我出手打了尹丹丹一个耳光。尽管只是一个耳光,但事后,我还是很后悔。因为这一个耳光,标志着我与她一年零三个月短暂婚姻正式结束。

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那天,我的心情很沉重,尹丹丹则哭得眼睛又红有肿。依旧是那个满脸雀斑的中年妇女。她说,哟,一年多不见,你们俩终于来了。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你又不是神仙。她说,我在这里工作了20多年,哪对夫妻会再来,哪对夫妻不会再来,我看一眼就知道了,你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我这。我说,那你的生意真不错,结婚证收50块,离婚证也收50块,一本万利哩,要不,我也上你这儿打工得了。听到我这句话,尹丹丹也忍不住笑了。会笑就好,不就是离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天下男人又没死绝。临走的时候,中年妇女安慰尹丹丹。

大概在我与尹丹丹办完离婚手续后的半个月样子,尹贝贝又开始给我打电话,邀请我上她家吃晚饭。我感觉比较滑稽,既然我跟她女儿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也就不再是我的丈母娘,就没有理由叫我上她家吃晚饭。我如果再厚着脸皮去,就跟叫花子没什么两样了。于是,我礼貌地拒绝了尹贝贝。可是,尹贝贝没有一点儿罢休的念头,不停地叫,有时一天要叫两次三次,叫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尹贝贝的主意还是尹丹丹的主意,我猜应该是尹丹丹的主意,尹丹丹大概想跟我复婚,所以才让她妈三番五次找我吃饭。尹丹丹对我显然还是有感情的,她对爱情的认真与执著,是现在很多女孩子都比不上的。可是,我实在想不出一个可以与她复婚的理由,所以我决定还是去吃一顿晚饭算了,这样,在饭桌上可以跟她们母女俩把事情说清楚,告诉她们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的,让她们早点死掉这份心。

可是,等晚上下班到了尹贝贝家才发现,尹丹丹居然不在。虽然尹丹丹不在,但桌子上面的菜一样不少,三荤一素一汤,满满一桌子。我问尹丹丹去哪儿了,尹贝贝说去同事家打麻将去了,晚上不回来吃饭。我想,尹丹丹大概不好意思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呆会儿一定是她母亲跟我说复婚的事。等尹贝贝说复婚事情的时候,我再表明我的意思吧。

尹贝贝的饭菜质量似乎又进了一步,看得出来,她很是下了一番工夫。然而,她越做得精致,我就越觉得内心有愧。我想,如果待会儿她求我跟她女儿复婚,还真难以开口拒绝呢,俗话说得好,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但奇怪的是,直到晚饭吃完,尹贝贝都没有跟我说关于复婚的事。她只是不断问我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什么家里卫生搞干净了没有,什么以前那台烂彩电修好了没有,当然,她也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那就是我找了新的女朋友没有。这些问题,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所以,我都一一做了诚实的回答。等到这些问题回答完毕,尹贝贝又问我她身上穿的这件睡衣好不好看,她说是专卖店里最新款。我这时才注意到尹贝贝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难怪我觉得她今天的胸脯晃荡得特别厉害。我说不错,名牌就是名牌,穿在阿姨身上,靓丽逼人哩。尹贝贝笑了,说,真的吗?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看了看表,时候不早了,我决定回家。我想,这下尹贝贝该把复婚的事情提出来了吧。没想到尹贝贝却象没事发生似的,径直把我送到大门口,并再三嘱咐下次还来吃饭。她说,虽然你不是我女儿的老公了,但我依旧把你当作女婿一样看待。她说这个话的时候,很诚恳,眼睛里闪烁着慈祥的目光。我再一次感觉到一种花儿样的幸福涌上心头。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尹贝贝果然又像以前那样喊我去她家吃饭了。不仅是吃饭,有时候还要我陪她去逛街。我们这座小城尽管不大,却是中南地区有名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光是卖女性服饰的商场就有好几个,上万个摊位。尹贝贝一个人逛肯定无聊,有我在旁边,既能说话解闷,又能提供服饰方面的建议,还可以充当保镖防止扒手。当然,我也不是义务作陪,每次,她都不会忘记替我也买上一套,不是西装,就是夹克。以前,我的衣柜空空荡荡的,自从陪尹贝贝逛了几次街以后,里面就渐渐充实了。尹贝贝虽经常说自己是孤儿寡母,非常可怜,但实际上,她前夫走的时候,留下四个已经对外出租了的门面给她,每个月起码有四五千块钱的租金可以收,所以,买几套衣服对她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当然,这也并不能构成我接受她馈赠的理由,只不过每次逛街,她都没有安排在周六周日,这样,我出来陪她,单位肯定要扣我的工资,那些衣服,不过是被扣工资的补偿罢了。

即便如此,我觉得长期这么下去,实在不大好,有吃软饭的嫌疑。所以,我又开始礼貌地拒绝她了。我拒绝的时候,虽然比较委婉,但意思却很清楚,那就是不希望她继续打搅我的正常生活。现在我没了老婆,得想法子找一个,不可能整天跟一个半老徐娘泡在一起。然而没用,尹贝贝依旧不依不饶地给我打电话,先是用命令的语气,后是用哀求的口吻,总之,为了我能陪她吃一餐饭或逛一趟街,她连长辈的脸面都不要了。我觉得,她这么低三下四地向一个晚辈苦苦哀求,怪可怜的,只好尽量答应她。

为了这个事情,我特意找尹丹丹商量了好几次,要她有时间的话多陪陪母亲,不要一天到晚想着跑外边打麻将。老人家,没有人关心照顾,很容易得老年痴呆症的。到那时候,不要说打麻将了,睡觉都没时间。我姑妈的婆婆就是得的老年痴呆症,现在大小便都不会拉了,弄得整个屋子臭气熏天。姑妈为了照顾她,一百二十斤的体重,一个月就降到了九十六斤。比减肥药灵多了。尹丹丹却不以为然,说,这不管她的事,她妈妈爱找谁玩就找谁,她无权过问。我说,那也不能老找我呀,你要打麻将,我还要去泡妞哩,是你打麻将重要还是我泡妞重要?尹丹丹说,一样重要,你不晓得平衡时间吗?我说,我干吗要平衡时间?我又不是你妈的女婿了,干吗要这么顺着她?我现在顺着她,也是给你面子。尹丹丹裂嘴一笑,说,那好,你不用给我面子了,下次她再叫你,你不去就是。

我跟尹丹丹的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尹贝贝后来似乎知道了这次谈话的内容,叫我比以前更勤,更肆无忌惮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替尹贝贝找一个老伴。如果尹贝贝有了老伴,自然就不会再找我了。于是,我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网罗六十五岁以下五十岁以上的鳏夫。我特别将这个事情跟张小芳说了一下,希望她能想办法弄到第五双皮鞋。然而,这次张小芳也没办法了。她说,年轻人里头是男多女少,老年人里头却是男少女多。现在男人寿命普遍不长哩。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就拿我所在的生活小区来说吧,死了老伴的老太婆一抓一大把,死了老伴的老头子却屈指可数。所以,尽管我动员了所有可以动员的力量,最终还是没能替尹贝贝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为此,我感到特别的沮丧。我觉得我的噩梦似乎永远都不会完毕。

尹丹丹出车祸的那天,我正在单位参加职工代表大会。当时,大会主席台上坐着公司三个新上任的分厂厂长。其中一个是女的,不仅年轻还很漂亮。她以后将会是我的顶头上司。据说她是从市自来水公司作为高级人才引进来的。我正想着找个什么机会约她出来唱卡拉OK的时候,手机震铃在口袋里活蹦乱跳了。我一看号码,又是尹贝贝。本想一把挂掉,但忽然感觉右眼皮直发跳,只好偷偷溜出会议室。电话那头,尹贝贝声音急促而又紧张,我叫她别着急,有话慢慢说。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了心情,告诉我,尹丹丹出了车祸。

等我赶到市一医院抢救室的时候,尹丹丹正好被护士小姐从里面推了出来,她从头至尾都被一块雪白的布包裹着。我知道,我来晚了一步。尹贝贝看见我,仿佛遇到救星一般,猛地扑进了我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哭的声音相当凄惨,我想,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一定都会感受到那种透骨的悲伤。

作为尹丹丹的前夫,我觉得有义务料理好她的后事。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联系殡仪馆、联系乐队、联系领导、联系尹丹丹生前的同学、朋友、亲戚,甚至,我还想办法联系她的父亲——虽然最终没有联系上。追悼会那天,公司工会主席代表公司党政工做了简短的发言,张小芳作为生前好友也做了发言。我作为家属代表,则对到场的各位领导、同事、朋友表示了深深的感谢。我以为,追悼会开得很圆满、很成功,相信尹丹丹地下有知一定会很满意。事后,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对我伸出了大拇指,夸我是一个情深意重的好男人,婚都离了,还这么尽心尽力帮忙打理后事。

从殡仪馆里出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这时,我才发觉自己已经有两天两夜未曾合眼了。我决定回家好好睡上一大觉。这时,尹贝贝却要求我送她回家。经过这次巨变,尹贝贝似乎更加苍老了,不但额头多出了好几条皱纹,眼袋似乎也胀大了好几圈。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老女人多么的可怜,以前是老公没了,现在女儿也没了,以后她还能快乐地生活下去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送尹贝贝回去的。毕竟,天色已晚,殡仪馆离城区还有好几十里路。的士车颠簸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到了尹贝贝家楼底下。我要尹贝贝一个人上去,因为我还要乘的士回家。尹贝贝不肯,说要给我看样东西,要我跟着一起上去。我想,或许是尹丹丹生前给我留了礼物。我答应了,跟着上了楼。我在沙发坐好,尹贝贝则进房间拿东西。可是,半天不见出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我终于听见尹贝贝在房里叫唤,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走进了尹贝贝的房间,尹贝贝居然已经躺进被窝里了。她叫我坐到床前,说东西就在枕头底下,叫我先闭上双眼。我很是纳闷,什么东西这么神秘?也就在我闭眼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房间的灯暗了下来,我大吃一惊,刚要睁开双眼,一张被子将我整个身体笼罩了进去。这时,借着窗外昏暗的月光,我看见尹贝贝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我的脑子一懵,呆住了,没等我清醒过来,尹贝贝的身体就像一座大山,将我压进了席梦思床的最深处。

阅读次数:9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